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 菲利萍女爵的葬礼

葬礼于3点准时开始,但几乎所有人2点就到了现场。这些葡萄酒世界中最高贵的一群人,用一个小时的等待,来纪念这位总让他们等待一个小时的老友,木桐的庄主菲利萍女爵。

9月的第一天,我开车从葡萄酒之城波尔多前往梅多克。在这个夏末的美丽日子,我看到很多葡萄酒旅行的游客,我为他们感到很遗憾。因为今天我不认为他们能在那些凭借近几个年份抛售出的天价年份,而装修焕然一新的苍白砖石城堡里找到任何重要的人物了。因为所有与波尔多葡萄酒这个团结的圈子有关的有名人物都在前来波亚克木桐酒庄的路上。在这里、在这个下午,菲利萍·德·罗斯柴尔德女爵( 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 )静静安息。

自从1988年父亲菲利普男爵去世之后,菲利萍接管了这家世界著名的一级酒庄以及以她父亲命名的葡萄酒集团事业,她的旺盛的精力和热情让我们谁也想不到,她竟然已经80岁高龄了。

菲利普,年轻时曾是一名精力充沛的赛车手,他颠覆了当年的波尔多葡萄酒界,还开创了酒庄自己装瓶的先河;那时大多数生产商都满足于用木桶将自己的葡萄酒运送出去,天知道这样的运送途中会遭遇什么。他还大胆地邀请古巴人让·卡鲁为首批酒庄自装成品的木桐1942葡萄酒设计酒标。从1945年开始,每年邀请不同艺术家设计酒标的传统被延续下来,他开发了另一款葡萄酒:木桐嘉棣(Mouton Cadet),后来成为了世界上最成功的葡萄酒品牌之一,而在1973年,更重要的是在葡萄酒世界里,成功的让木桐酒庄从二级晋升为一级酒庄,这是这份著名的梅多克和格拉夫地区顶级葡萄酒评级结果自1855年来的唯一一次晋升。

继承父亲的衣钵并不是件易事,但菲利萍确实做到了。尽管她的童年充满坎坷——10岁时她亲眼看着母亲被盖世太保抓上车送去集中营并死在那里——后来她作为演员菲利萍·帕斯卡尔(Philippine Pascale)在法兰西喜剧院大获成功。在舞台上她总是光彩夺目。无论是在镜头前的还是作为女庄主,她的表现力一直令我惊奇。菲利萍绚丽一生像蒙太奇风格的照片装点着我们这一行业。

因饰演贵妇人而出名的她,无论出席任何社交场合总会迟到1小时,尽管去年过世的、木桐长期以来的CEO菲利普·科坦(Philippe Cottin)曾不小心透露出,在董事会议上她其实是个非常守时、非常干练的人。

我完全相信她的葬礼也会推迟开始。葬礼预定于下午3点开始,通过当地报纸我们被要求在下午2点前到达那里,把车停在波亚克的码头区,搭乘游览车前往小镇北边Pouyalet高地的庞大酒庄处(那里的安保措施非常严密)。

尽管只有一周不到的时间来准备一切,工作人员们还是成功的把葡萄验收中心变成了一座小教堂,上面挂满我见过最美的小黄花,还为将近1500位参加者准备好了座位。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听从要求在下午2点前坐到了镀金天鹅绒椅子上,所以最终尽管弥撒准时开始,我们仍然耐心的为菲利萍的出场等待了1小时。

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与波尔多葡萄酒行业中的名人会面,包括波尔多产区联合会不同层级的代表人以及4位与木桐酒庄同级的,一级名庄的代表,外加波亚克村中的邻居:靓茨伯酒庄(Lynch Bages)的让-米切尔和塞尔维·卡兹( Jean-Michel and Sylvie Cazes)、碧尚男爵酒庄的克里斯蒂安·希利(Christian Seely of Ch Pichon Baron)、旁迪卡奈酒庄的梅勒妮·泰瑟隆(Mélanie Tesseron of Ch Pontet-Canet)。巴顿酒庄的安东尼和伊娃·巴顿(Anthony and Eva Barton of Ch Léoville-Barton)也到了场,还有菲利萍女爵的老朋友雅克·希拉克夫人( Madame Jacques Chirac)以及其他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到场的人很多很多,很难认清每一个人。我当时没能看到西班牙的米盖尔·桃乐丝(Miguel Torres)及其同胞,贝加西西里亚酒庄的巴布罗阿尔瓦雷斯(Pablo Alvarez of Vega Sicilia)、意大利的皮耶罗及阿莱西娅安东尼(Piero and Alessia Antinori)、葡萄牙的保罗和多米尼克赛明顿(Paul and Dominic Symington)以及第一酒庄世家组织、干露酒庄的菲利普及阿尔方索·拉雷恩(Felipe and Alfonso Larrain of Concha y Toro)——木桐与他们合资成立了智力活灵魂酒庄(Alamaviva)。不过我确实看到了来自纳帕谷的合资伙伴:作品一号酒庄的大卫·皮尔森(David Pearson)以及迈克尔和提姆·蒙大维(Michael and Tim Mondavi)——当1979年他们的父亲罗伯特·蒙大维与菲利萍的父亲宣布了一次跨跃大西洋的惊天合作时,作品一号酒庄一鸣惊人、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编者注:上文列出的全部都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葡萄酒家族代表人物)

时长2小时的天主教弥撒准时开始,由波亚克的神甫主持,由大键琴师威廉·克里斯蒂(William Christie)率繁盛艺术古乐团(Les Arts Florissons)演奏配乐——对于仅仅一周的准备时间来说做的相当好,当然这多亏菲利萍生前极佳的人脉关系。在众多发言中的一篇中,帮我们回忆起2003年炎热的夏日轮到她主办当年的Fête de la Fleur宴会(编者注:波尔多著名的年度“开花节”宴会,庆祝葡萄藤开花)时,在(出人意料准时)的晚餐之后她冷静的站起来,说她觉得在座各位现在也许会想要听些音乐。我很肯定她说完之后停顿了很久,然后宣布她的朋友普拉西多·多明戈( Placido Domingo,著名的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将满足大家这个愿望。

她的每一个孩子卡米耶(Camille)、菲利普以及朱利安都分别自信流利的讲述了自己与母亲的故事,她的第二任丈夫让皮埃尔·德·博马舍(Jean-Pierre de Beaumarchais)则进行了一篇动人的演讲“再见,菲利萍,我的爱人”。

所有谈及她的人都会提到她对生活的热情、对完美的追求以及她强大的文化影响。阿兰·朱佩(Alain Juppé)回忆起担任波尔多市长时自己是如痛彻领悟——哪怕是打电话——“与她的约定绝不能迟到”这一教训的。代表波尔多产区联合会的菲利普·卡斯特加也像其他很多人一样,提到她生前极度重视细节(恐怕有段背景的小故事)。法兰西喜剧院现任、同时也是首位女性主管生动的描述了菲利萍生前对剧院工作是多么的支持。

我们含着泪,陆续离开,走进9月强烈的阳光中,很多人都寄希望于这最后的温热能给2014年带来一个好收成。真的很难相信,整个仪式过程中一直坐在照片里,温柔的看着我们的那位菲利萍女爵,以后再也不会主办接待会了。

相关阅读:木桐传奇庄主菲利萍女爵逝世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