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独家专访WSET荣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三)

在第一期和第二期的访谈中,施晔和杰西斯·罗宾逊聊了聊国际葡萄酒市场现况变化。而这一期话题中,施晔问了关于中国葡萄酒,以及中国的葡萄酒教育问题。一起看看杰西斯是怎么看当前的国内现况的吧。

文字实录

Q4

施晔:像您刚才提到的,新旧世界相互间的影响不断加强。我想这会使葡萄酒的盲品变得更加复杂?

杰西斯:没错。随着新旧双方间影响加深,我认为盲审正变得越来越困难。我敢肯定,下次当我品尝产自中国的酒时,我可能会想到这是产自法国的酒。

Q5

施晔:还记得自2002年开始,您多次访问中国,我知道您目前已经尝了不少中国的酒吧。

杰西斯: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尽可能多的吧,你知道,在伦敦找中国葡萄酒真不容易。

施晔:是啊,但我们知道您可能会再来中国一趟。我们都知道,您对葡萄酒行业总是有着最前沿的全局观。我记得去年九月的时候,就在您家里,我们俩一起品尝了一些中国当地产的葡萄酒,您当时觉得口感酸涩、成熟度欠佳。从那以后,您觉得中国葡萄酒的品质有没有逐渐提高?如果有人请您就印象中的中国葡萄酒风格做个总结,您能否有个概述?可以的话,您会怎么说呢?

杰西斯:又是一个大问题里面套四个小问题。确实如此,在我2002年第一次来中国以及之后的三次中国之旅中,我有些失望。那时的中国葡萄酒还很单薄,很明显是用超大产量的葡萄酿的,没有足够的成熟度,特别是红葡萄酒单薄的口感让我想起了极其廉价的波尔多。但是,在最近两次中国之行中,特别是在去年八月末的宁夏之旅中,我确实遇到了做的非常不错的葡萄酒。我觉得中国酒的品质用图表表示,之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这很不错,令人印象深刻。

杰西斯:可是,我还是认为中国产的葡萄酒总体品质一般,而刚刚提到的只是其中拔尖的一小部分“精英”,但正开始展现其魅力。

施晔:所以,是令人深受鼓舞的消息?

杰西斯:当然,是的。

Q6

施晔:当我几年前获得WSET四级文凭时,WSET教育基金会在中国的认知度不高。经常你会遇到的这样的问题:“什么是WEST?”因为那时人们分不清WSET和WEST。但如今,专业人士和业余爱好者都非常关注葡萄酒教育,许多人报名WSET品鉴课程并且开始认真研究葡萄酒。作为WSET的荣誉主席,你如何看待中国葡萄酒教育的未来?

杰西斯:我很骄傲地看到英国葡萄酒及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已经从一个驻扎在伦敦的小型教育组织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葡萄酒教育培训提供者。当1978年我读WSET四级课程时,我记得这项培训好像是在亏本运营。去年,约有来自60个国家的四万五千名学员获得了WSET资格认证。还有一点令人印象深刻,据我们的首席执行官预计,今年在中国的WSET学员人数会超过英国本土学员人数。每年,作为荣誉主席,我亲手都会把四级证书递给成功通过考核的学员们。谁知道呢,也许未来我们的授证仪式会从伦敦漂洋过海来到上海或者北京。

施晔:这非常有可能。

杰西斯:是的,我尊重每一位前来参加WSET考试的学员。而且,我很高兴官方为最高等级考试—-四级文凭考试指定的教材是我的《牛津葡萄酒指南》。

施晔:这本书是我们的圣经啊。

相关阅读:
【视频】独家专访WSET荣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一)
【视频】独家专访WSET荣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二)
【视频】独家专访WSET荣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四)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