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杰西斯·罗宾逊:2017年的勃艮第,烟雾拯救了葡萄?

上个礼拜金丘产区(Côte d’Or)的葡萄种植者们似乎异常开心,历经了连续七年由于冰雹、霜冻、霉腐菌和讨厌的病虫害而造成的萎缩减产,2017年勃艮第的葡萄收成可谓是一个丰有之年。正如默尔索(Meursault)和沃尔内(Volnay)村的拉芳酒庄(Domaine des Comtes Lafon)的Dominique Lafon 所表露的那样“终于, 我们可有酒卖了。”

这一年让人满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因为这丰收不单单拜大自然所赐, 还有葡萄种植者们自身的作为和努力,虽然2017年整个法国葡萄收成普遍低产,但他们亲力亲为地向人们证明了勃艮第产区的确是个特例。 (可点击这里参阅Gavin Quinney的波尔多2017年份报告,了解这年同样天气状况下波尔多产区的情况。)

从产量而言,2016年对于勃艮第来说是个灾难性的年份。2015/16跨年间的冬季和早春特别温和,导致葡萄藤的生长早于常年,当年四月底时,勃艮第金丘产区中心地带的大片葡萄园就已经遍布芽苞了,预示着2016年的丰产。但是就在4月27日的凌晨,北极气团形成强降雨之后造成了异常低的气温,导致拂晓前的潮湿重雾在葡萄芽苞上形成了霜晶,而当太阳升起时,这些晶体便充当了放大镜,使得晶体覆盖下的芽苞被阳光致命地灼烧了。

2016年这场异常晚至的霜冻是该地区自1981年甚至可能是自197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场霜冻灾害。这年勃艮第产区的葡萄收成如此之低,以至于在金丘产区占主导地位的小型家庭类葡萄酒庄中许多家都面临了相当大的财务压力, 特别是那些曾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深受冰雹灾害重创的酒农们。

奇怪的是,霜冻似乎和冰雹一样也是选择性地降临到某些区域。莫雷-圣丹尼(Morey-St-Denis)村相对毫发无损,而其毗邻的热夫雷-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特别是香波-蜜思妮(Chambolle Musigny)则遭受了高达70%的收成损失。霜冻损毁的都是葡萄园东向的“黄金坡地”区域, 自南部夏瑟尼-蒙哈榭(Chassagne-Montrachet)的白葡萄园区开始,向北一直到第戎的郊区。而且不同寻常的、尤其是经济上让人苦不堪言的是,通常受霜冻影响最严重的是坡底那些经济价值最低的平坦地块,而此番却重创了坡地上那些堪称金丘明珠的一级园和特级园。

顺带提一下,如此条件下出品的2016年份酒貌似相当可期,但还是待我多方细品之后,再予以详叙。

2017年勃艮第的葡萄园又复现了暖冬之后早春园里葡萄快速生长的景象, 然后, 就在宿命般的2016年四月末那天的第二天,即2017年4月28日,预报那天将有异常且可能致命的凌晨低气温,在此两天前,位于伯恩的原产地葡萄酒组织BIVB就发出了霜冻预警,酒农们无不忧心忡忡于另一个惨淡的收获季,而这将会是连续第八个歉收年。

搁在过去的日子里, 他们或许只会各自从自家酒窖里开一瓶藏酒,借此驱散一下灾难天气造成的愁云。而今天的勃艮第与过去的一两代相比,却是一个更为互助合作的社区。每一个村子里都有几个精力充沛的酒农,给左邻右舍打电话,鼓励大家采取主动的抗霜冻措施。

这些防御措施包括调置大量成捆的稻草摆放在葡萄田中合适的位置,并在黎明前点燃草杆,这样一方面提高了田间温度,同时燃烧形成的烟雾可以保护葡萄芽苞,避免阳光灼烧。一些人在葡萄园里燃起了巨型蜡烛,这为摄影爱好者们提供了绝佳的创作素材。在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Montrachet),村里的旗舰代表酒庄——Leflaive酒庄的团队紧急联络各个邻居,征求集资租用直升机, 通过循环搅动霜冻空气来提高田间的环境温度。用Leflaive酒庄负责人Brice de La Morandière的话来描述:“那简直就是一场梦幻作业,短短十分钟内, 温度从零下提升到了零上一摄氏度。”

租用的直升机盘旋在幅员25公顷的珍贵葡萄园的上空,这些可是出产世界上最知名、最贵的干白葡萄酒的一级园和特级园,这样的行动必须是合作性质的,因为金丘地区的葡萄园是由一小块一小块分属于不同所有人的条状田块组成的。

然而直升机救助方案并非长远之计,该地区仅有的三架直升机,也只能拉开个救援的序幕。而燃烧草杆产生的浓烟弥漫到坡底的道路上构成了交通隐患,人们担心下回警察可能会禁止燃烧草杆了。

暖冬和由此引发的霜冻灾害在勃艮第似乎正成为一种常态。架设风力涡轮机是一种可能的方案。风力涡轮机在纳帕山谷已有时日且颇为常见,在金丘的葡萄园区已有一两个了,通常会架在地势低较平坦的地方,比如上图所示在莫雷-圣丹尼(Morey-St-Denis)东部的一个。但要安装足够多的鼓风机必将花费不菲,而且还将严重破坏这个地区自中世纪以来保留至今的优美风景。

金丘北边的夏布利(Chablis)已深受可怕的霜冻危害多年,所以这里的葡萄种植者们或许是世界上最有经验抗击霜冻的人了,其中许多庄主安装了洒水设备, 这样可以在花蕾外面形成保护性的光滑的冰茧罩。而在 2016年, 夏布利遭受了霜冻和冰雹的双重打击。

2017年的收成有加也带来了一件好事,在如此大有之年(笔者注:据传对于某些管理得不那么好的葡萄园而言,这一年的收成真是太好了),已饱受近期价格上涨抨击的勃艮第葡萄种植者们,或许会觉得没什么必要在18年一月份发布2016年份葡萄酒的价格时再涨价了。

在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ée),28岁的Mathilde Grivot作为从父辈接班的新一代葡萄酒农,对远程酿酒管理富有经验,这次燃烧草秆举动所表现出来的合作精神令她感动不已。当日,大家清晨4:30就在村广场上集合,然后前往被指派的各个岗位各司其职。

但Mathilde像大多数希望继续家族已有几个世纪之久的酿酒传统的同行们一样, 真正令这些金丘的酒农们担忧的是一个新现象,即外来亿万富翁们正在收购该地区那些最有名的酒庄。仅在无霜冻危害的莫雷-圣丹尼(Morey-St-Denis)村,最大的两家酒庄现在分别被互为竞争对手的法国企业巨头Bernard Arnault和François Pinault拥有。LVMH在2014年收购了Clos des Lambrays,Pinault的Artémis 集团上个月底宣布,他们从Louis Roederer香槟品牌的Rouzaud家族手中拿到了 Clos de Tart 葡萄园。

问题的症结在于勃艮第的酒庄大都为家族各系多位成员所共有,而其中许多成员并不直接从事葡萄酒生意。高扬飙升的地价(笔者注:据说Pinault支付了每公顷3000万欧元)鼓动着许多远房表亲游说出售家族皇冠明珠般的葡萄园,这就是最近Pernand-Vergelesses村最好的酒庄Bonneau de Martray被卖给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美国老板Stan Kroenke的背景。

2003年从J P Morgan 回到沃尔内(Volnay)家族葡萄酒庄的Guillaume d’Angerville怅惘地表达道:“地价如此高昂,使得本地的家族酒庄无法参与竞标,更为严重的是,这削弱了家族的纽带凝聚,又会进一步导致更多的家族酒庄被出售。若此趋势继续蔓延,恐怕我们的灵魂也即将丧失。”

2014年份夏布利一级园酒款推荐

夏布利产区2014年的收成相当良好,加之2016年的霜冻和冰雹灾害,使得目前库存藏酒正在日趋渐少。 这些一级园的出品在未来十年会继续其陈年潜力。而2015年份的出品往往更加柔顺且易于熟化。

Jean-Marc Brocard, Montée de Tonnerre
Jean-Marc Brocard, Vaucoupin
Chanson, Fourchaumes
Daniel Dampt, Côte de Léchet
Bernard Defaix, Côte de Léchet
William Fèvre, Vaulorent
Long Depaquit (Albert Bichot) Vaillons
Moreau Naudet, Montmains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Burgundy 2017 – when smoke saved grapes >,发布于2017年11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方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