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专栏

杰西斯·罗宾逊:南法酒,高性价比之选

杰西斯·罗宾逊:南法酒,高性价比之选

1989年,法国法郎还相当便宜,第一批英国浪漫主义者已先于瑞安航空公司(Ryanair)涌向法国腹地,寻求一方栖息之所。我们就在那时买下了朗格多克(Languedoc)的半座房子。是勃艮第(Burgundy)的一个小村庄,让我看到了法国乡村如何完败英国乡村。但我亦忧心:度假屋建在如此重要的葡萄酒产区,是否会显得格格不入。 那个时候,朗格多克及其西南毗邻的加泰罗尼亚语区鲁西荣(Roussillon)生产的葡萄酒与同期的法国佳酿相比,似乎隔了数世纪的发展差距。我喜欢该地区风格和颜色多样的葡萄酒,但还...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是时候学习葡萄牙语了?

杰西斯·罗宾逊:是时候学习葡萄牙语了?

葡萄牙人真是好运连连。他们的足球实力毋庸置疑,他们的两大主要城市均已成为旅游胜地,现在又要迎来一个终极荣誉,麦当娜(Madonna)已从纽约搬至里斯本,声称她觉得那儿特别“有创意、有活力”。 前些日子刚抵达里斯本时,很惭愧,我对葡萄牙的这个最新消息还不知情,但是在葡萄酒杂志《葡萄酒精华》(Essencia do Vinho)十周年庆典活动上,我的东道主们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这一新闻,说的时候还挺着胸脯。30年来多次到葡萄牙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葡萄牙人如此的骄傲。 那么这对葡萄牙的葡萄酒领域有何影响呢?...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波尔多中级庄的痛楚

杰西斯·罗宾逊:波尔多中级庄的痛楚

2015这个成熟、易饮的年份,本该同2009年份一样,巧妙地让波尔多那些普通的酒庄也酿出好酒。 每年,根据盲品的结果,地位不及波尔多列级庄的梅多克酒庄,可以凭借酿造质量上乘的波尔多红葡萄酒而被冠以一个颇为古雅的名字——中级庄(Crus Bourgeois)。自从2009年这项以品质为先的全新命名制度的引入,我一直对此相当赞赏。 相比之下,波尔多列级庄自1855年获此殊荣以来,除了在大部分酒庄的边界、所有权及领导层方面的巨大变动外,列级庄名单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相比于列级庄的评价标准,目前中级庄以品...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玛格丽特河的上等霞多丽

杰西斯·罗宾逊:玛格丽特河的上等霞多丽

整个上周我都在品鉴2016年的勃艮第葡萄酒,但是我品尝的白葡萄酒越多,我就越想念去年11月在西澳大利亚偶然发现的白葡萄酒。 不同于有着长达20多个世纪酿酒史的勃艮第,西澳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玛格丽特河(Margaret River)的产酒历史也许只有半个世纪,一些澳大利亚人称这个地方为“玛格斯”(Margs),而霞多丽(Chardonnay)也绝不是人们在玛格斯尝试的首个葡萄品种,但是当地的葡萄种植者和酿酒者对这种勃艮第白葡萄自有一套应对办法。 玛格丽特河位于澳大利亚西南边陲,是世界上极少数几...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Krug库克粉之幸

杰西斯·罗宾逊:Krug库克粉之幸

鉴于马吉·亨里克(Maggie Henriquez)行将接替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laume Prats)成为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静止葡萄酒部门的负责人,我们便想重登下文,它记载了去年我们同这位彼时作为库克(Krug)CEO的葡萄酒界活跃分子共度的些许时光。当然,她会依然出任该职——今天上午她告诉我,库克“镌于我心”,对此我深信不疑。 不久前,她即将负责的部门向极受欢迎的寇金酒庄(Colgin)收购了60%的股份,这是继Alder 2013年报道后LVMH在纳帕(N...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谁来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班?

杰西斯·罗宾逊:谁来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班?

“我是个逃亡者”,一位穿戴极其光鲜的出席者在上个月伦敦的一场葡萄酒品鉴会上宣布道,他一边转动着杯子里深红色的液体,一边继续说着:“像所有逃亡者一样,我有心理创伤。所以我在想,这和勃艮第葡萄酒一样吧?” 他也许是有点轻描淡写地讲述他如何逃离越来越贵的勃艮第红葡萄酒,但是这位葡萄酒爱好者不是唯一一个感觉到这种被疏离的滋味的,而且他也不是个吝啬的人。我们上次碰面是在一个晚宴上,他拿来了一瓶Romanée-Conti酒庄1971年的Romanée-St-Vivant。但是,就像那么多醉心于变化多端的法国...
继续阅读>>

TCA_tank_at_Diam-4

杰西斯·罗宾逊:软木塞的反击

本世纪头十年,螺旋塞和合成塞等葡萄酒瓶塞替代品变得如此流行,以致于很多人都在预测以葡萄牙为中心的软木塞工业的消亡。 问题在于TCA惊人的高发生率,TCA是造成天然软木塞最普遍的污染类型的化合物缩写。直到最近,所有的软木塞都还是用栓皮栎树皮条冲压出小圆柱体做成的,人们尽力保持此过程的卫生,但并不总能做到。太多的葡萄酒最后都不同程度地受到TCA的污染,严重的情况下葡萄酒发出令人无法饮用的霉味,轻微的情况下,饮用者可能会认为是酒的问题,而非软木塞的问题,这样对酿酒商来说更糟糕。 1990年代,澳大利亚...
继续阅读>>

Climens_88_halves_large-4

杰西斯·罗宾逊:酒瓶的尺寸重要吗?

酒瓶尺寸重要吗?葡萄酒专业人士一般都认为,酒瓶越大,里面的酒的熟化就会越缓慢,但同时也更加出色,所以大尺寸酒瓶的酒往往更加昂贵。理论上来说,在更大的酒瓶中,酒液接触氧气的比例更低,因此包括熟化在内的各种反应就会发生得更加缓慢,但也更稳定。 许多葡萄酒生产商为他们不愿意将酒做成半瓶装而辩解的理由之一是这样会造成葡萄酒不适宜的快速老化。然而,所有这些观点都建立在我们能长命百岁的假设上,但我们不能。我年纪越大变得越没有耐心,所以如果我酒窖里所有的葡萄酒的熟化速度是现在可能的两倍快的话,我得高兴死了。实...
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墨西哥的葡萄酒风潮

杰西斯·罗宾逊:墨西哥的葡萄酒风潮

“以前这些都没有的!”我们沿着加利福尼亚海岸线往南驶入墨西哥时,每隔五分钟便能听到这样的感叹。我们正在前往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Baja Califonia)的葡萄酒地区,同行的有加州的专业葡萄酒人Wyatt Peabody,这名字起得够妙,他在巴哈(Baja)度过了大部分童年和少年期,冲浪、侃大山,最后爱上了瓜达卢佩山谷(Valle de Guadalupe),墨西哥的葡萄酒中心。现在太平洋海岸边高楼耸立,都是酒店和公寓。当我们驶入山谷后,每次他在路边看到葡萄酒博物馆、品鉴室和精品酒店的指示牌...
继续阅读>>

Champagne_Jayne_Jun_2017-7

杰西斯·罗宾逊:打赢了香槟官司的她,到底什么来头?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Jayne Powell在雷丁大学攻读法语时,她是那么地活泼,崇拜法国,又爱喝酒,所以她被人叫“香槟杰恩”(Champagne Jayne)。她15岁时所做的一次法国之旅燃起了那把火,让她练出了一口漂亮的法语和对香槟的热爱。 在伦敦尝试了出版工作,组织了一些以香槟为主题的企业活动之后,在1999年,她决定去澳大利亚发展——虽然她说她当时被澳大利亚香槟品种的稀少程度震惊了。2003年她设立了一家企业活动咨询公司Wine at Work International,2004年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