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拉菲酒庄的新女主人

从在科特迪瓦的一所监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采访囚犯撰写报道,到经营拉菲酒庄,这是怎样的跨越啊,31岁的萨斯基亚·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做到了。

萨斯基亚和心爱的猎狐犬诺拉

萨斯基亚对我说:“我从未想过在拉菲酒庄工作。虽然我曾来此度假,也会在葡萄园里工作,但我喜欢的是写作和旅行,并且走得越远越好。”她刚穿过100多公顷的葡萄园晨跑回来,葡萄园围绕着他们家族在著名的葡萄酒小镇波亚克外的波尔多一级庄。

但是两年前,当她在《纽约时报》西非办公室工作时,她的父亲埃里克·德·罗斯柴尔德(Eric de Rothschild)打电话邀请她参加一年一度的正牌酒品鉴会,正如她过去八年一直做的。这一次,父亲提醒她,最好准备好为拉菲多做些事。

改变正在酝酿。30多年来对于家族在波尔多的所有产业,一直是埃里克在主持大局,克里斯托夫·沙林(Christophe Salin)负责销售,查尔斯·谢瓦利尔(Charles Chevallier)负责酿酒,是时候让新团队来接班了。

正如萨斯基亚所说:“如果我打算做某件事,那我就真的去做,这就是我的性格。”举个例子,当她为类似于《纽约客》的法国杂志《21》(Revue XXI)撰写一篇关于关押在阿比让监狱的囚犯的故事时,她和那个囚犯共度了一个月。所以,面对这个新挑战,她开始每周在拉菲酒庄待两三天,这还得感谢巴黎到波尔多的新高铁呢。这时埃里克·科勒(Eric Kohler)也从查尔斯·谢瓦利尔手上接班过来。“我向他求教一切。”她说。

结果是萨斯基亚学会了剪枝,WSET课程学到三级,并且在乐王吉酒庄(l’Evangile)工作了近一年,这是拉菲在波美侯(Pomerol)的姊妹酒庄,她在那儿用了假名工作。“这样我一下子就全身心扑在上面了。”一年间,她专注于了解家族在波尔多的所有产业,然后从去年开始考察他们在法国以外的投资项目,包括在中国东部山东省的新酿酒厂,那儿酿的新酒还未命名,已倍受期待。

当被问到这批新酒何时投放市场时,天性爱说话的她却字斟句酌,最后吐口道:“我们希望是12个月内。”又补充说:“这很难,我们败不起,因为预期太高,但是它能帮助我们告诉中国人他们对我们有多么重要。那个地方太神奇了,有非常严格的葡萄栽培,有点像勃艮第。”拉菲选中中国东部的这块地方让葡萄酒贸易观察家们都很惊讶,那儿夏天潮湿得危险,而春天又不合时宜地干燥,好在今年的雨水还不错。

中国在拉菲近年的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拉菲是第一款在中国建立起令人膜拜的声誉的葡萄酒,这使它的价格攀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直到2012年起奢侈礼品禁令开始颁布。

但这只是拉菲历史的一个脚注而已,拉菲庄园可能早在十七世纪初期就开始种植葡萄了,萨斯基亚的曾曾曾祖父詹姆斯·德·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James de Rothschild)在1868年买入此庄园,他的英格兰女婿在此15年前买下了被他重新命名为木桐(Chateau Mouton-Rothschild)的相邻地产。最近拉菲被评为1855年波尔多葡萄酒庄分级中的“一级庄中的一级庄”,木桐酒庄在此次分级中因其价格被定为二级庄,直到1973年才在当时的庄主菲利普·德·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的重磅游说下晋升为一级庄。

萨斯基亚决定让全世界都来庆祝她家族拥有拉菲酒庄150周年,目前正在搜罗酒庄里浩瀚的资料准备汇编成书,明年出版,详述拉菲的历史,一年一页。

在酒庄几乎漆黑的地下珍藏着罗斯柴尔德家族酿造的几乎各年份的葡萄酒,据萨斯基亚说只缺三个年份的。为了帮助这本书的出版并庆祝这个历史成就,他们决定举办三场品鉴会加晚宴,每场邀请不同组别的客人——典型的罗斯柴尔德风格的国籍、身份的混合,而不仅仅是葡萄酒专业人士参加。

萨斯基亚与父母在门口送别客人,并准备欢迎来参加周末家庭晚会的另一拨客人

显然,萨斯基亚对于这三场活动的目的,与其说是为她这个新女主人做的社交铺垫,不如说是求知欲。她外貌出众,却和父亲一样喜欢新怀旧风格。我们都是盛装出席,她却没有。

在这个新角色中,她必须做拉菲的推广工作,明年她将去日本和美国,“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但这是我感觉最不舒服的一部分。”她坦率地说:“我喜欢聊葡萄酒,但是推广我们葡萄酒最好的地方是这儿。”她说这话时正在拉菲酒庄詹姆斯男爵的一间休息室里,坐在角落里一张紧包着深红色绸缎的靠背长椅上,她的耳机和苹果电脑放在一张铺了红毡布的桃花心木小牌桌上。那些在这张桌上打过牌的淑女们肯定无法想象掌管一个家族酒庄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女人。

诚然,菲利普男爵的女儿菲利萍·德·罗斯柴尔德女爵(Baroness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掌管木桐酒庄及其众多品牌长达26年,直至2014年去世,儿子菲利普-塞雷斯(Philippe-Sereys)接了班,但还是很难想象这样一位迷人优雅的女明星给葡萄藤剪枝的情景。

另一方面,对于萨斯基亚来说,她最感兴趣的是实际操作,种植栽培。经验丰富的波尔多人让-纪尧姆·普拉茨(Jean-Guillaume Prats)曾经营拉菲酒庄对面的爱士图尔酒庄(Cos d’Estournel)以及LVMH集团的全球葡萄酒业务,后被拉菲酒庄聘用接替克里斯托夫·沙林(Christophe Salin)负责商务方面的工作,萨斯基亚对此十分满意。她愉快地告诉我,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葡萄酒就是一切。当我问她普拉茨是否会剪枝时,她惊呆了,答案是他当然会。“关键是产品,我们俩都相信这一点”,她告诉我。

拉菲酒庄当时公布了他们2017年投放市场的葡萄酒的价格,价格相对合理,莫非是普拉茨在背后的原因?普拉茨精通商务,于是萨斯基亚可以将精力集中在如何使拉菲酒庄的产业尽可能地持续发展下去,这也正是消费者所希望的。

萨斯基亚告诉我,他们已为乐王吉酒庄申请有机认证,但是拉菲酒庄的蜂蜜却使他们不能在波亚克这样做,因为对常见的葡萄藤病害—葡萄金黄化病(flavescence dorée)的核准处理方法会杀死蜜蜂。这对于一个那么看重庄园里的蔬菜和花园并进行生物动力法试验的人来说真是一个窘境。

她开始思考新的策略。“每个酒庄都举办盛大的葡萄酒晚宴,但是我想转变一下葡萄酒晚宴的理念。而且我觉得放在都夏美隆酒庄(Duhart)和乐王吉酒庄是无可厚非的,只需一点助力它们就可脱颖而出。我觉得这很有趣,因为对于我这一代来说,波尔多就是这副古板、被高估作价的样子,我真的想改变这一切。当你可以品尝到陈年的葡萄酒时,你就能看到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比如我觉得知道在孩子生日时买一瓶葡萄酒,并且能够在他们婚礼时打开这瓶酒,该是最神奇的事情了。可能朋友们可以一起买酒…我家里没有酒窖,因为地方不够,但是或许人们可以共享酒窖……”她说着这些建议,我提及我知道在巴黎和英国有一些这样的选择,但当我承认提酒一般需要提前24小时通知时,她觉得有点担心。

她的同事们和她在一起好像很兴奋,其中一位高兴地告诉我:“她是那么真实。”

萨斯基亚坦言,希望在她和普拉茨掌管几年后,一切都能运转良好,这样她就能重操记者职业了。她已经出版了一部题为枫树(Érable)的小说,并且想写一本有关毛里塔尼亚奴隶制度的书,她一直在做相关研究。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Lafite’s new chatelaine >,发布于2018年6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萍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