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回归正路的圣埃美隆

今年(2018年)在泰晤士河畔索思沃尔德镇(Southwold-on-Thames)举办的波尔多葡萄酒品鉴会上发生了一件引人关注的事情。

多年以来,一群葡萄酒经销商和葡萄酒作家每年都会聚在萨福克郡的海边小镇,对陈年三年多一点的最具代表性的波尔多葡萄酒进行“平行”品鉴。现在,品鉴会在伦敦高档葡萄酒经销商Farr Vintners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办公室内进行,和以前相比,虽然新鲜空气少了些,但我们这些参加者的碳排量也减少了。

每年,我们按产地对200多款葡萄酒进行单盲(Single Blind)——即知道每一轮有哪些酒,但不知道哪个杯子里是哪款酒。从我记得的时间起,几乎每年最令人失望的都是圣埃美隆产区的葡萄酒。

圣埃美隆是波尔多所有产区里现代化程度最激进的一个——我的意思不是指被改良,而是借用时髦的话来说,被包装。在本世纪初,当地800多家酒庄(其中许多本来也就只比农舍大一点)中相当一部分被投资人收购,他们的目的明显是为了从美国评论家那里获得更高的分数。这通常意味着要聘用精通酿造浓郁、吸引人的葡萄酒的顾问,这样的葡萄酒常带有明显的甜橡木味,在某种程度上更像典型的纳帕谷葡萄酒那样芳香浓郁,而不是呈现出圣埃美隆的多样风土。

传统的圣埃美隆葡萄酒主要以丰满的梅洛(Merlot)而非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酿制,所以一直偏甜,肯定比梅多克葡萄酒甜一些,充满了李子和水果蛋糕的果香,而且因为混合了一定比例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而常带有树叶气息。陈年后,葡萄酒颜色变淡,呈现出更复杂的更具动物性的味道,有时甚至有红肉香气。

但是高度现代化的圣埃美隆葡萄酒却与此迥异。陈放多年仍保持深色、浓郁,很少能将甜度、酒精度和橡木味融合得令人满意。最后的葡萄酒似乎经常因为过度萃取葡萄而有过多干涩的单宁。

几乎在每次索思沃尔德品鉴会上我们都得出结论:毗邻圣埃美隆的波美侯产区的葡萄酒同样以梅洛酿制,却比圣埃美隆更成功、更吸引人,质感更柔和,香气更怡人。这可能是因为波美侯产区的大部分酒庄数十年或几代以来都未易主。这个产区比圣埃美隆小得多,却以柏图斯酒庄(Petrus)和里鹏酒庄(Le Pin)酿造的波尔多最贵的两款葡萄酒为荣,所以波美侯葡萄酒因其稀少和魅力而价格上涨。因此不需要按模式改造它,而且不同于圣埃美隆产区的是,高调到访波美侯产区的有钱人要少得多。

2018年3月,我们品尝了239款2014年的葡萄酒,包括三款圣埃美隆和两款波美侯葡萄酒,在我有生以来的记忆中,前者第一次胜过后者。圣埃美隆的葡萄酒绝对变得柔和了,特别是最有名的那些。以前的圣埃美隆葡萄酒尝起来总有过度萃取的感觉和明显的酒精感觉,现在这种感觉弱了一些,变得更协调且更有表现力。比较贵的一些喝起来更像勃艮第葡萄酒,融合了香甜和通透,这也是罗特波夫酒庄(Ch Tertre Roteboeuf),这个圣埃美隆名副其实的异类,多年以来通过在葡萄园而不是酒窖里力图实现的。

相反,波美侯葡萄酒好像缺少了它们惯有的吸引力和丰厚感。诚然,2014年的天气令右岸的圣埃美隆和波美侯地区的酒农的日子非常难过。波美侯老色丹酒庄(Vieux Château Certan)的Alexandre Thienpont在2015年介绍期酒时告诉我:“8月底时,我们以为遇到如同1963年一般的灾难。”不合时宜的降雨和特别凉爽的夏天使得右岸的梅洛含糖量更高,表皮更薄,所以在那年得天独厚的秋季延长回暖中,这些葡萄没能像左岸的赤霞珠那样受益良多。2018年的索思沃尔德品鉴会上最好的葡萄酒是来自梅多克北部地区的圣于连(St-Julien)、波亚克(Pauillac)和圣爱斯泰夫(St-Estèphe)以及甜白葡萄酒。

所以,总的来说,右岸以梅洛为主的葡萄酒比往年更柔和一些,这并没给波美侯带来什么好处,可能仅仅提升了圣埃美隆那些顶级葡萄酒。但是我不认为圣埃美隆葡萄酒的新特点完全归因于2014年的天气。有明确迹象表明夸张的葡萄酒正在过时,同时谢幕的还有二十世纪末期的车库酒现象,即一个新的酿酒人买几排葡萄藤,然后在他的车库里酿出一个超级品牌葡萄酒。技术最好的早期车库酿酒人,如瓦兰德鲁酒庄(Ch Valandraud)的Jean-Luc Thunevin,已经把他们酿的葡萄酒合并到酒庄里了,还入选了圣埃美隆十年左右进行一次的酒庄分级。

备受宠爱的柏菲酒庄(Ch Pavie)在新主人Gérard Perse接任后的头几个年份的葡萄酒曾受到争议,但现在酿造的葡萄酒十分平衡,以风土主导,风格与早期大相径庭。

圣埃美隆中世纪小镇这个旅游胜地发生的另外一个更引人关注的变化是那儿的葡萄酒地图。新的投资人,或许带着不同的目的,源源不断地涌入小镇后面以沙质、粘土和沙砾组成的高原以及小镇下面难以觅寻的石灰岩坡地。截至2008年,香港商人Peter Kwok在圣埃美隆拥有至少三个酒庄(在波美侯还有三家):贝勒芬(Bellefont-Belcier)、欧碧颂(Haut-Brisson)和克里斯托弗酒庄(Tour St-Christophe)。凭借在俄罗斯做运输积累的财富,Andrey Filatov聘请获奖建筑师Jean Nouvel把从前朴素的格拉斯城堡(Château La Grâce Dieu des Prieurs)改造为一个俄罗斯艺术馆和一些迥异于圣埃美隆传统的酒窖,而LVMH集团最近对圣埃美隆一级庄白马酒庄(Château Cheval Blanc)的重修做得非常出色。

保险公司也来到了右岸,弗朗克酒庄(Ch Fonroque)的所有者以及最近的卓龙梦特酒庄(Ch Troplong Mondot)的出售就是例证。现在这些交易被冠名为合并(详见下文)。目前正是入手右岸不动产的好时机。

当初,圣埃美隆那些小农户在二战后复兴了中世纪的兄弟会——圣埃美隆骑士会(the Jurade de St-Émilion),并且满意地看到纪龙德河对岸梅多克产区的大户们也跟着做起来(两边的人都身着红色天鹅绒长袍),而如今,圣埃美隆可能不再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了。但是我确实认为圣埃美隆越来越多的酿酒商们,不管是新的还是老的,现在好像都走上正路了。

圣埃美隆酒庄的合并

那些最具野心的经营者中的许多人最近纷纷并购了相邻的地块,目的通常是扩大一个著名庄园名下的葡萄园面积。下面是一些有名的并购,列在前面的是主庄园现在的名称。

欧颂酒庄(Ch Ausone)
克洛克酒庄 (Ch La Clotte)

宝雅酒庄(Ch Belair-Monange)(由利布尔讷的J P Moueix所有)
之前是碧豪酒庄(Ch Belair)、玛格莱娜酒庄(Ch Magdelaine)和 玛德莱娜酒庄(Clos La Madeleine)

卡农酒庄 (Ch Canon)(由拥有夏奈尔和左岸二级庄——鲁臣世家庄园Ch Rauzan-Ségla的家族所有)
玛塔酒庄(Ch Matras)和贝尔立凯城堡(Ch Berliquet)

达索酒庄(Ch Dassault)
菲力苏酒庄(Ch Faurie de Souchard)和天美古堡(Ch Trimoulet)

昆图斯酒庄(Ch Quintus)(由Dillon家族所有,该家族还拥有左岸一级庄——侯伯王庄园 Ch Haut-Brion)
之前是道卡伊酒庄(Ch Tertre Daugay)和拉若斯酒庄(Ch l’Arrosée)

苏塔酒庄(Ch Soutard)
小富苏酒庄(Ch Petit Faurie de Soutard)

老托特酒庄(Ch Trottevieille)
贝尔卡堡(Ch Bergat)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St-Émilion calms down >,发布于2018年3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萍
校对 | 李亚男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