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sage des Côtes de Bordeaux, près de Haux

2014年份波尔多,哪些最值得买?

如果有人像我一样持续关注波尔多近40年的话,你会发现当地葡萄酒行业其实总是在一场轮回里。

如果有人像我一样持续关注波尔多近40年的话,你会发现当地葡萄酒行业其实总是在一场轮回里。当我刚入行那会儿,波尔多葡萄酒正慢慢走出70年代由克鲁兹家族引发的掺假丑闻影响,谁知又遭遇石油危机带来的市场下滑,以至一级名庄的葡萄酒沦落在英国连锁杂货店的柜台上,被人以每瓶3.99英镑低价促销。

(编者注:Cruse family,波尔多最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一,从事酿酒及葡萄酒贸易200余年。1973年,一家波尔多生产商被发现用朗多克地区散装酒掺入波尔多大区酒中冒充波尔多小产区的酒款,而克鲁兹家族正是这家生产商的大客户之一,这件事引发了当年对波尔多行业的信任危机。)

如今,玛歌村的三级名庄迪仙古堡(Margaux Château d’Issan,见上图)在克鲁兹家族后人艾曼纽尔·克鲁兹(Emmanuel Cruse)的打理下变得井井有条。这座酒庄古老非凡,1152年,那场把波尔多让给英国300年的婚礼就是在这里进行的。今年五月,酒庄的纪念日在威斯敏斯特修道院举行了盛大的正式晚宴。

尽管我们中没人知道为何这次周年庆典办得如此隆重,但这依然不妨碍我们端坐在在修整一新的地下室里,啜饮1985年份6L装(imperial)迪仙葡萄酒,翻阅坠有流苏的镀金菜单,欣赏浮雕出“迪仙”字样的真皮名片盒。(编者注:文中“婚礼”指阿基坦大公Eleanor和安茹伯爵金雀花亨利的婚礼,金雀花亨即后来的英国国王亨利二世,包括波尔多在内的阿基坦地区作为嫁妆就此并入英国,也是日后百年战争的开端。)

当时的晚宴盛况,由艾米·马瑞尔Amy Murrell拍摄,她也是当晚为数不多的女宾之一——作者注
当时的晚宴盛况,由艾米·马瑞尔Amy Murrell拍摄,她也是当晚为数不多的女宾之一——作者注

在今年的葡萄酒双年展Vinexpo 上,最突出的环节就是一场场的午宴和晚宴了,其奢华程度让其它葡萄酒产区望尘莫及。如今波尔多最忙的已经不是葡萄酒商了,取而代之的是哪些提供宴会餐食的承保公司,以及不停修缮酒庄城堡的建筑工人们,弄得好像这在进行什么“最美酒庄评选”似的。然而这里并没有评比,甚至连(让这些漂亮酒庄派上用场)旅游业在梅多克也不成气候,不信的话请对比下另一个以赤霞珠为尊的产区,美国的纳帕谷。

如此大手笔的开销对各家波尔多名庄而言已是司空见惯了,因为尽管最近四年的期酒销售结果惨淡,它们的主人还是在09和10年份大赚了一笔。我最近读到我金融时报专栏的前任,埃德蒙德·潘宁-罗塞尔(Edmund Penning-Rowsell)的著作,《Wines of Bordeaux》里看到这样一句话:“在投机思维的驱使下,酒庄已把价格抬高到与生产成本和市场消费意愿完全不匹配的程度。”这本书中,他指的是70年代早期的年份酒,当时向消费者出售刚酿成六个月的酒这种模式才刚刚建立(指期酒交易),而这句40年前说的话放到现在仍然非常合适。

目睹了2010和2009年份波尔多价格下跌,又发现11、12和13年份乏善可陈——不少酒并非销售而是白送,饮客们越来越不愿意为一款前途未卜的新酒提前买单。幸好2014年份要比前者出色许多,波尔多葡萄酒行业也可以趁此良机来聚拢人气,通过降价手段吸引不同层次的消费者从而挖掘潜在的期酒购买人群。但是——可能由于经济上还未山穷水尽,抑或是自负地认为开价多高行业地位就有多高—打算乘势降价的庄主屈指可数。波尔多的几座一级园便是其中表率,尽管它们的2014年份酒品质卓越,但在定价上一点也不贪心。特别是有理性的庄主定下了相对亲民的价格,在这里有必要列出他们酒庄的名字:靓茨伯(Lynch Bages)、达玛雅克(Armailhac)、凯隆世家(Calon Ségur)、 卡隆(Canon)、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奥巴特利堡(Haut-Batailley)、碧尚女爵堡(Pichon Lalande)、荔仙庄园(Prieuré Lichine)、豪庄-塞格拉(Rauzan Ségla)和大宝庄园(Talbot)。

2014年份里还有一些定价更为谨慎,让我格外欣赏的,包括像嘉蓬(Capbern)、勒博斯科(Le Boscq)、贝尔纳多特(Bernadotte)、美景园(Bellevue)、宝嘉龙十字(La Croix de Beaucaillou)、法兰西堡(de France)和歌丽雅(Gloria),尽管也许没必要购买这些冷门小庄的期酒。(编者注:指等上市后购买现货价格同样实惠。)

时下的美元强势有助于刺激波尔多酒在美国和亚洲市场的表现,但还是有很多波尔多酒庄并不在意波尔多在全世界相当多的饮家以及有影响力的侍酒师眼中已经降温的事实。圣艾斯泰夫产区(St-Estèphe)最优秀的两家酒庄,玫瑰山庄(Châteaux Montrose)和爱士图尔庄园(Cos d’Estournel)看起来尤其如此,它们2014年份期酒奇高的价格就像完全没拿消费者的表现当回事。

当然作为一座巨型的循环售酒机器,再加上酒农、中介、批发商、进口商、交易商和零售商依旧各司其职,波尔多显然不会如同笑话一样进入萧条——我最近在肖迪奇区(Shoreditc)时尚聚集地Clove Club参加了场活动,名为“土得掉渣也是酷:共享波尔多午餐”(So un-cool it’s cool: The Bordeaux Lunch)。

同时2015年份即将上市,我的“五年理论”(即从1985年开始,只要是除尽5的年份对于法国全境来说都是好年)可能又要言中了。今年开花情况很好,看来波尔多的庄主们终于等到一个了不起的年份——没准又会理直气壮的开高价了。■

本文撰写于2015年7月11日,还未到采摘季。如今来看,2015年份的确如预期,是非常不错的年份,但定价上很多理智的酒庄都已经表示价格不会效法2010年的价格。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世界著名酒评家,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前名誉主席,JancisRobinson.com的创建人和每日专栏主笔,《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葡萄酒专栏作家,毕业于牛津大学。

杰西斯是著名的《牛津葡萄酒大辞典》(Oxford Wine Companion)的编者,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有《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也是介绍1368个葡萄品种的巨著《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的合著者,这些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葡萄酒的标准参考书。

除了写作方面的成就,杰西斯同时还是获得过奖项的葡萄酒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年她都受邀在世界各地主持葡萄酒活动和担当葡萄酒评委。

2003年她获得女王授予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并一直担任英国女王的酒窖顾问。

1984年,她通过极其严格的评审成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是葡萄酒贸易行业之外第一位获得此项专业认证的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杰西斯·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