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充满艰难与挑战的2020年即将过完,一转眼就到了年底的各种尾牙局。辛苦了一年的自己值得犒赏,比如,参加一场跨越勃艮第从北到南六大特级园的品鉴会!

从风格清丽的夏布利(Chablis Grand Cru Vaudésir)开始喝,然后是面积十分袖珍又很少见的格里特-香贝丹特级园(Griotte-Chambertin),再到大名鼎鼎的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大依瑟索(Grands Echezeaux),还有科通-查理曼(Corton Charlemagne)以及极为罕见的蒙哈榭(Montrachet)特级园。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这场由庄主Véronique Boss-Drouhin主持的勃艮第名庄Maison Joseph Drouhin大师班在11月18号风土大会上通过远程连线的方式举行。除了上面提到的特级园,庄主还拿出了当家酒款蜜蜂园(Clos des Mouches)和爱侣园(Les Amoureuses)前来踢馆。不管是红色阵营还是白色阵营,特级园们到底有没有守住它们的宝座呢?

对于很多人来说,Joseph Drouhin的第一个身份是勃艮第赫赫有名的酒商,但他们又是其中最与众不同的。酒庄所拥有的葡萄田遍布勃艮第近90个地块,并且亲历亲为,酿造了近160款红白葡萄酒,同时保证酒款不俗的品质,可以说是家大业大,数量质量两手抓。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这次品鉴会由庄主Véronique Boss-Drouhin亲自主持。作为世界闻名遐迩的女酿酒师,她也将女性独有的细腻温柔融合进了酿酒中。他们是勃艮第第一批采用有机种植与生物动力法的酒商。为了获得优雅纯净而平衡的“Drouhin风格”,酒庄采用天然酵母,轻微压榨,新桶的比例白葡萄酒在10%~20%,特级园如Le Montrachet更是不用新橡木桶;红葡萄酒使用新桶比例稍多,但是通常也不会超过40%。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Véronique女士在谈论起酿酒师每天的生活时,开玩笑的说,大家可能会羡慕我们的工作很自由,但如果真的把酿酒当作一项事业,其实也是非常辛苦的。比如每天早上,她都会带领团队品鉴酒窖里的每一款酒。为了能尽最大可能的体现出每个地块的风土特征,酒庄规定无论是倒桶或者每年使用新桶的比例,都需在品尝酒质之后才能做决定。试想一下,每天起床后,唤醒你的不是牛奶咖啡豆浆,而是上百款需要用心品鉴的葡萄酒,这着实是一件需要毅力的事情。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本场品鉴会的白葡萄酒均来自2018年,红葡萄酒均来自2017年。2018年经历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冬季和干燥炎热的夏天,葡萄拥有出色的成熟度。这一年份的白葡萄酒入口饱满丰富、充满活力,同时也不失清爽。2017年则是一个质量产量双丰收的年份,生长季良好的气候让它成为近十年来质量最为稳定,产量最大的年份,该年份酿造红葡萄酒整体而言口感非常柔顺,有用充沛的果香,在年轻时即可饮用。


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在本次大师班的十款酒里,是如何展现出酒庄优雅婉约的独特风格。

品鉴记录

1. Joseph Drouhin Chablis Grand Cru Vaudésir 2018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布利的大多为石灰岩含量丰富的启莫里阶土壤有很多海洋生物留下的化石,因此这里酿出的酒大多有非常典型的矿物质风味。作为复兴夏布利产区的先驱之一,Drouhin在这里拥有38公顷的葡萄园,其中有三块特级园地块:Bougros、Les Clos以及Vaudésir。Vaudésir是一个凭借其起伏的地势出名的谷地,这里的酒总是有着非常出色的矿物骨架,同时又有非常丰富的香气。Drouhin家的夏布利村级或一级园一般会使用不锈钢桶,而特级园则会使用500L这种大的旧橡木桶陈年。这样既可以带来更加复杂的香气,又不会让桶味喧宾夺主。

蜂蜜的香气,点缀一点点小白花,还有一点柑橘类,比如柠檬皮。酸度并没有特别高,但胜在平衡。口中会有淡淡的咸鲜感,整体十分纯净空灵,没有杂质。给我感觉这是一支非常优雅的酒,虽然没有那么高的复杂度,但是干干净净,令人觉得很舒服。

2. Joseph Drouhin Chassagne Montrachet 1er Cru Embazées 2018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Embazées是来自伯恩丘夏瑟尼-蒙哈榭村庄的一级园,它位于山坡的下坡段,酿出的葡萄酒通常有较为紧致且丰厚的酸度和矿石香气。这里的土壤为石灰岩粘土,非常适合霞多丽生长。酒庄会控制葡萄藤产量在一个比较低的水平,并且只用先压榨出来一部分的葡萄汁,25%的酒液会在新橡木桶中陈年。

坚果、蜂蜜以及成熟杏子、油桃的香气。虽然是2018新年份,但是风味上已经呈现除了颇具变化的复杂度。酸度十分有存在感,一直延绵到后味中,尾端有稍许苦味。

3. Joseph Drouhin Beaune 1er Cru Clos des Mouches Blanc 2018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颇负盛名的“蜜蜂园”Clos des Mouches是酒庄的招牌,在法语里蜜蜂译为“Mouches a miel”,故而这片葡萄园以此命名,是十分少见的既产白又产红的一级园。葡萄园位于Beaune最南端,与Pommard接壤,总共35公顷的面积里Joseph Drouhin就拥有了14公顷,真·大地主。酒庄在这里种植了等量的黑皮诺和霞多丽,其中黑皮诺在下半部,霞多丽在上半部。Clos des Mouches虽然位于高坡处,但朝向东南,因此有极佳的光照。藤龄平均43年。中层土壤为石灰岩和泥灰土,表面有岩石覆盖。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这款酒有非常浓郁的坚果和蜂蜜的香气,喝到口中能感受到圆润厚实的酒体。在杯中静置一段时候后,还发展出了展现白松露、肉蔻等香气,感觉非常适合搭配亚洲菜!

4. Joseph Drouhin Grand Cru Corton Charlemagne 2018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科通-查理曼是勃艮第唯一一个以两位皇帝的名字命名的葡萄园。科通取自一位德国皇帝的名字,查理曼取自著名的法兰西查理大帝的名字。葡萄园位于阿罗克斯-科通村庄后的山丘上,朝向东。在压榨、静置、除沉淀后,酒汁被直接进入橡木桶中发酵陈酿12~15个月。

苹果、梨子,隐约还能感受到矿物质的香气。非常平衡,但也许是年份太新,感觉整体有点紧,期待它陈年之后的样子!

5. Joseph Drouhin Montrachet Grand Cru Marquis de Laguiche 2018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Montrachet出产的白葡萄酒是被誉为像“圣经”一般的存在,Drouhin的这款酒被酿酒师Véronique誉为“名副其实的杰作”,可以作为其他勃艮第葡萄酒的衡量基准。出产它的葡萄园位于伯恩丘南部、蒙哈榭靠普利尼(Puligny)侧的缓坡上,朝向东南,土壤贫瘠、有利于葡萄藤的深入扎根,是酒庄从1947年和Laguiche家族合作之后就无比珍视的宝地。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在这款酒里,我感受到了酒体和结构在白葡萄中的体现。首先是充沛复杂的香气,烤坚果、蜂蜜、花香、果香,各种风味交织在一起,像一场美妙的交响曲。酒体非常的圆润、饱满,集中度惊人,在口中颇具分量感,卓越的酸度撑起了漂亮的骨架。回味悠长,此时口腔中仍留有奶奶的坚果香气,着实令人感到幸福。嗯,Montrachet,不愧是你!

6. Joseph Drouhin Beaune 1er Cru Clos des Mouches Rouge 2017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今天品鉴的第一款红葡萄酒同样来自“蜜蜂园”。酒液在法国橡木桶中陈酿了14-18个月,其中20%为新橡木桶。

充沛新鲜的红色莓果香气,有一丁点的梗味。单宁柔顺,并无肌肉感,优雅又不失内涵。因为年轻,所以风味仍以果味为主,在陈年之后还会发展出森林、菌菇等香气。

7. Joseph Drouhin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Amoureuses 2017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爱侣园”是勃艮第赫赫有名的“超一级园”!位于缓坡上的一个台地之上,园中有一道落差数米的地质断层,将爱侣园分为两大部分。爱侣园与Musigny特级园几乎齐名,单宁丝滑精细,精致、飘逸而充满活力是其经典的风格,可以把这块园看作一款小号的Musigny,相对而言更早适饮些,陈年潜力也稍逊,但其具有媲美特级园水准的风土是广受认可的。

Drouhin在这拥有着0.59公顷的土地,底层是石灰岩,表土是很薄的粘土,有很多石块,在此种植的葡萄藤龄平均已有49年。据庄主Véronique Boss-Drouhin透露,这款酒是她的父亲、前任庄主Robert Drouhin的最爱。

刚打开的时候,有一点生青味,不过放置一段时间后便消散了,显露出新鲜明亮的果味。喝上面一款酒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酒庄一贯优雅的风格,但能将此呈现到极致的,还非爱侣园莫属。酸度轻柔,单宁细腻,完全没有棱角,每个细节都在展现女性柔美的一面。不过感觉整体还是有一点点紧,可能再经过几年岁月的洗礼会更加迷人。

8. Joseph Drouhin Grand Cru Clos de Vougeot 2017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伏旧园Clos de Vougeot是勃艮第最古老的葡萄园之一,位处园内高坡处的城堡,是勃艮第具有象征意义的历史建筑,葡萄园起源于12世纪初在此酿酒的中世纪教会西都会(Cîteaux)。因为历史地位的特殊性,近50公顷的Vougeot村内77%的土地都被列为Clos de Vougeot特级园,因此在这片特级园中品质参差不齐,但Drouin家族在这里拥有两个地块共0.9公顷的葡萄园都在位置绝佳的朝东的缓坡上。这里土壤较厚,葡萄的平均藤龄在31年。

樱桃、草莓等成熟红果的香气,在告别优雅的爱侣园后,这支Vougeot的单宁要强劲许多,在口中存在感很强,颇具力量感。虽然还没有发展出非常复杂的风味,但整体十分平衡。

9. Joseph Drouhin Grand Cru Grands Echezeaux 2017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Grands-Echezeaux紧贴在伏旧园南侧,两面为Echezeaux园所包围。它的地势更加平坦,有比较厚的粘土层,岩层与Musigny相似,但通常有更浓厚的酒体和强劲的单宁。Drouhin在这里仅有0.47公顷葡萄园。

酒庄在酿造时选取了老藤葡萄全梗发酵,果实的成熟度较高,因此也给人非常集中的口感,有樱桃果酱、黑巧克力的风味,并且有淡淡的木质调香气。

10. Joseph Drouhin Grand Cru Griotte-Chambertin 2017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Griotte-Chambertin是一个非常袖珍的地块,它的面积不足3公顷,也是Gevrey-Chambertin面积最小的特级园。Drouhin在这里仅拥有0.52公顷葡萄园,产量也是相当低。

这款酒是全场5支红葡萄酒里我最喜欢的一款。虽然是全梗发酵,但是并没有生青味出现,起初是新鲜的成熟水果香气,然而转而呈现出类似胡椒的香料风味。因为这块的葡萄园的土壤里有含量较高的泥灰岩,所以单宁虽然厚重,但很精细,停留在舌头上的触感非常顺滑。虽然说不该拉踩,但同为特级园,和前两款酒相比,这款酒的饱满程度和单宁的柔顺程度是完胜的。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品鉴的最后,大家举手投票,选出了本次最受欢迎的红白酒款。其中Montrachet是当之无愧最佳白葡萄酒,而Griotte-Chambertin和Les Amoureuses则并列最佳红葡萄酒。优雅柔美的风格在酒款里尽数体现,想想酒庄能将近160款酒都酿到尽善尽美,再想想庄主对于酿酒这件事的认真和执着,我大概明白了什么叫做: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文|yuxiang

编辑|yunwei

图片来源自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Joseph Drouhin 六大特级园PK,蒙哈榭能否稳坐王者宝座?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