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里奥哈的新变化

里奥哈产区现在真是顺风顺水,一边各种推陈出新,一边尽享销量持续增长,尽管它所在的国家——西班牙的葡萄酒工业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许多西班牙葡萄酒生产商最近都在抱怨他们葡萄酒的平均价格太低了,但是里奥哈产区作为西班牙领先的优质葡萄酒产区,它所产的葡萄酒在销量上占西班牙出口的DO葡萄酒,即受地理名称保护的葡萄酒的30%,但按价格计算占40%。

这个位于西班牙北部的地区几年前在声誉上遇到了一点波折,当时Artadi——这家最受人赞誉的酿酒商之一,宣布它不希望再和里奥哈有任何关联,因为这个名字没有什么价值,它既可以用在Artadi最好的葡萄酒上,也可以被自由地用在那些在超市出售的廉价的混酿葡萄酒上。

但是我要向里奥哈葡萄酒监管委员会致敬,他们对此相对快速地做出了回应。从2017年份葡萄酒开始,里奥哈葡萄酒引入了三个新的、地理标识上精确得多的类别。那些希望并且所酿的葡萄酒遵守明显严格的规则的酿酒商们可以酿造流行的单一葡萄园葡萄酒,在酒标上标示为“Viñedo Singular”。手工采摘的葡萄藤必须至少有35年藤龄,产量应相对低,这样标示的葡萄酒还必须通过品鉴测试。不得不说,设置这么高的藤龄标准真是太好了。

因为这是里奥哈,其做法很长时间以来就普及了,对于那些外购而不是自己种植葡萄的酿酒商还有一些特殊的要求。酿酒商从其特定的葡萄种植者处采购葡萄必须至少有10年。不过从长远来说,我觉得对于任何一个葡萄种植者而言,如果看到他的葡萄园的名字出现在一瓶高价葡萄酒上,应该会刺激他开始装瓶自己的葡萄酒吧。

另外两种新的地理标识类别被引入了。现在里奥哈葡萄酒酒标上可以标有村庄的名称,但有资格被这样标注为“Vino de Municipio”的葡萄酒的酿酒厂必须位于该村庄内。另外一类没有这么特定,叫Vinos de Zona,可以在酒标上标注组成里奥哈产区的三个区域之一的名称,它们是位于西边的Rioja Alta,位于北部阿拉瓦(Álava)省内的Rioja Alavesa,以及东部Rioja Oriental,这是现在的名称,和以前的名称Rioja Baja相比不那么像运输专有名词了。

这种新的对精确地理位置的聚焦对新一波的里奥哈葡萄酒酿酒商们很有利,他们中许多都是刚从种植和出售葡萄转行过来,所以很典型地都立足于一个相当小的地区。就像监管委员会的营销总监Ricardo Aguiriano最近在伦敦向我解释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有故事,而消费者喜欢故事。”

监管委员会的出口总监José Luis Lapuente也在伦敦,因为这是里奥哈葡萄酒继西班牙之后的最大市场的首都,他是来解释这些新的类别,并介绍了他们新的品牌口号,不过有点值得推敲。他坦率地承认需要改善里奥哈葡萄酒的形象,增加人们对这种已经极度普及的葡萄酒的兴趣。我记得当我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第一次写有关里奥哈葡萄酒的文章时,它在英国还是极具异域特色的,但今天在英国主要的葡萄酒电商Laithwaite’s的网站上里奥哈明显是被搜索得最多的单词,虽然Laithwaite’s在波尔多有葡萄园和一家酿酒厂,但他们销售的里奥哈葡萄酒比波尔多葡萄酒还多。

官方为了增进对里奥哈葡萄酒的兴趣而做的努力包括增加对里奥哈白葡萄酒的关注,在过去五年里,里奥哈白葡萄酒的产量从葡萄酒总产量的5%增加到了8%。我还欢喜的记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销售的里奥哈白葡萄酒,深金黄色、柔软却又炽烈,从那以后,这样的葡萄酒就很难找到了,虽然仅在1986年成立的Finca Allende专门生产这种葡萄酒,我上个月品尝的用当地的维奥娜(Viura)葡萄酿的2000年份的白葡萄酒还状态很好,以及更近之前品尝的极端传统主义者López de Heredia所酿的1999和1991年份Viña Tondonia Reserva 白葡萄酒同样如此。另一个在里奥哈历史上著名的酿酒商Marqués de Murrieta一直想重现他们以前生产的白葡萄酒的奇迹,他们家的Capellania是一款带着极其浓郁橡木味的葡萄酒,葡萄来自于极老的葡萄藤,必须在瓶中陈年几年后才开始显出其特色来。

但是除了这些特例以外,目前的焦点好像集中在更清爽、不那么与众不同的里奥哈白葡萄酒上,监管委员会2007年所做的允许用产区外的葡萄品种,像霞多丽和长相思来酿造里奥哈白葡萄酒的决定证明了这一点。去年制定的一大堆的新规定也包括了可以基于被允许的葡萄品种的下列任意组合酿造里奥哈白葡萄酒:传统的维奥娜(Viura)和玛尔维萨(Malvasia),西班牙的白歌海娜(Garnacha Blanca)、白马图拉纳(Maturana Blanca)、白丹魄(Tempranillo Blanco)、Turruntés(在西班牙其他地方叫阿比洛梅尔Albillo Mayor)和弗德乔(Verdejo),以及绝对是外来者霞多丽和长相思。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里奥哈桃红葡萄酒上。以前这种葡萄酒相当明显的酒体饱满,颜色比较深,比如我在品尝上文提到白葡萄酒时,同时品尝的López de Heredia所酿的桃红酒Viña Tondonia Gran Reserva 2000。但是,看到了普罗旺斯桃红葡萄酒的成功后,当局特意鼓励那种颜色更浅、更轻柔、最终不那么与众不同的风格。

作为重振里奥哈葡萄酒形象的一部分,甚至有人在严肃地讨论将传统工艺的起泡葡萄酒Espumosos de Calidad在陈年至少15个月后,从2019年开始销售。我在此就不复述那需要满足的14个标准了,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些葡萄酒将和那些曾经建立了里奥哈葡萄酒声誉的充满橡木味的红葡萄酒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个地区现在感觉这么有自信真是令人激动,而且看来这些做法至少有一部分是针对最近指向这个产区的一些批评的,我只是希望那些最好的传统酒庄——一般来说都是比新一波这些地理位置更精确的酿酒商大得多,古老得多的酒庄——能继续给我们提供那些非常讲究地长时间在橡木桶中陈年的混酿葡萄酒,它们是世界上最长寿的葡萄酒之一。

显然对于这些新的类别有一些来自于保守势力的抵制,特别是那些人,他们的酿酒理念不是建立在地理学的基础上,而是葡萄酒在瓶中陈年的时间长短上,他们几十年来都是从产区内各个地方购入葡萄的。他们的Reserva至少陈年三年,现在这还必须包括在瓶中至少陈年六个月,而Gran Reserva至少五年,但实际上都要比这久的多。

在此为里奥哈葡萄酒生产商们叫好,与比利牛斯山另一边的波尔多同行们形成对比的是,他们得等到其葡萄酒可以饮用的时候才销售,也欢迎新一代酿酒商们教我们认识里奥哈产区详细的地理学。

值得关注的里奥哈葡萄酒生产商

传统的里奥哈葡萄酒生产商

Bodegas Bilbaínas
Bodegas Riojanas
Contino
CVNE
López de Heredia
Marqués de Murrieta
Marqués de Riscal
Muga
La Rioja Alta

相对新的酿酒商

Abel Mendoza
Aldonia
Artadi
Baigorri
Finca Allende
Palacios Remondo
Pujanza
Remelluri
Remirez de Ganuza
Roda
Telmo Rodriguez
Benjamin Romeo
Señorio de San Vicente
Sierra Cantabria

新潮流酿酒商

Artuke
Olivier Rivière
Exopto
Basilio Izquierdo
Laventura
Paco Garcia
Juan Carlos Sancha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Rioja embraces geography >,发布于2018年5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萍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