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勃艮第白的最大对手,原来是新西兰?

我认为新西兰人最该引以为豪的白葡萄品种并非长相思,而是霞多丽,此前我的这一理论得到了证实。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场“长相思热”在新西兰南、北岛掀起,甚至连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市场都被它们占领了,澳大利亚人把它们称为“Sauvalanche”。或许新西兰的长相思是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但无人可以指责其精致的风格且适宜陈年。

然而,从最近一场对库妙河酒庄(Kumeu River)自2007年以后所产的霞多丽和同时期一些最优质的勃艮第白葡萄酒的盲品会可以看出,至少出自这个奥克兰(Auckland)市区外的顶级酿酒商的新西兰霞多丽毫不逊色。至于价格方面,新西兰霞多丽赢得毫不费力,它们的价格只是那些勃艮第白葡萄酒的几分之一而已。

库妙河葡萄酒的保税价格从每12瓶140英镑到220英镑左右,而勒弗莱酒庄(Domaine Leflaive)的2012年份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Montrachet)村庄级酒和2007年份普利尼-克拉维蓉(Puligny-Clavoillon)一级园葡萄酒的价格分别为每箱700英镑和1400英镑左右;拉芳酒庄(Domaine des Comtes Lafon)的2007年份默尔索(Meursault)葡萄酒价格为700英镑,杜鲁安酒庄(Drouhin)的2007年份Puligny Pucelles价格同样是700英镑左右。

奥克兰与西班牙南部纬度相同,不太像一个能产出可以媲美勃艮第白葡萄酒的细密、晶莹、缓慢释放的葡萄酒的地区。但是库妙河酒庄的葡萄园位于奥克兰西北市郊,受到东西两面海洋的影响,温度凉爽,夏天多云。“对我们来说,30ºC就已经是非常炎热的天气了,因此酒的酸度很高”,库妙河酒庄的酿酒师Michael Brajkovich这样说,他也是这儿第一批被评为葡萄酒大师的非英国人。

尽管葡萄园每三年左右就会遭受一次霜冻灾害,但是相比步步紧逼的城市化,气候对于这个家族产业来说并不算是最大的威胁。Brajkovich家族自己拥有Hunting Hill和Maté’s两个葡萄园,其中后者以其已故父亲之名命名,两个葡萄园均由Michael的兄弟Milan管理,所以想必是有保证的。但是电影制作人Tim Coddington及其夫人Angela要出售以他们名字命名的葡萄园,而Michael自2006年以来一直用这个葡萄园所产的葡萄酿造一款单一葡萄园霞多丽。而且令人担心的是,其他周边的一些小葡萄园主也可能受此诱惑抬升这儿土地的价格,这些小葡萄园所产的葡萄都用来酿造最基本款的Kumeu River Village葡萄酒。

品鉴会由精品葡萄酒贸易行Farr Vintners的所有人Stephen Browett主办,他自从1990年初次到访新西兰后便一直售卖库妙河葡萄酒。Michael的兄弟Paul Brakjovich因销售事宜恰好在伦敦出差,因此也参加了盲品会,但为了避免他对自己的葡萄酒的打分(都是满分20分)影响我们,他只好保持沉默。

品鉴按葡萄酒年份进行了四轮——2012、2010、2009和2007年,每轮有五至六款酒,我们14位葡萄酒专业人士品鉴了这些酒,其中库妙河葡萄酒除了2009年份以外在每轮均获得了总分最高分,Maté’s Vineyard 2009以0.7分低于Bouchard Père et Fils’ Meursault Perrières 2009,这些葡萄酒品尝起来好像比勃艮第白葡萄酒年轻得多,很多人认为它们应该达到了特级园葡萄酒的水平。

Hunting Hill葡萄园整洁干净的状态

我们几乎在每轮盲品中都品对了库妙河葡萄酒,只是在2009年份那轮中由于紧密的Lafon Meursault导致了一点不确定性。库妙河葡萄酒脱颖而出的原因是因为它们普遍酿造得更好,更加精致、复杂,可能只是因为Brajkovich家族的人更努力吧。但令人感到震惊的不是这些相对便宜的新西兰葡萄酒出色的表现,而是一些勃艮第白葡萄酒的状态。

Laguiche Chassagne Morgeot 2010也带了一丝汗湿袜子的味道,而这款酒的价格超过每箱500英镑。Girardin Meursault Narvaux 2009在杯中就氧化了。五款2007年勃艮第白葡萄酒中的三款已过了最佳适饮期,尤其是最贵的Leflaive Clavoillon,已毫无生机。最近我在爱尔兰科克(Cork)附近的Ballymaloe参加了一个晚宴,有幸品尝了两瓶Leflaive Pucelles 2007和一瓶Leflaive Chevalier-Montrachet 2007(零售价在每瓶400英镑左右),这些酒都是从普利尼-蒙哈榭的酒庄直供的。三瓶中仅有Pucelles的一瓶酒还足够清新,适合享用。

相比之下,库妙河的每一款酒都极其清新,显然还有一长段适饮期。Paul Brajkovich声称他的单一葡萄园2004年份霞多丽在第12年时达到最佳状态,他还说2010和2007两个年份的酒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甚至都没去品尝那款Niellon village Chassagne-Montrachet 2012,因为它明显已被软木塞污染了。所有这些勃艮第白葡萄酒和新西兰葡萄酒新秀之间的一个主要差异就是库妙河葡萄酒自2001年起就完全改用螺旋塞了,他们在那之前从美国召回了600箱被软木塞污染的1998年份的霞多丽。

对于我们这些葡萄酒爱好者的一个好消息是,尽管2010年对于新西兰霞多丽来说明显是一个极佳的年份,但是2014年份的霞多丽将是最佳年份葡萄酒,并将于明年投入出口市场。库妙河葡萄酒通过Boxford Wines和Farr Vintners进口到英国,通过Wilson Daniels进口到美国。盲品会后,我们品尝了库妙河2013年份所有的霞多丽葡萄酒,这年的酒产量小、清爽但让人印象深刻:占库妙河霞多丽大约一半产量、细密的Village混酿葡萄酒;占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产量、紧致的Estate庄园葡萄酒,木桶发酵,葡萄来自于五个不同的葡萄园;甘美早熟的Coddington Vineyard;强硬的Hunting Hill,也被Farr称为新西兰的普利尼(Puligny);以及晚熟浓郁的Maté’s Vineyard。

多年以来,新西兰的霞多丽一直都像处于荒野中,葡萄种植者们被鼓动拔掉它们给更受欢迎的长相思让道。但诸如Bell Hill、Black Estate、Felton Road、Fromm、Millton、Mountford、Neudorf、Pegasus Bay和Pyramid Valley等酒庄坚定不移,决心向人们证明新西兰是这个勃艮第白葡萄品种的骄人的家园。酿酒师Hugh Crichton在Vidal也贡献了几款特别出色的霞多丽葡萄酒。

值得指出的是,尽管在这次由伦敦最重要的精品葡萄酒贸易商组织的品鉴会的当日,包括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在内的几家波尔多酒庄发布了他们2014年份期酒,但我们一次也没有讨论过波尔多葡萄酒。

推荐酒款

Kumeu River, Hunting Hill Vineyard 2013
Kumeu River, Maté’s Vineyard 2013
Kumeu River Estate 2012
Kumeu River, Coddington Vineyard 2010
Kumeu River, Maté’s Vineyard 2009
Kumeu River, Hunting Hill Vineyard 2007

Jean-Noël Gagnard, Chassagne-Montrachet Boudriottes 2010
Fontaine Gagnard, Chassagne-Montrachet Vergers 2010
Domaine Comtes Lafon Meursault 2009
Drouhin, Meursault Perrières 2009
Jean-Philippe Fichet, Puligny-Montrachet Referts 2007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op Kiwi v white burgundy >,发布于2018年5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亚男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