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拉,或许是法国最不为人知的优秀产区

汝拉Jura是法国非常有特色的一个优质小产区,但实在是太不为人所知了,请看杰西斯·罗宾逊大师对这个产区的介绍

两周前,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克里坦顿酒庄(Crittenden Estate)的酿酒师Rollo Crittenden第一次来到了法国东部的汝拉地区(Jura),这事儿还得从一批标错名字被运到澳大利亚的葡萄苗木说起。

阿尔巴利诺(Albariño,西班牙著名的白葡萄品种,通常酒的风格清新爽脆)这个品种这几年在澳洲越来越受欢迎,同时澳洲人又很喜欢引种常见主流品种的替代品种。因此本世纪初,几十家澳洲酒庄从国家官方的葡萄苗木供应商那里引进了一批苗木枝条。正当澳洲阿尔巴利诺在本地市场上越来越有影响力的时候,一名到访的法国葡萄专家指出这些葡萄枝根本不是什么西班牙品种,而是法国汝拉地区最有个性的白葡萄品种——白萨瓦涅(Savagnin Blanc)。

萨瓦涅 Savagnin 葡萄,来源:Rupert Parker
萨瓦涅 Savagnin 葡萄,来源:Rupert Parker

这个消息还是让澳洲人很头疼的,因为在地球的那一边根本没有人听说过萨瓦涅这个品种,尽管这个名字Savagnin(而非味道)和极为流行的长相思 Sauvignon Blanc非常相似。该怎么办呢?

就有二、三十家种植者硬着头皮干脆在酒标上标上了萨瓦涅,但其中至少有两家,包括克里坦顿酒庄,尝试酿造带有“面纱”(一层酵母形成的膜,见下图)的萨瓦涅葡萄酒,这种酒按照汝拉地区的传统,是在一层薄薄的酵母酒花下熟成的。这种酒中最精致,也是汝拉地区最昂贵的,要数“汝拉黄酒”(vin jaune)了,这种餐酒和当地特色的布雷斯鸡肉(poulet de Bresse)是绝配。汝拉黄酒通常要在酵母酒花下陈年超过6年的时间,风格上和最干最集中的菲诺雪莉酒(fino sherry)有一些相似——但汝拉黄酒酒体要更加轻盈,香气风味却更为强劲。

“戴着面纱”的汝拉黄酒的陈年酿造,来源:Rupert Parker
“戴着面纱”的汝拉黄酒的陈年酿造,来源:Rupert Parker

了解了这些,不难理解为什么Rollo Crittenden非得跑来汝拉取经不可,但是一开始却不是那么顺利。第一天,他前往当地酒乡阿尔布瓦(Arbois),也就是路易·巴斯德博士(Louis Pasteur,现代微生物学奠基人,巴氏消毒法发明人)曾经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当他走入城市主干道上的若干家产销一体小酒庄中的一家,表明他在澳大利亚酿造萨瓦涅时,一位中年的酒庄主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毫不客气地对Rollo说:“你不该这么做,萨瓦涅是我们的葡萄品种,不是你们的,它只属于汝拉。”

“起初听到这样的回应时,我非常吃惊和失望”,Rollo说道,“我对这种葡萄非常好奇,也有那么一点点骄傲可以把来自法国东部最小产区的一种小众葡萄引入澳大利亚,并在我们那里生根发芽。”幸运的是,第二天,他在Jean-Louis Tissot酒庄却受到了热烈欢迎,不仅收获了很多实用建议,还享用了一顿礼拜天大餐,庄主 Valérie Tissot坚持留他吃饭——“汝拉人就是这样,在这里吃饭第一。”

汝拉的葡萄酒也有很有特色的瓶型,来源:Adam Goldberg
汝拉的葡萄酒也有很有特色的瓶型,来源:Adam Goldberg

我对克里坦顿酒庄2013年份来自澳洲的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的萨瓦涅酿造的 Sous Voile Savagnin印象非常深刻。这款酒已经有了些许小茴香和咖喱粉的香味,和汝拉山区的风格颇为类似。相比于同2011年份他的作品,新年份更加内敛和舒缓。

有一件怪事,2009年前后,当澳洲人惊恐地得知他们买到的是小众的萨瓦涅而不是时髦的阿尔巴利诺品种时,他们威胁要起诉葡萄苗木供应商。但就在这个时候,汝拉的葡萄酒正好在一些葡萄酒潮人,尤其是美国东海岸的侍酒师的推动下,达到了流行的高峰。我的同事 Wink Lorch,独立出版了一本名为《Jura Wine》的书,这也是第一本以英文写作的专门介绍汝拉葡萄酒的书,而她本人也是纽约的名流。

Wink Lorch的著作 Jura Wine
Wink Lorch的著作 Jura Wine

因此,她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最近一场汝拉葡萄酒品鉴会的组织者——16家酒庄来到伦敦,这些酒在伦敦各种时髦酒吧、餐馆或者零售商那里都获得了广泛的认可。Wink Lorch向那写最前卫的侍酒师展示了16款汝拉黄酒,年份最早到1988年。我真诚地希望他们意识到了这些酒是怎样的珍宝。

但与汝拉葡萄酒的时髦不幸重合的是这个产区最近的三个年份的超低产量,尤其是2012和2013年。所以有如Labet那样的一两家酒庄虽然参加了上一届伦敦汝拉酒品鉴会,这次却缺席了。汝拉地区的葡萄藤总种植面积只有2000公顷,混杂在山上各种农业用地之间,60%的葡萄酒由合作社(出产大量廉价气泡酒)或者中间商酿造。所以很显然,当地的独立小酒庄的酒从来价格不菲。

但这些酒庄确实也有着独一无二的风格。来自隔壁勃艮第产区的霞多丽和黑品诺在汝拉可能是种植面积最广的品种,可以酿出更加轻盈、爽脆的独特风格。同时这个地区不仅有非常强劲的萨瓦涅(Savagnin)白葡萄品种,而且还有下面两个红葡萄品种,都能酿出酒精度尤其低的葡萄酒——对一些爱好者来说还有用的。

来源:chambersstwines.com
来源:chambersstwines.com

普萨(Poulsard,也写作Ploussard)这个品种能酿出异常轻盈柔软的红葡萄酒,带有不同寻常的西红柿红色,可以成为经典的葡萄酒吧杯卖酒。而特鲁索(Trousseau)这个品种在加州现在十分流行,能酿出同普萨一样低酒精度的出色葡萄酒——还有着更为细腻的单宁,酸度并不总是很高,而且香气风味很有意思——从覆盆子开始,一直到紫罗兰甚至铅笔芯的味道。

直到最近,汝拉地区还是一个异常封闭的产区,几乎没有外界的投资——但是这也使得这个地区保留了葡萄酒的独特个性。

汝拉Chateau Chalon的景色,来源:Rupert Parker
汝拉Chateau Chalon的景色,来源:Rupert Parker

勃艮第马孔地区的酒农 Jean Rijckaert 1998年在汝拉地区创建了一家酒庄,现在正在把霞多丽的管理交给他的联合庄主 Florent Rouve,这让酒庄的酒霞多丽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种风格:汝拉和马孔两派。

同时,另一位名气更大的勃艮第投资人在汝拉的动作也值得关注,沃尔内(Volnay)的安杰维勒侯爵酒庄(Domaine Marquis d’Angerville)的庄主Guillaume d’Angerville有一次被巴黎Taillevent餐厅的侍酒师盲品了一杯非常出色的汝拉Arbois霞多丽之后,决定到汝拉来尝试投资。2012年,他通过了当地委员会的核准,购入了5 公顷的葡萄园建立起了自己的汝拉酒庄——Domaine du Pélican。这个当地委员会由15个汝拉人组成,当时几乎都在对他的动机表示怀疑(因为勃艮第和汝拉地区的地位差异悬殊,编者注)。他的第一批酒还是尝试性的,但随后他租用了远处有“汝拉教皇”之称的Jacques Puffeney的一片4.5公顷葡萄园,同时也聘请了这位“教皇”作为酒庄酿造汝拉黄酒的顾问。这家酒庄的前景当然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英文原文链接>>

杰西斯·罗宾逊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世界著名酒评家,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前名誉主席,JancisRobinson.com的创建人和每日专栏主笔,《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葡萄酒专栏作家,毕业于牛津大学。




杰西斯是著名的《牛津葡萄酒大辞典》(Oxford Wine Companion)的编者,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有《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也是介绍1368个葡萄品种的巨著《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的合著者,这些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葡萄酒的标准参考书。




除了写作方面的成就,杰西斯同时还是获得过奖项的葡萄酒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年她都受邀在世界各地主持葡萄酒活动和担当葡萄酒评委。




2003年她获得女王授予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并一直担任英国女王的酒窖顾问。




1984年,她通过极其严格的评审成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是葡萄酒贸易行业之外第一位获得此项专业认证的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杰西斯·罗宾逊 杰西斯·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