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救救西班牙的老藤酒吧!

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擅长数据收集。该组织最近发布了一个关于主要产酒国及其种植葡萄品种的对比,结果令人震惊。比如,意大利的当地品种可谓丰富至极。当地种植最多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仅占全国葡萄种植总面积8%;四分之三的葡萄种植量中包含了80个不同品种。法国最普遍种植的葡萄品种是美乐(Merlot),但也只占其葡萄园总面积的14%。

但在西班牙,这另一世界级产酒大国,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西班牙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葡萄种植区域,43%的葡萄仅由两个品种构成:丹魄(Tempranillo)和阿依伦(Airén),数量几乎一样。这的确十分异常。尤其是加尔纳恰(Garnacha)和一度雄霸西班牙葡萄园的深色葡萄品种博巴尔(Bobal),这两个品种如今各自仅占全国葡萄产量的6%。

浅色皮的阿依伦,多用于制作白兰地,数十载来被认为是世界上种植最多的品种,至少是种植面积最为辽阔的品种。葡萄园面积是最容易测量的品种数据——无需清点葡萄藤,更不必说每年变化极大的葡萄酒产量。一部分是因为阿依伦是拉曼查平原(La Mancha)的特色品种:在极度干燥的郊野上,葡萄必须种得非常疏散,以便充分利用土壤中那极少的水分。

不久之前,加尔纳恰还是西班牙种植最多的用于酿造红葡萄酒的葡萄品种。可能正因如此,西班牙的葡萄酒生产商们似乎从未给予它应得的尊重。丹魄是里奥哈(Rioja)和斗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这两个西班牙经典红酒产区的主要品种,自然被世人认为优于加尔纳恰。但正如我下周即将阐述的那样,丹魄也确实造就了无数优秀且适宜陈年的里奥哈酒。丹魄这个名字源于temprano一词,在西语里为“早”之意,意味着它比加尔纳恰成熟地更早——在夏日气温上升之前,这无疑是非常有利的;而且她更易成功开花,从而得到不错的收成。用笼统的、比较直白的法式说法来说,丹魄可以产出类似波尔多红酒架构的酒;而加尔纳恰酒颜色更淡,味道更甜,在法国东部从勃艮第到南罗纳河整个弧形地带均有种植。

葡萄藤枝干疾病正在危害着全球的葡萄园,而加尔纳恰的另一特性便是对该病害的抵抗力,这也意味着此种类葡萄藤的平均年纪会相对大一些。老藤若小心照料,一般会产出比年轻藤更有趣且更浓郁的酒,只是产量较小。产量降低加上由来已久的不受重视,这大概是西班牙葡萄种植者欣然接受欧盟提供的葡萄藤拔除津贴的原因吧,而后者意图以此来抑制欧洲过剩的葡萄酒生产。这大概能部分解释加尔纳恰种植的急剧减少吧。

澳洲的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加利福尼亚和南非均已出台重视及保护老藤的新方案。如果西班牙在更多老藤消失前也能如此组织就好了。

在佩内德斯Penedès照料老藤的照片来自AT Roca’s网站

人们认为加尔纳恰源于阿拉贡(Aragon),用葡萄酒地理术语来说,介于里奥哈和加泰罗尼亚(Catalunya)之间。当这个品种声誉跌到最低点,在博尔哈(Campo de Borja)、卡拉他尤(Calatayud)、卡利涅纳(Cariñena)这样的阿拉贡产区找到超值的老加尔纳恰藤葡萄酒就变得相对容易。

然而,由于西班牙酿酒商对加尔纳恰的观点终于出现了大范围修正的信号,价格可能会攀升。作为西班牙葡萄酒新潮流中的一部分,雄心勃勃又成熟的加尔纳恰酒不仅大量涌现在阿拉贡以及相邻的纳瓦拉(Navarra),甚至在西班牙最经典的葡萄酒产区里奥哈,加尔纳恰亦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在纳瓦拉,加尔纳恰一直是酿造深色桃红葡萄酒的主要品种。

马德里西边的格雷多斯山脉(Gredos Mountains)是一个备受推崇的葡萄酒产区,它给加尔纳恰贴上了时尚的标签。老藤、极低的产量、当地的板岩和片岩造就了极为细致、通透而优雅的葡萄酒,与勃艮第葡萄酒几乎别无二致。领头生产商有:Bernabeleva、Comando G、 Daniel Goméz Jiménez-Landi(现已从旧Jiménez-Landi家族企业独立出来)、Marañones以及巡回各地的Telmo Rodriguez。

上图是Fernando Mora在他的一个葡萄园中,他喜欢用加尔纳恰老藤来酿造Frontonia标的酒,因此据点设在了阿拉贡。不久前在西班牙,他略带愤怒地对我说:“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加尔纳恰,但格雷多斯的更出名。”他习惯了挑战。十年前,这位25岁的机械工程师开始了他的葡萄酒酿造实验,虽无经验,但决心满满,据他说,主要是有妻子的支持。在汲取整个葡萄酒世界的知识后,他最终成为了一名全职酿酒师,并在去年以创纪录的时间通过了高难度“葡萄酒大师”考试(对他而言也是一门外语考试)。他觉得相对拮据的经济条件促使他一次通过。“没过的话,我负担不起。”

他和搭档所仰仗的葡萄园朝北且海拔高。西班牙新一代酿酒师们一致挑选这个国家最凉爽的地点,以便使葡萄成功成熟。此外,同别处一样,酿酒法上体现了古法的回归。他解释说:“现在,我们为了未来建立了自己的酒庄,但我们以过去的方式来酿酒。”他又补充道:“西班牙一些最好的葡萄藤属于合作社成员,所以我们经常要和他们合作。”

我为品尝最新的格雷多斯加尔纳恰酒而在伦敦与Dani Land见面时,他提到了哈雅思庄(Château Rayas),Mora也曾提起这个酒庄,那无比澄澈又极富层次且昂贵的教皇新堡酒是他们的榜样——这让我不禁想问,为什么在那个最著名的南罗纳河产区反而没有更多的酒商想赶超哈雅思呢?

Mora观察到,“西班牙正处于一个充满葡萄酒创造力的时刻。”我非常认同,因为这个国家的酒的风格和有趣的产区在迅速增加。这不仅仅意味着加尔纳恰的复活。这还意味着新的酿酒法如陶罐酿酒法等,以及对小众葡萄品种的重新评判,包括那些在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以及葡萄牙边境的品种,十年前这两处产区在当地之外还完全不为人知。

如果国外进口商能够把这些新酒带去世界其他地方,西班牙葡萄酒的未来将会无限光明。

一些可能给人惊喜的西班牙本土葡萄

Albillo
Bobal
Cariñena (Carignan)
Garnacha (Grenache)
Godello
Graciano
Juan García
Listán Prieto
Macabeo/Viura (Maccabeu)
Mencía
Merseguera
Monastrell (Mourvèdre)
Prieto Picudo
Sumoll
Xarello

推荐酒单

Alto de Trevejos 2015 Abona (Listán Blanco/Malvasía blend)
Agustí Torrelló, Cantallops d’AT Roca 2016 Penedès (Xarello)
Mustiguillo, Finca Calvestra 2014 Vino de España (Merseguera)
Rafael Palacios, As Sortes 2016 Valdeorras (Godello)
Daniel Goméz Jiménez-Landi, El Reventón 2015 Vino de la Tierra Castilla y León (Garnacha)
Casa Castillo, El Molar 2016 Jumilla (Garnacha)
Compania de Vinos del Atlantico, Sierra de la Demanda 2014 Rioja (75% Garnacha, 20% Tempranillo, 5% Viura)
Artuke, La Condenada 2016 Rioja (80% Tempranillo plus Garnacha, Graciano and Palomino)
Dominio de Atauta, Llanos del Almendro 2012 Ribera del Duero (Tempranillo)
Demencia de Autor 2012 Bierzo (Mencía)
Torres, Grans Muralles 2011 Conca de Barberà (46% Cariñena, 29% Garnacha, 17% Querol, 5% Monastrell, 3% Garró)
Mas Doix 2014 Priorat (55% Cariñena, 45% Garnacha)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Save Spain’s old vines and Garnacha >,发布于2018年5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李亚男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