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专栏

杰西斯·罗宾逊:谁来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班?

杰西斯·罗宾逊:谁来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班?

“我是个逃亡者”,一位穿戴极其光鲜的出席者在上个月伦敦的一场葡萄酒品鉴会上宣布道,他一边转动着杯子里深红色的液体,一边继续说着:“像所有逃亡者一样,我有心理创伤。所以我在想,这和勃艮第葡萄酒一样吧?”

TCA_tank_at_Diam-4

杰西斯·罗宾逊:软木塞的反击

本世纪头十年,螺旋塞和合成塞等葡萄酒瓶塞替代品变得如此流行,以致于很多人都在预测以葡萄牙为中心的软木塞工业的消亡。

Climens_88_halves_large-4

杰西斯·罗宾逊:酒瓶的尺寸重要吗?

酒瓶尺寸重要吗?葡萄酒专业人士一般都认为,酒瓶越大,里面的酒的熟化就会越缓慢,但同时也更加出色,所以大尺寸酒瓶的酒往往更加昂贵。理论上来说,在更大的酒瓶中,酒液接触氧气的比例更低,因此包括熟化在内的各种反应就会发生得更加缓慢,但也更稳定。

杰西斯·罗宾逊:墨西哥的葡萄酒风潮

杰西斯·罗宾逊:墨西哥的葡萄酒风潮

“以前这些都没有的!”我们沿着加利福尼亚海岸线往南驶入墨西哥时,每隔五分钟便能听到这样的感叹。我们正在前往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Baja Califonia)的葡萄酒地区,同行的有...继续阅读>>

Champagne_Jayne_Jun_2017-7

杰西斯·罗宾逊:打赢了香槟官司的她,到底什么来头?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Jayne Powell在雷丁大学攻读法语时,她是那么地活泼,崇拜法国,又爱喝酒,所以她被人叫“香槟杰恩”(Champagne Jayne)。她15岁时所做的一次法国之旅燃起了那把火,让她练出了一口漂亮的法语和对香槟的热爱。

杰西斯·罗宾逊:世界最南端的葡萄园

杰西斯·罗宾逊:世界最南端的葡萄园

对我们这些负责《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的人来说,智利是个噩梦。每当需要出新版本时,有关这个地球上最狭长国家的葡萄栽培的内容就要增加。在前六个版...继续阅读>>

New_Wave_SA_tall-1

杰西斯·罗宾逊:正处于十字路口的南非葡萄酒产业

南非的葡萄酒业正处于其发展中一个非常奇怪、可能很关键的时刻。 这个月在伦敦举行的“南非新浪潮”葡萄酒品鉴会可能是我在这个被专业葡萄酒品鉴会宠坏的首都参加过的最令人激...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名为希腊的葡萄酒国度

杰西斯·罗宾逊:名为希腊的葡萄酒国度

帕克索思(Paxos) 葡萄酒的Andreas Diamantis在拉卡(Lakka)小港口的小店里检查着满满当当的货架,他的父亲不耐烦地坐在收银柜台前,“我们希腊人现在酿的酒都非常好,”他自豪地说,“但还能更好。”

杰西斯·罗宾逊:火与烟,与日俱增的葡萄园不速之客

杰西斯·罗宾逊:火与烟,与日俱增的葡萄园不速之客

近来,在北加州的纳帕(Napa)和索诺马(Sonoma),葡萄牙北部大区的杜奥(Dão),加利西亚(Galicia)的里亚斯贝克萨(Rías Baixas),酒乡被野火焚为焦土,生灵在浓烟中化作...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坚韧的佩萨克-雷奥良白葡萄酒

杰西斯·罗宾逊:坚韧的佩萨克-雷奥良白葡萄酒

在你心里波尔多是不是就等同于红葡萄酒?实际上,不久之前波尔多产的白葡萄酒比红葡萄酒还要多,而有一位男士可以说是毕生致力于生产波尔多干白。现年93岁的André Lurton曾经说,“我是那种一旦咬住就绝不会松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