1855波尔多分级内幕,拉菲到底是不是当年的第一?

为巴黎世界博览会拟定的1855年波尔多列级庄分级,经过了160多年的历史考验,在今天依然是波尔多葡萄酒爱好者心目中最具影响力的分级。

传说1855分级里酒庄名字的先后顺序也是有讲究的,是根据当时酒庄的排名顺序而排列的,因此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一直被认为是当年一级庄里的第一。但坊间也有传说,其实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才是第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脸懵圈,到底谁才是“最强王者”?今天知味的文章就来给大家聊聊这段160多年前的历史。

1855官方分级的诞生:巴黎世界博览会

1855巴黎世博会 工业宫

1855年,拿破仑三世决定在法国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第一次举办如此盛大的国际性展览,全法最好的产品自然都要汇集到巴黎,抓住这个向全世界展示的绝佳机会。这次博览会主要以展示农业、工业和艺术产品为主题。而葡萄酒通常被认为是传统的手工艺产品,所以最初并不在考虑范畴内。

拿破仑三世

为了更好的收集和挑选各地的优秀产品,法国的每个省都组建了专门的委员会负责管理。说起1855波尔多官方分级的出炉还得多亏勃艮第同行们的灵感。在世博会上展示葡萄酒的提议,最初是由勃艮第金丘省(Cote d’Or)委员会提出的。

工业宫内部

波尔多葡萄酒当然也不会被落下,于是吉伦特省委员会(Comité de Gironde)将这次波尔多葡萄酒参展的所有事宜全权委托给了波尔多商会(Chambre de Commerce)负责。为了挑选出最优质的波尔多葡萄酒,几经周折,商会最终找到了波尔多经纪人工会(Syndicats des Courtiers)寻求帮助,因为在当时,没有人会比这些经纪人更了解波尔多葡萄酒的情况。商会请他们尽快总结出一份波尔多葡萄酒的分级名单,果然这些经纪人不负众望,仅在15天后就完成了任务。

波尔多经纪人商会提交分级名单时的信件

他们呈交的这份名单就是大名鼎鼎的波尔多1855分级,它是经纪人根据多年来波尔多各家酒庄的名气和市场酒价总结得出的。其实这个分级已经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演变和发展,早已是波尔多葡萄酒交易市场默认的“规则”。

根据信件内容,分级的标准如下:一级庄每桶(900L)售价超过3000法郎;二级庄每桶售价在2500-2700法郎;三级庄在2100-2400法郎;四级庄在1800-2100法郎;五级庄在1400-1600法郎。

波尔多经纪人工会提交的1855波尔多分级

上图就是最原始的1855波尔多分级名单,一级庄按照书写的顺序分别是拉菲、玛歌、拉图和侯伯王。

年度大戏

如果这个顺序代表酒庄的排名,那么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是一级庄里排名第一的至尊。那为什么也会有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排第一的说法呢?看起来是拉菲和玛歌两个酒庄在争夺第一名宝座,真相其实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年度大戏”。

男主之一是波尔多商会的主席Lodi-Martin Duffour-Dubergier先生(名字太长就让我们简称他为Duffour先生),他也是吉伦特省理事会主席,还曾在1842-1848年间担任过波尔多市长;同时他也是一位波尔多酒商,并且拥有两家酒庄,一个集权力和财富为一身的霸道总裁。

Lodi-Martin Duffour-Dubergier先生

另一位男主则是拉菲酒庄的代管人Monplaisir Goudal,子承父业,他的爸爸就曾是拉菲的代管人,同时也是商人和酒庄主的身份(注意要等到之后的1868年,罗斯柴尔德家族才入主拉菲酒庄)。这么多的头衔和身份,注定要有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故事要从波尔多经纪人工会向波尔多商会提交了波尔多葡萄酒列级庄分级名单开始说起。为了保护这个分级制度的公平公正,Duffour打算将参展的样酒酒标换成标有“波尔多商会”的统一酒标,并在酒标上要体现出具体的产区和分级级别,不允许出现酒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的名字。Duffour认为:以“集体”的形式去巴黎参展,不单独突出某一酒庄,这样可以让大家最终记住的是波尔多产区而不是具体某一家酒庄,同时还可以避免引起酒庄间不公平的竞争和嫉妒。因为最终的目的是要让“波尔多葡萄酒”在世博会上大放异彩。

第一回合

得知了要更换统一酒标的消息,拉菲酒庄的代管人Monplaisir Goudal先生非常不爽(内心OS:这些年拉菲的价格一直是最高的,我们的酒也是最好的,和其他三家酒庄并列一级庄就已经很不公平了,现在还要推出统一的酒标刻意掩盖我们的光芒!),第一个跳出来表示不接受,他立即写信向商会严正声明:拉菲寄给商会用于巴黎参展的样酒要使用拉菲自己的酒标!

Duffour看到这封信后,觉得Goudal在故意挑衅不配合他的工作,既然大多数酒庄都同意了这一做法,拉菲凭什么要做不一样的烟火,因此回信直接拒绝了Goudal。

收到信的Goudal接近暴走,决定和商会一拍两散,要让拉菲独自去巴黎参展。紧随其后,几家也对商会这一做法不满的酒庄,纷纷选择脱离商会,这其中就有同为一级名庄的侯伯王酒庄(Château Haut-Brion)。

第二回合

Goudal对营销很有一套,他经常去巴黎的餐馆和高档酒店活动关系,一次经熟人介绍,他有幸认识了爱好葡萄酒的Jérôme Bonaparte亲王。无独有偶,Jérome亲王恰好是这次巴黎世博会的总负责人,Goudal瞅准机会,向亲王诉苦波尔多商会的“独裁”,亲王听后也觉得波尔多商会这一做法非常不妥,立即就写信批评了他们,并强调每位辛苦付出的生产者都有接受赞赏的权利,他们的名字应该被大家知道。万万没想到!Goudal上面有人,Duffour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感到非常的难堪和郁闷,无奈人家是老大,他只得接受拉菲有权使用自己酒标的这个事实。从这以后,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Jérôme Bonaparte Prince

第三回合

当然,Duffour也不是好惹的,他决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他再三拜托波尔多商会在巴黎的代表Henri Galos先生,一定要想尽办法维护波尔多分级制度的平等性和波尔多葡萄酒的整体利益。

为了表彰每个产区最优秀的葡萄酒,这次世博会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葡萄酒评审团,他们将通过品鉴评选出那些最优秀的葡萄酒并授予他们奖牌。Duffour当然不想让拉菲获得奖牌,更不想看到Goudal得意的模样。因此,商会没有将拉菲的样酒一同送去参加品鉴,而恰好Goudal这时候远在波尔多,对此毫不知情。幸好他多了个心眼,委托Rouget de Lisl先生在巴黎帮他盯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Rouget de Lisl最终还是把拉菲的样酒成功送到了评审团手里。

1840s的波尔多

第四回合

波尔多商会在巴黎的代表Henri Galos为了完成他和Duffour共同的夙愿,动用他在巴黎从政多年的各种关系,最终成功进入评审团。7月26日,波尔多葡萄酒的品鉴工作结束,Duffour如坐针毡,他给 Henri写了封信:

“如果最终的结果出来,拉菲获得了一枚奖牌,我们一定要跟评审团强调:拉菲酒庄当初同意了商会统一寄酒的决定(因为最初拉菲给商会寄出了自己的样酒),他是作为波尔多一级庄代表之一获得这项荣誉的,所以荣誉是属于整个一级庄的,并且一定要明确标出,获得这项荣誉的葡萄酒来自玛歌、拉菲和拉图酒庄。必须将玛歌的名字写在拉菲之前,坚决不能让拉菲占了上风!”

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Henri连续几周到处奔走,想法设法地想要让最后的结果令他们满意。最后他找到了直接负责酒类报告和奖牌分发的委员会,并成功让他们听取了波尔多商会的意见。最终在8月14日,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好消息。由波尔多商会选出的一级庄中的三家获得了博览会的最高奖项:玛歌、拉菲和拉图。

按照Markham Dewey Jr.在《1855,波尔多分级的故事》一书中的考证,Henri Galos在写给Duffour的信中写道:“最终的品鉴得分,玛歌酒庄是唯一得到了20分满分的酒庄,而拉菲是19分。”

19世纪的拉菲酒庄(版画)

但由拉菲酒庄出版的《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一书中,引用当时拉菲的代管人Monplaisir Goudal写给他在伦敦的老板Samuel Scott的信件中说:”当评审团终于品尝到拉菲酒庄的1848和1846两个年份酒后,即使这两个年份还非常的年轻,但他们依旧认为拉菲的酒品质好于玛歌酒庄的葡萄酒,并且好于其他任何一家波尔多酒庄。“

双方各执一词而且各有利益倾向,排名第一的到底是拉菲和是玛歌,就看你愿意相信谁的说法了。

结局

1855年9月16日,最初给出酒庄排名的波尔多经纪人工会特别澄清:他们最初提交给波尔多商会的那份酒庄分级名单,并没有先后排名顺序之分,每一列级中的酒庄都是平等的。

历史只能代表过去的成就,现在和未来才更加重要。让人值得尊敬的是,波尔多的列级庄尤其是一级庄,在160多年后始终保持着极高的品质,代表着波尔多葡萄酒的辉煌成就。

希望知味今天的文章能够解答一些喜欢波尔多葡萄酒的爱好者朋友们对于这个问题的长久困惑。

*特别声明:文中描写的这段历史,主要参考了Eric Deschodt的《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和Markham Dewey Jr.的《1855,波尔多分级的故事》(1855,Histoire d’un classement des vins de Bordeaux)两本书。

文 | yunwei
编辑 | Dolcetta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