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 本土葡萄品种的回归

全球正在从狂热的追捧国际品种向本土葡萄品种进行回归,葡萄酒世界的未来,看起来不会只有赤霞珠和霞多丽这么单调了。

左边这幅图是一排 Tsulikidzis Tetra葡萄藤,这张照片是《酿酒葡萄》(Wine Grapes)的合著者,José Vouillamoz 2009年时在格鲁吉亚的葡萄苗圃收藏馆所摄,这种葡萄仅仅是最珍稀的425种格鲁吉亚、俄罗斯和摩尔多瓦葡萄品种之一。José认为,此品种在未来可能会得到更广泛的种植。

十年真的能改变许多。90年代中期,我为BBC2电视台做了一套纪录片,拍摄纪录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最后在智利结束拍摄时,我沮丧的预言,“这将会是一个属于梅洛、赤霞珠和霞多丽的未来。”当时的确看起来像是全世界的葡萄种植者们都打算拔掉本土的葡萄品种,改种那些人人都听说过的、让人感觉充满魅力的国际葡萄品种。

但仅仅10年后,就已经有明显的迹象显示趋势热情地朝着反方向奔去,如今梅洛、赤霞珠和霞多丽这些品种,除非来自于传统种植它们的产区,否则专业葡萄酒买手很少还会去接触。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发现所谓的“传统品种”,就像各地品种不一的祖传蕃茄一般,无可争议的的本土葡萄品种。

这种演变不是单纯在葡萄酒方面的,而是与社会对自然和谐的普遍追求,当下对乡土风味情有独钟、信奉“食不出百里”的思潮,以及我们越来越认识到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这些观念一脉相承。

可能与我们的直觉相反,这种潮流开始于新世界国家。这些国家的葡萄酒产业历史仅仅只有几个世纪,或者更短,所以也没有本土的葡萄品种。就像在很多其他领域一样,澳大利亚是其先驱者。70年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酒庄和消费者迷恋上了法国风格的任何事物。古老的设拉子(Shiraz)葡萄藤在巴罗萨谷被一脚踢开,为幼嫩的赤霞珠小苗让路,只因后者在波尔多一级庄或同等名庄的表现如此经典而且售价高昂。事实上,那时候对这些随处可见的设拉子的如此不受待见,使其只能被混入一些强化酒,甚至它的颜色也被摒弃,被用以酿造当时非常流行的白葡萄酒。

但是到90年代中期,对设拉子的尊重才被重新拾起。澳大利亚人意识到,这些设拉子葡萄藤在这片土地上大部分葡萄园的种植历史比新兴的赤霞珠悠久得多,能更好地适应大部分澳大利亚的风土。现如今的澳大利亚,最近从法国进口的葡萄酒,也基本限于来自一些最适合设拉子这个晚熟品种的产区了。

几年后,阿根廷葡萄酒业也经历了一个非常类似的重估为人熟知的大众品种的过程。马尔贝克(Malbec)一直是南美目前最重要的葡萄酒生产国中,最普遍种植的红葡萄品种。因此,与名声显赫的波尔多联系在一起的赤霞珠所享受的盛誉相比,即使种植更为广泛,马尔贝克也只享受到了少少的一点尊重。通常赤霞珠比马尔贝克定价高得多,但是慢慢地人们开始认识到,当现在世界上每一个葡萄酒生产商都在试着酿造赤霞珠时,成熟、柔顺的马尔贝克似乎代表着独一无二的阿根廷葡萄酒。阿根廷葡萄酒出口商在美国所享有的巨大成功完全是建立在马尔贝克之上的——它与加州赤霞珠或任何来自欧洲的酒款都截然不同。

这也引起了阿根廷安第斯山脉另一边的强劲对手的深思。如果澳大利亚能做好西拉,阿根廷能做好马尔贝克,智利难道不也该有自己的代言品种吗?事实上,智利的确大力鼓励葡萄酒产商酿造佳美娜(Carmenère),一种在19世纪远渡重洋来到智利的古老波尔多红葡萄品种,在其故土几乎已灭绝,但如今却成为了智利的特色。

尽管南非自己在20世纪杂交出来的葡萄品种皮诺塔吉(Pinotage)带来的那种感官体验的奇特性,让开普的葡萄酒出口商很难推崇它优于其他品种。但对于白葡萄酒,南非人主打的自然是白诗南(Chenin Blanc),并且确实名至实归。如今开普的葡萄园里,种植的白诗南是它在故土法国卢瓦河谷的两倍。南非的葡萄酒商理所当然为那些能出产风味浓郁、富有陈年能力白葡萄酒的白诗南老藤而自豪。

在欧洲,本世纪以及上世纪末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非常类似的拥护提倡本土葡萄的现象。西西里岛——目前意大利最有活力的葡萄酒产区之一——就是一个尤其生动的例子。在90年代早期,位于这一古老地中海小岛上的西部,最受景仰的西西里酒庄——朴奈达酒庄(Planeta),通过一系列酿造精良的梅洛、赤霞珠和霞多丽,成功地在世界葡萄酒地图占据一席之地。

但随着本土葡萄的自尊开始成长,观念也开始发生变化。忽然之间,人们谈论最多的西西里葡萄酒变成了酿自岛东部的当地葡萄品种的酒款——比如Nerello Mascalese、Nero d’Avola和 Frappato这几个品种。它们的风味让那些对知名国际葡萄品种早已厌倦的消费者,特别还有生产商愉快地转移了注意力。一直顺应潮流的朴奈达酒庄(Planeta),已经增加多元化到了东面,现在也在酿造基于西西里本土葡萄品种的佳酿

类似地,尤其是意大利本土,整个南法和伊比利亚半岛,对本土以及国际葡萄品种也进行了彻底的重新评估。90年代早期在西班牙,一个典型、资金充足的新酒庄可能会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篮子里,专注于赤霞珠和霞多丽。如今,类似的酒庄更可能重新研究那几乎已被遗忘,但能诠释西班牙当地风土的本土葡萄品种。我见证了西班牙西北角的人们对葡萄酒的兴趣大爆发,从白葡萄酒到如今的红葡萄酒,那儿的葡萄酒爱好者不仅对阿尔巴利诺(Albariño)和门西亚(Mencía)垂涎欲滴,还喜爱着小众的Loureira、Treixadura、Godello、Merenzao、Juan García、Espadeiro和Caíño等品种。它们之中的很多也生长在葡萄牙——20世纪末,最能显著抵挡住拔除本土品种改种国际品种潮流的国家之一,葡萄牙理所应当从中受益。

当看到我们的新书《酿酒葡萄:1368种酿酒葡萄全指南,包括其起源及风味》时,我们清楚地意识到国际上对本土葡萄日渐攀升的热情,甚至在酒文化相对较新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人们开始寻找被称为“替代品种”的葡萄,能重新挑逗人们因设拉子和霞多丽而感到疲惫的味蕾。至今,根据我们能确认的情况,在书中限定于细致分析用于酿造商业流通领域葡萄酒的品种,数字已经达到了1368种。以下列表列出了10个最具葡萄栽培多样性的国家以及如今我们发现的遗传学上的独特品种的数量:

意大利 377
法国 204
西班牙 84
葡萄牙 77
希腊 77
德国 76
美国 76
瑞士 39
克罗地亚 39
匈牙利 34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访谈:追寻葡萄之本源
杰西斯·罗宾逊:皮诺的超级族谱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世界著名酒评家,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前名誉主席,JancisRobinson.com的创建人和每日专栏主笔,《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葡萄酒专栏作家,毕业于牛津大学。

杰西斯是著名的《牛津葡萄酒大辞典》(Oxford Wine Companion)的编者,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有《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也是介绍1368个葡萄品种的巨著《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的合著者,这些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葡萄酒的标准参考书。

除了写作方面的成就,杰西斯同时还是获得过奖项的葡萄酒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年她都受邀在世界各地主持葡萄酒活动和担当葡萄酒评委。

2003年她获得女王授予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并一直担任英国女王的酒窖顾问。

1984年,她通过极其严格的评审成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是葡萄酒贸易行业之外第一位获得此项专业认证的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杰西斯·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