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对于酒体轻盈年份的赞誉

一瓶有潜力的葡萄酒,和一瓶正适饮的葡萄酒,哪瓶更好?

酒评者们在给单支葡萄酒以及更广泛地来说,给不同年份的葡萄酒打分时,都倾向于更喜欢浓郁的、单宁高的葡萄酒,而不是清淡的、相对柔和的葡萄酒。比如,对于波尔多和勃艮第的经典红葡萄酒来说,2008年份的一般被认为绝对优于2007年份的,因为前者有更多内容,相对较高的单宁含量也能使其比2007年的保存更久,虽然2007年的现在正适合饮用,而且非常好喝。

今年3月我参加了一场为期两天的2008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品酒会,这些葡萄酒即将满十年,一般来说优质波尔多红葡萄酒这时开始可以饮用了。但是在过去的四五年里,我一直在喝柔和得多的2007年的葡萄酒,经验告诉我,高度的单宁含量,即从葡萄皮中萃取出来的酚类保鲜物质,并不一定能保证葡萄酒的质量。

单宁含量高的葡萄酒有点像冷茶会让两颊内侧有发皱的感觉,一瓶单宁含量高的葡萄酒只有在果味足够浓的条件下才值得陈放,因为瓶中的果味随陈放时间而变淡。很多的年份葡萄酒,尤其是我印象深刻的1988年份,单宁味似乎比果味更持久,在酒窖中陈放多年之后,一瓶酒能带给饮用者的,只剩单宁的咀嚼感了,有活力的果味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舒服的明显酸味。

赤霞珠和梅洛葡萄的皮通常比黑皮诺的更厚,因此波尔多红葡萄酒自然比勃艮第红葡萄酒的单宁含量更高,所以我对于年轻时单宁含量特别高的波尔多年份葡萄酒的谨慎度会低很多。相反,在我看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一大部分魅力就在于其纯粹的果香。只有最优质的勃艮第红葡萄酒才要求像顶级波尔多红葡萄酒一样长的陈年,使高含量的单宁与其他物质慢慢地结合生成复杂得多的、真正优秀的勃艮第葡萄酒,而且这样的葡萄酒的价格已经飙升到了一个难以承受的高度。

但是,在勃艮第葡萄酒疯狂涨价前,我曾一直是金丘产区年份葡萄酒的粉丝,它们那时被形容为,而且经常被轻视为“迷人”的葡萄酒。作为粉丝,我对于1982和1992年份的勃艮第红葡萄酒略感惭愧,比起这两个年份的葡萄酒,其各自后一年份的葡萄酒更出色,更早地带来饮用的愉快。如果你正确地选择了一款单宁含量更高的勃艮第年份葡萄酒——此处我绝不是在谴责完美陈年的1993年份葡萄酒——你将会发现一些很好的瓶装酒,但是一般来说,你只能买到陈年不到2年便发售的那些葡萄酒,然后不得不花钱贮藏它们许多年,除非你足够幸运地拥有自己的完美酒窖。而另一方面,柔和一些的年份葡萄酒则可以在比较年轻的时候饮用,你甚至不需要将它们送往专业的酒窖进行贮藏。

我们倾向于认为,一款年份红葡萄酒如果在年轻时期没有强劲的单宁,便不会有很好的陈年力,而我日前经历的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说明这未必是正确的。

勃艮第葡萄酒专家兼葡萄酒大师莎拉·马什(Sarah Marsh)在金丘产区酒农的鼓励下,还在继续她对成熟勃艮第葡萄酒的系列平行品鉴。“可以理解他们对于其顶级葡萄酒在人们家里以及餐厅里的消耗速度的沮丧”,她如此描述这些酒农。她决定从2000和2001年份的37款红葡萄酒入手,对这些成熟的红葡萄酒做一个年度品鉴。酒农们捐献了一些精挑细选的葡萄酒,主要是一级园,也有一些特级园酒,由一些我们这样的酒评家以及侍酒师和勃艮第葡萄酒零售商在伦敦酒商Goedhuis处品鉴,他们以此希望鼓励更多的人陈放优质勃艮第葡萄酒。

Sarah Marsh

2000年最初被认为是一个白葡萄酒的年份,但因为那年葡萄产量大而被略微存疑,这是我为JancisRobinson.com网站做过详细研究的第一个年份,而且我一直喜欢这一年份的红葡萄酒,尤其是但绝不仅是夜丘(Côte de Nuit)产区出的那些红葡萄酒,它们没受到那年9月中旬的暴雨影响。

接下来的2001年出现了相当多的葡萄腐烂,第一次使分拣台变成了必须。这年的雨水也很多,沃尔奈(Volnay)产区遇到了冰雹,条件最差的那些葡萄园里的未成熟问题也很显著,这一年总是被描述为相对艰难的一年,经常是因为单宁没能完全成熟。

今年一月最后一天我们品鉴的22款2001年份的红葡萄酒中,有10款特级园葡萄酒,其余的大多是一级园葡萄酒。即便经过了在瓶中的这些时间,单宁的咀嚼感在几乎所有这些2001年酒款中都还是非常明显。在最好的酒款中,仍还剩有足够多的果味盖过单宁,但是一些酒款缺少绵长的、令人愉快的余味,而这是人们对于一瓶价格超过150英镑的勃艮第葡萄酒的期望。

2000年份的15款红葡萄酒表现得更优雅,整体上饮用起来更令人愉快。我像其他酒评者一样,从来没有期望2000年份的葡萄酒可以如此持久。诚然,在一些2000年的酒款中,果味已经开始让位于酸味,一些2001年的酒款也有点太酸而且单宁很明显。,但是,有一些真正高品质的酒款,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产区J F Mugnier的爱侣园(Les Amoureuses)还是让人感觉到纯粹的享受,这位酿酒商毫不掩饰其努力让他的葡萄酒在年轻时就可以饮用,因为他知道现代的葡萄酒收藏者多么缺乏耐心。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赠送给本次品酒会的37瓶酒因为太过稀有所以都没有备份酒,其中的2瓶由于软木塞污染,不得不被舍弃。会后谈论起这次品酒会,Sarah对这个受污染比例做出了积极的评价,认为“还不错”。但是,如果我为一瓶2000年或2001年的勃艮第一级园或特级园红葡萄酒按现价支付了150多英镑,我肯定会非常生气的。

这次的品酒会证明了,勃艮第优质葡萄酒确实值得陈年——即使对于一个像2000年一样“柔和”、“早熟”的年份也是如此。但是如果这些葡萄酒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都能带来饮用的愉快,那么就更好了。

2000和2001年份最佳勃艮第红葡萄酒推荐

这些酒在我的打分中获得了至少18分(满分20),值得指出的是,极少有一款酒两个年份都被选中。

一级园

Comte Armand, Pommard, Clos des Epeneaux 2000 / 2001
J-F Mugnier, Chambolle-Musigny, Les Amoureuses 2000 / 2001
Humbert Frères, Gevrey-Chambertin, Petite Chapelle 2001
Bouchard Père et Fils Beaune, Grèves Vignes de L’Enfant Jesus 2000

特级园

Dujac, Clos St-Denis 2001
Rossignol-Trapet, Latricières-Chambertin 2001
Armand Rousseau, Clos de la Roche 2000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In praise of lighter vintages >,发布于2018年2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亚男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