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缅怀最受争议的 BDM 大家 Gianfranco Soldera

这篇文章写于去年6月,当时我为了更新第八版的《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再次前往意大利,并参观了 Gianfranco Soldera 在托斯卡纳的酒庄。不久前他去世的悲伤消息传来,为了纪念这位老友,我将这篇文章再次发表出来。(2019年2月21日,作者注)

自信的标志是什么?我会说,带着自己准备的米、橄榄油、藏红花、鱼、猪肉和帕尔玛奶酪前往一家最喜爱的餐厅,可能便是一个征兆。

对于可以被 Gianfranco Soldera 带到托斯卡纳南部 Colle Sant’Angelo 的 Il Leccio 餐厅,我感到欣喜不已。他是蒙塔奇诺(Montalcino)著名的酿酒师,我当然希望他可以拿出一瓶举世闻名的桑娇维塞佳酿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当然在他与当地葡萄酒协会爆发了口水战后,如今他已经将这款酒的酒标改成了简简单单的托斯卡纳干红。

当他拿出珍爱的起泡酒作为头盘餐酒时,我毫不惊讶,Casa Coste Piane的起泡酒当然是意大利产的。用 Gianfranco  的话说:“法国人擅长卖酒,但法国没有好的土壤。他们如果种土豆,会更成功吧。”

由于我们是在一家极具声望的餐厅就餐,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们当天所享受的所有食材,都是由 Soldera酒庄自己带来的。米采购自从威尼斯共和国时期就开始种植大米的 De Tacchi  家族;藏红花来自于阿布鲁佐地区;帕尔马奶酪来自于巴马附近他很钟意的奶酪生产商;三年熟的意大利咸肉和四年熟的杯型香肠都来自于传统养殖的重达250公斤的猪们;橄榄油则来自 Soldera 酒庄自己种的120棵橄榄树。放在大浅盘的用盐腌制的石斑鱼由服务生端到桌上,这条鱼自从在塞内加尔被捕捞上来,Gianfranco 就一直在追踪它的行踪,从巴黎到米兰,最终到达蒙塔奇诺。

这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会竭尽全力将其实现的男人。Gianfranco 所酿制的无与伦比的葡萄酒,我已久仰大名多年,但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参观过他的 Case Basse 酒庄,而酒庄也经历了太多事情。2012年,一位心怀不满的前员工潜入酒庄,并将6个年份(2007-2012)的酒放掉,令酒庄遭受巨大的损失,要知道,Soldera 的葡萄酒在橡木桶中陈年的时间要几乎比所有的邻居更长。现在该人已被抓捕入狱。

如今,整个酒庄都由重重的金属栅栏围绕着,到处都安装了监控,写有“您已在监控范围内”的双语标示到处都是。若要想进入酒庄,必须要打开复杂的铁锁,这并不奇怪,因为2012年酒庄损失的葡萄酒大概在好几万瓶,而单瓶售价在几百英磅。现在酒庄已经买了完善的保险,用以确保酒庄葡萄酒的安全。

Gianfranco 以前是一个保险经纪人,30年后他离开米兰,来到这个他认为是种植酿造桑娇维塞葡萄酒的完美之地,转而投身于葡萄园和酒窖的全职工作,酒庄的酒窖就如同2003年一样一尘不染。他认为位于 Tavernelle 周围略微朝南的斜坡是蒙塔奇诺最棒的一块地,这里位于雾线之上,但320米的海拔也足够低,并且常会被微风吹拂,保证葡萄能够完全成熟。

他每年不断地继续在种植葡萄上精进自己,异常注意细节,小小的办公桌已经被大量的文件挤满,每个文件夹都代表着一个新的科研项目。当他在2001年重新翻修酒窖的时候,他就保证在酒窖之上要修建一层专门给科学研究人员居住的房子。如今,酒庄那些珍贵的葡萄藤已经45岁了,并且还会继续在这里生长30年,地下水感应器和电子摄像会监控葡萄园每一个细微的动静。

一到达酒庄,他就对当地的金雀花和采收期起点的确切关系进行了演说,“植物的感知能力可以比我们更为出色得多。人类希望葡萄藤按照自己的意愿生长,但其实葡萄藤只会遵从于自己。”至于英语交流,就全靠他耐心的女儿 Monica 了。他的儿子 Mauro 在米兰工作,妻子 Graziella 可以在下面的照片中看到,她对大花园的情感,就像 Gianfranco 对他的葡萄藤一样充满痴迷和热爱,但他对妻子的爱毋庸置疑。

一两天后,在参观附近另一座酒庄时,一位年轻的女酿酒师也谈到 Soldera 酒庄,并且赞扬 Gianfranco 是一位出色的老师,一直致力于将葡萄酒知识教授给当地年轻人。我自己也知道他对于儿童慈善事业的热衷。数量很少的2010年份酒都已经被装进1.5升装酒瓶,其中的两瓶酒在伦敦的葡萄酒晚宴上为“Room to Read”非营利性公益组织筹集了80000英镑。

在办公室里,他自豪地对照图片解释着去年葡萄园工人是如何在6月份剪掉葡萄树的叶子好让阳光充分照射,因为他觉得2017年葡萄树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雨水和潮湿。我问道,他是否担心太阳光的暴晒,他笑着耸耸肩,轻快地说道,他们会将所有被晒伤的葡萄从筛选台上扔掉。Gianfranco 以完美主义著称,听说在收成不好的年份,这座本可以酿造60000瓶葡萄酒的酒庄,最终生产的量只有十分之一。

Gianfranco 对品质的要求已经到达一种极致,而且他对天气变化也很关注,这在当今的酒庄中并不常见。他的过人之处还在于拥有无比宽广的格局。他确信欧洲和美国处在一个艰难的时期,因此想要将在亚洲的销量从35%提升到60%。他对中国的品牌保护措施极为谨慎,对日本市场比较满意,同时对印度市场充满希望。当我提到由于印度的税收使它的葡萄酒市场有些疲软时,他充满信心地回应道,这只是对销量大的葡萄酒有些影响,对他的酒并没有太大问题。

他自己平常不使用电脑,但是很确信未来的葡萄酒销售都将全部线上操作,线下门店将会成为过去式。“我们必须顺应这个趋势。”可以在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急迫。他亲自挑选酒商,更青睐直接将葡萄酒卖给顾客的小公司,而不是像波尔多和勃艮第那样选择大型的葡萄酒贸易公司。

我一直好奇法国的酿酒商是否来看望过他,他不屑地说:“我不会接待他们,因为这三十年他们都在生产着毒药。波尔多和意大利托斯卡纳沿海地带生产超托的博格利(Bolgheri)是不可能生产酿造出伟大的葡萄酒的。葡萄藤需要将根部扎到8-10米深才会吸收到水分。”他说由于亚平宁山脉的缘故,意大利的地下水优于法国。他的逻辑我没懂,就像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执着于竖着酒瓶保存葡萄酒一样。

但是他所酿造出来的葡萄酒,起码每瓶我所品鉴过的都让我信服,至少,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蒙塔奇诺年份评价

BDM 价格偏高,因此想要了解这里年份间差别的最实惠方式,便是通过它的表亲 Rosso di Montalcino。Gianfranco 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酿造出这样一种酒。

2017年

这一年异常炎热且艰难,Soldera在8月27就开始早早的采摘葡萄了。

2016年

夏季较早来临,气候温暖,艰难的初夏影响了葡萄产量,但后面的天气较好,使得葡萄得以延后采收,从而挽回了产量。

2015年

这一年酿造出了经典葡萄酒,桶边试饮的样酒绝妙无比。

2014年

夏季多暴风雨,天气较为凉爽,生产的葡萄酒较往年口味更为清淡。因此精心挑选是关键。

2013年

集中度和精妙的新鲜口感美妙结合,并拥有非同寻常的陈年潜力。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Soldera – whom doubt doth not assail >,发布于2019年2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严若瑜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