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专栏

杰西斯·罗宾逊:澳洲酒的未来,全看中国?

杰西斯·罗宾逊:澳洲酒的未来,全看中国?

中国拯救了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命运。 21世纪第二个十年伊始,虽然曾被赞誉为技术娴熟的创新者和能说会道的销售员,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生产者却正遭受着严重的信任危机。当时,澳大利亚人一直抱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该国的出口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偏偏又赶上澳元汇率强势——部分原因是当时中国对澳大利亚自然资源那难以餍足的需求。 因为价格高企,太多澳大利亚葡萄酒无法找到现成的海外市场,而少数主导澳大利亚葡萄酒生产与分销的大公司为了销售业绩,致使其国内的酒水商店堆满了打折促销的商品。这种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
继续阅读>>

Pedro_Parra_in_Itata-1

杰西斯·罗宾逊:当风土战胜质量

什么情况下,一位酿酒师可能会不想酿造最好的葡萄酒呢? 就是现在。尤其是现在。 全世界的酿酒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着迷于风土,着迷于地理环境如何形成某一特定地块葡萄所酿出葡萄酒的味道。以前只有法国人承认风土的作用,如今已成为国际普遍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在法国以外的地方,风土有一种新鲜的吸引力。 地质学家们可能会主张,一个葡萄园地下的岩石对葡萄酒味道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微生物学家们却在孜孜不倦地研究杯中之酒与葡萄园地下之物的联系,试图给出解释。当然,地质学家们的谨慎也没能阻止酿酒者们调查、庆祝并且自信地...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对于酒体轻盈年份的赞誉

杰西斯·罗宾逊:对于酒体轻盈年份的赞誉

一瓶有潜力的葡萄酒,和一瓶正适饮的葡萄酒,哪瓶更好? 酒评者们在给单支葡萄酒以及更广泛地来说,给不同年份的葡萄酒打分时,都倾向于更喜欢浓郁的、单宁高的葡萄酒,而不是清淡的、相对柔和的葡萄酒。比如,对于波尔多和勃艮第的经典红葡萄酒来说,2008年份的一般被认为绝对优于2007年份的,因为前者有更多内容,相对较高的单宁含量也能使其比2007年的保存更久,虽然2007年的现在正适合饮用,而且非常好喝。 今年3月我参加了一场为期两天的2008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品酒会,这些葡萄酒即将满十年,一般来说优质波尔...
继续阅读>>

气味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气味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在气味背后,往往都是合成分子占据上风,它们战胜了天然香气。不要将他们混淆,也不能简化本身就复杂的物质。 鼻子的化学属性 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鼻子能检测到多达四十万种的气味,并且能够记住其中的一万种左右。构成气味的天然分子非常有趣,它们可以源自一根燃烧的雪茄、我们对一瓶酒的嗅觉或是对这瓶酒的鼻后嗅觉。我们可以分析这些香气、将它们归类到不同的香气家族、或者试着了解它们的来源,当然这个会更加复杂。 化学家的字母表由六个字母组成,它们是C、H、O、N、S和P,分别对应着碳、氢、氧、氮、硫和磷。这些分子的...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回归正路的圣埃美隆

杰西斯·罗宾逊:回归正路的圣埃美隆

今年(2018年)在泰晤士河畔索思沃尔德镇(Southwold-on-Thames)举办的波尔多葡萄酒品鉴会上发生了一件引人关注的事情。 多年以来,一群葡萄酒经销商和葡萄酒作家每年都会聚在萨福克郡的海边小镇,对陈年三年多一点的最具代表性的波尔多葡萄酒进行“平行”品鉴。现在,品鉴会在伦敦高档葡萄酒经销商Farr Vintners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办公室内进行,和以前相比,虽然新鲜空气少了些,但我们这些参加者的碳排量也减少了。 每年,我们按产地对200多款葡萄酒进行单盲(Single Blind)——...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波特酒,完美的睡前酒

杰西斯·罗宾逊:波特酒,完美的睡前酒

人们常说,葡萄酒与睡眠是完美的搭配。而对我来说,有几种葡萄酒却如兴奋剂一般,比如香槟似乎能使我清醒而非助我入睡,但我也要承认,多数葡萄酒若饮用足量,确有催眠之效。 波特酒可以说是终极催眠药水了。在葡萄牙北部,或许有些人中午就喝波特酒,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即便喝波特,也只是在餐后,是我们深夜刷牙前最后一种经过唇齿的东西。然而让人伤心的是,太多的葡萄酒饮用者,甚至是那些愿意接受各种产地与葡萄品种的奇异搭配的葡萄酒饮用者都觉得波特酒太强劲或太甜。 这真是遗憾,因为当下的波特酒质量已经比之前大有改...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葡萄酒专家前路何在?

杰西斯·罗宾逊:葡萄酒专家前路何在?

此生仅有一次,我感觉自己对葡萄酒可谓无所不知了。1978年,我完成了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ine and Spirit Education Trust)为期两年的课程。凭借少许运气,可能更多得益于早年在文法学校养成的用功习惯,我是那年班上的尖子生,拿到了WSET 4文凭认证,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葡萄酒专家。苦等六年之后,葡萄酒大师考试才对葡萄酒贸易业外人士开放。 接下来的几年让我明白,要学的东西还多得很。我感觉自己每天都会发现有关葡萄酒的新知识。适逢我从事葡萄酒写作的第四十个年头,我撰写的《牛津...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2017年的勃艮第,烟雾拯救了葡萄?

杰西斯·罗宾逊:2017年的勃艮第,烟雾拯救了葡萄?

上个礼拜金丘产区(Côte d’Or)的葡萄种植者们似乎异常开心,历经了连续七年由于冰雹、霜冻、霉腐菌和讨厌的病虫害而造成的萎缩减产,2017年勃艮第的葡萄收成可谓是一个丰有之年。正如默尔索(Meursault)和沃尔内(Volnay)村的拉芳酒庄(Domaine des Comtes Lafon)的Dominique Lafon 所表露的那样“终于, 我们可有酒卖了。” 这一年让人满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因为这丰收不单单拜大自然所赐, 还有葡萄种植者们自身的作为和努力,虽然2017年...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勃艮第白的最大对手,原来是新西兰?

杰西斯·罗宾逊:勃艮第白的最大对手,原来是新西兰?

我认为新西兰人最该引以为豪的白葡萄品种并非长相思,而是霞多丽,此前我的这一理论得到了证实。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场“长相思热”在新西兰南、北岛掀起,甚至连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市场都被它们占领了,澳大利亚人把它们称为“Sauvalanche”。或许新西兰的长相思是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但无人可以指责其精致的风格且适宜陈年。 然而,从最近一场对库妙河酒庄(Kumeu River)自2007年以后所产的霞多丽和同时期一些最优质的勃艮第白葡萄酒的盲品会可以看出,至少出自这个奥克兰(Auckland)市区外的顶级酿...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德国黑皮诺自强之路

非常有趣的周五早上。我们一行10人盲品了39款黑皮诺,其中大半来自德国(Schumacher Herxheimer2009没来得及送达),与其他地区的酒同场竞技。这个让人期待已久的品酒赛(我事先就已不断收到相关邮件,最远来自澳大利亚)是德国葡萄酒协会(Wines of Germany)在Tim Atkin MW和Hamish Anderson的建议下举办的,其中后者为泰特美术馆(Tate)采购葡萄酒。 今年早些时候,当他们同行去德国参观葡萄酒厂时,那里新一波黑皮诺(Spätburgunder)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