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 丹魄 Tempranillo 过热

多样化是葡萄酒世界的珍贵的特性,如果只因为名气或者经济价值而一味的扩某个品种的种植面积,结果恐怕都不会乐观。哪怕是优秀如同丹魄(Tempranillo),也难逃被粗制滥造的厄运。

几天前,我们款待了一位从美国来的名庄酒专家,她刚刚结束了在伦敦的工作,准备返回她平日常驻的加利福尼亚。我们点了瓶正值巅峰的托斯卡纳——Isola e Olena’s 1997 Cepparello。由于粗心,服务员给我们上的却是一瓶由加利福尼亚当地侍酒师最爱的生产商,Arnot-Roberts生产的2012年莱克县(Lake County)葡萄酒,采用轻酒体的红葡萄特鲁索(Trousseau)酿造。“哦,也很棒”,她显然对这个葡萄品种十分感兴趣,毕竟特鲁索在它的家乡汝拉产区(Jura,位于法国)名声都不响,更何况在加州北部呢。

Lake County位于美国加州北部,近几年一些小众的冷凉品种在这里渐渐兴盛起来,比如Trousseau和Trousseau Girs,图片来源:wikipedia
Lake County位于美国加州北部,近几年一些小众的冷凉品种在这里渐渐兴盛起来,比如Trousseau和Trousseau Girs,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就是如今高端葡萄酒圈子的现况。我们一直都在孜孜不倦地关注那些颇为深奥的领域,但却容易忽视一些基本问题,比如葡萄酒世界的宏观变化如何?比如现如今哪种葡萄种植最广泛?阿德莱德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安德森(Kym Anderson)创立了一个“葡萄酒经济学研究中心”。他透过看似无聊的大量统计数据给我们呈现了如今葡萄酒世界的整体趋势,详情请参看:www.adelaide.edu.au/wine-econ

根据他的图表,用电台DJ的说法,那个“轰轰隆隆”地往上冲的是西班牙最著名的红葡萄品种丹魄(Tempranillo)。1990年至2010年间,丹魄的种植面积增长至最早的五倍,达到20万公顷(59.4万英亩),从1990年的世界第24位冲到了2010年的第四位,仅次于遍及全球的赤霞珠,梅洛以及一种西班牙白葡萄品种(指Airén,后来丹魄的面积也超过了这个白葡萄品种)。

丹魄(Tempranillo)
丹魄(Tempranillo)

很多葡萄酒爱好者可能会惊讶地发现,波尔多的那两个葡萄品种(指赤霞珠和梅洛)仅仅是在本世纪才超越了西班牙最广泛种植的丹魄以及白葡萄品种Airén(用于酿造白葡萄酒和白兰地酒)。西班牙这两个种植量最大的葡萄品种如此抢眼的原因,可能部分因为西班牙严重缺水(灌溉近年才被法律所许可),所以为了更好的利用雨水,葡萄株的间距会非常的大,因此也扩大了葡萄的种植面积;而目前葡萄品种的种植面积也正好是其影响力的主要评价依据。如果按照葡萄酒产量(而非种植面积)来衡量的话,西班牙的葡萄品种多样性可能会比现在更明显。

不管怎么说,丹魄的广泛种植还是十分引人注目。西拉(不管名字被写为Syrah或Shiraz)的种植面积也在1990年至2010年间提升了20多位,一跃成为种植量排名前十的葡萄品种;但丹魄和西拉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几乎只在一个国家种植。尽管目前丹魄可能是葡萄牙境内种植量最大的西班牙品种(也是葡萄牙为数不多的引进葡萄品种之一),但全球约90%的丹魄还是集中在西班牙。

近代丹魄被认为是西班牙两个声誉卓著的优质产区,里奥哈(Rioja)和杜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最重要的葡萄品种,但其实直到上世纪的最后25年,丹魄在当地的种植面积才超越歌海娜(西班牙语:Garnacha,法语:Grenache)。上世纪60年代,一瓶里奥哈红葡萄酒通常仅有40%的丹魄。但随即西班牙的酿酒师开始更多的喜欢起丹魄来,因为(相比歌海娜)这个品种更易成熟,产量有保证,品质更稳定而且橡木桶陈年能力优异。丹魄在结构上更像大名鼎鼎的赤霞珠,酿出的单宁足以支撑其合理的陈年时间,酸爽的果味不会太甜美,经常能让我联想到风干的烟草。

歌海娜,图片来源:wikipedia
歌海娜,图片来源:wikipedia

上世纪90年代,西班牙开始在葡萄酒标上标示出该酒主要的葡萄名称。尽管有一段时间,西班牙种植者们有些疯狂地引进国际品种(主要是法国的),诸如赤霞珠和霞多丽,但是他们随后意识到,还是西班牙的葡萄品种更适应自己的家乡(这点到不算太出人意料)。所以,最佳“人选”变成了丹魄,也得益于这种葡萄在里奥拉和杜埃罗河岸的成功和声誉,它已经成为了西班牙葡萄酒的一张名片。

最终,西班牙的南部,尤其是卡斯蒂利亚-拉曼恰平原地区(plains of Castilla-La Mancha)开始大量的种植丹魄。丹魄在这些地区传统上被称作Cencibel,但是如今酒标上都会写成Tempranillo,很显然,那里的种植者想借用一下丹魄在里奥哈和杜埃罗河岸的卓越声望来抵消一部分自己低档酒的印象。大量的Airén都被替换掉了,截止至2010年,这个地区种植着7万公顷(17.3万英亩)的丹魄,比里奥拉和杜埃罗河岸任何一个地区的两倍还要多。这不仅意味着丹魄成为西班牙最广泛种植的葡萄,还意味着超过三分之一的西班牙丹魄都种植在拉曼恰地区(La Mancha),大多数葡萄藤都十分年轻。这里作为唐吉可德的故乡,夏日十分炎热,冬季寒冷无比,因此和顶级好酒之间的交集不大。尽管西班牙45%的葡萄园都生长在这,但是Peñin Guide撰写的长达1000多页的西班牙的葡萄酒圣经里仅用了大约20页介绍这里的葡萄酒。

拉曼恰地区(La Mancha)经典风车磨坊,图片来源:granreserva.ch
拉曼恰地区(La Mancha)经典风车磨坊,图片来源:granreserva.ch

拉曼恰产区的丹魄往往来自炎热葡萄园的年轻葡萄藤,因此鲜有富有内涵和足够清爽的优质葡萄酒。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西班牙政府比较反常的于今年7月宣布将把总量大约为四亿升(1.057亿加仑,能装满5.33亿瓶)的葡萄酒进行蒸馏来提纯工业酒精,以便为2014年的采收葡萄腾出空间。西班牙产量过剩的廉价葡萄酒和葡萄酒贸易上的各种麻烦让它处在非常尴尬的状态下。这甚至迫使如今一些里奥哈产区的最优秀的葡萄酒都有着绝佳的性价比(指品质很好但价格受到牵连而涨不起来,编者注)。

为丹魄强势崛起让路的不仅是酿造白葡萄酒的Airén,还有西班牙第二大葡萄品种歌海娜。1990年前后,歌海娜是世界范围内最广泛种植的红葡萄品种,但截至2010年,它已经跌落到第七名,种植面积也缩减了三分之一。我一直觉得这是非常大的遗憾,因为过去西班牙各地的歌海娜老藤即使不需要橡木桶也能酿出可口的优质的葡萄酒,香味四溢而且价格合理。不过好在西班牙的种植者们已经开始重新认识歌海娜了,或许是因为厌倦了如海洋般的丹魄葡萄田了吧。请参看下面具有开拓意义的西班牙葡萄酒,它们是为数不多的由顶级里奥哈生产商酿造的歌海娜葡萄酒。

受欢迎的西班牙歌海娜

这些葡萄酒或是由歌海娜酿造,或是由歌海娜和丹魄调配。里奥哈葡萄酒有里一系列好年份,生产商会有个好习惯:只有当酒正值巅峰时才会将它们投放市场。

Evohé Garnacha 2011 Vino de la Tierra de Aragón
Bodega Classica, López de Haro Reserva 2005 Rioja
CVNE Reserva 2008 and 2009 Rioja
La Rioja Alta, Viña Ardanza 2004 and 2005 Rioja
Contino Garnacha 2010 Rioja
Roda Reserva 2008 Rioja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葡萄未必以稀为贵
杰西斯·罗宾逊:哈雅丝酒庄 Chateau Rayas的百年孤独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世界著名酒评家,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前名誉主席,JancisRobinson.com的创建人和每日专栏主笔,《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葡萄酒专栏作家,毕业于牛津大学。

杰西斯是著名的《牛津葡萄酒大辞典》(Oxford Wine Companion)的编者,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有《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也是介绍1368个葡萄品种的巨著《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的合著者,这些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葡萄酒的标准参考书。

除了写作方面的成就,杰西斯同时还是获得过奖项的葡萄酒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年她都受邀在世界各地主持葡萄酒活动和担当葡萄酒评委。

2003年她获得女王授予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并一直担任英国女王的酒窖顾问。

1984年,她通过极其严格的评审成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是葡萄酒贸易行业之外第一位获得此项专业认证的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杰西斯·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