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接上回欧颂与白马退出圣爱美隆分级的事件,我们将目光投向更对有对葡萄酒进行分级的产区,探寻这一做法的意义与现实。

上篇:《波尔多著名产区分级出大事了:我最好的两个会员拉黑了我!》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圣艾美隆即将到来的重新分级,又一次因众多酒庄对其葡萄酒分级正当性提出疑问,而变得喧嚣吵闹。

为什么不将这一问题交给市场,由买家用愿意为葡萄酒所支付的价格,来决定酒庄当下的地位?葡萄酒售价越高,酒庄声誉和级别越高。但以市场导向给酒庄分级也会带来许多问题。例如,当市场口味发生变化时会发生什么?拉图和欧颂两家酒庄,以高单宁、陈年演化缓慢的葡萄酒而著名,应该改变他们的酿酒方式,使葡萄酒在上市早期就能讨人欢心,并更易被理解,还是坚守传统和固有特点,酿造能捕捉酒庄相应风土和微气候的葡萄酒?口味会变化,可风土不会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庄主、葡萄园经理和酿酒师们,应该视自己为所掌管产业的守护人/保管人,还是找到市场需求,并满足这些需求的经营管理者?或许两者都是?只是在圣艾美隆,美乐种植面积的大幅增加,和对应品丽珠面积的减少,揭示出以一个企业来经营酒庄,已经成为酒庄庄主和经理们的主要共识。

葡萄酒酒庄分级理念,与当下的趋势及无法预测的口感变化相冲突。只有出现长久、且不依赖于潮流品味的要素能决定葡萄酒品质时,分级概念才会理智并可取。许多人会觉得分级到最终,是评判种植葡萄的地块。法语里没有比这更好的单词——风土(terroir)。土壤结构,相关地质、坡度、排水、风向等,都在这一广大的风土概念中。葡萄园管理、采摘时机判断、橡木桶使用决定、发酵(慢或快)过程,酒窖储酒温度,这些则是在葡萄变成葡萄酒的过程中,一些非风土的因素。即使是自然酒最强烈的拥护者也明白葡萄酒从不会,也不能仅凭自然的力量酿造出来。可人类是自然的管理员,还是自然的完善者?这一问题千百年来困扰人类的思想、经验、和实践。人为干预是对自然做出改进还是压制?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基于自然或风土(所有使酿造葡萄酒成为可能的自然因素)分级,认为作为酒农和庄主的责任,是让自然清楚、持续且真实地表达在酿造的葡萄酒中。

只有两个产区通过风土尝试过纯粹的分级:1936年勃艮第和1976年阿尔萨斯分级。在阿尔萨斯有五十一个特级园,尽管内部对分级有批评,但这一名单保留存至今。不过显然,政治考量总会在对先前未入选的酒庄再进行评比时介入。选定哪些是特级园时,风土不会给人类发送来自自然的注解!风土品质要通过在一些地块酿造的葡萄酒,经年且不断重复与其他地块比较得出经验。人类考量总会一定程度影响分级过程和结果。除了特级园外,几百个即使不是独一无二、也能酿出杰出品质葡萄酒的地块该怎么办?在阿尔萨斯有创造一级园名单的动议,可似乎没人急着想确定这份“第二档名单”。同时几乎所有人都同意51个官方认定的特级园中有一些配不上其地位,如果这些特级园能在面积上缩小一些,并允许一级园从中成立,那所有人都能满意。但这件事有发生的可能性吗?没有。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阿尔萨斯51个特级园

勃艮第葡萄园分级直到1936年才出现,这是1855年(多么有趣!这和我待会要说回的波尔多酒庄官方分级在同一年。)朱尔斯拉瓦勒博士(Dr. Jules Lavalle)发布的一份非官方,但却影响力巨大的分级81年后。这一分级明确反映出勃艮第鉴赏家们长期以来的观点。

 拉瓦勒制作了一张包含从桑特奈到第戎每一个葡萄园的详细地图,将它们分为顶级(Tête de Cuvée),一级(Première),二级(Deuxième)以及三级(Troisième Cuvée)。1936年它们被替换成特级园(grand cru)、一级园(premier cru)、村庄级葡萄酒(village wine)以及勃艮第大区级(generic Bourgogne)。勃艮第最好也是最知名的两位酒农,来自博纳丘的D’Angerville侯爵和来自夜丘的Henri Gouges,很大程度上负责这次分级。勃艮第大部分特级园很少有争议。只是,普遍认为分级中两个最大的特级园——伏旧园(Clos Vougeot)和伊瑟索(Echezeaux)——划分到的面积太大,或许它们各自只有30—35%的面积能真正配得上特级园的头衔。这在事务分类方案上属于能被原谅的“错误”。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1855年对于Alox-Corton葡萄园分级的部分内容

阿尔萨斯和勃艮第分级的一个不同之处是,一块葡萄园只有一个拥有者(在勃艮第叫独占园),在阿尔萨斯系统中不能被评为特级园。或许这是基于这一理念:一块土地的真正品质,只有通过许多不同家族,在长时间里酿造各自的葡萄酒,才能被揭示出来。这似乎又很值得怀疑,一片葡萄园即使只由一个家族拥有,长期来看,也能反映出真正的特质。勃艮第最好的三个葡萄园都是独占园:罗曼尼康帝(Romanee Conti)、踏雪(La Tache)和罗曼尼(La Romanee)。或许政治和嫉妒,在阿尔萨斯决定分级中不包含独占园时起了作用。当然,这不要紧:有经验的品鉴者知道这些没有获得评级的葡萄园中,哪些实际上具备特级园品质。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评判真正可行需凭借经验、品尝和判断。这些行为双向运作:一要理解葡萄酒酿造过程中自然所处的角色;二能将这些发现和判断传达给他人。真正的评判能校正不断波动的口感趋势和市场情绪。

波尔多1855年分级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以波尔多的风土为评判基准。这是一份酒庄/家产分级,一直以来都是关于哪座城堡已经在酿造最好的葡萄酒。划入左岸分级的城堡,葡萄酒大多都是混酿,葡萄来自围绕城堡的多片葡萄园。城堡名字就是品牌。因为分级通过波尔多酒商完成,他们密切关注酒庄多年,所以结果也反映出真正的专业性以及长期建立起的评判机制。自从过去几十年间波尔多很多酒庄所有权发生变化,“人”成为决定葡萄酒品质的首要因素。分级诞生以来的166年里,许多葡萄酒品质变化巨大。每个人都意识到一些当初评级较低的葡萄酒(多在五级和四级庄)在近三十年中已进步非凡,而有些高级别酒庄并未能保持其原有地位。市场意识和压力正向促使表现不佳者们提升品质。如果把1855年分级当作是,对于来自不同酒庄的葡萄酒潜在品质的排名,那它确实完成地相当不错。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圣艾美隆葡萄酒分级滑稽又悲剧的一面值得单独论述。这些酒庄1955年第一次分级之初似乎就有政治方面的驱动。级别分别是特等酒庄(Grand Cru)、一级特等B级(Grand Cru Classé B),以及排在最高的,一级特等A级(Grand Crus Classé A)。故意回避以数字来排序,这一1855年梅多克分级的基础。这种民主化的尝试可能顺应安抚了庄主们的索求。没有第二、第三、第四,甚至更低的第五级!不仅如此,从最开始就有每十年左右就重新进行一次分级的意图。这大概可以让酒庄保持警惕来避免降级的尴尬,并允许那些未来酿出更好葡萄酒的酒庄被包含进来。受到对打分偏颇层出不穷的投诉后,整个分级差点在2006年崩溃。法律诉讼、合法撤销等等事件,使分级成为笑话。事实上,在圣艾美隆,葡萄酒酿造和葡萄园管理上的变化,要远比波尔多其他地方来得剧烈。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酒评家们多使用百分制给那些最好的葡萄酒打分,十分不同于任何官方分级。确实,有的人认为大部分买家对分级很少或几乎没有兴趣,更多仰赖那些品质及声名显赫的葡萄酒作家们的意见。欧颂和白马,这两家最早的一级特等A级酒庄从分级中退出,就是圣艾美隆内部紧张关系的最新表现。政治和风土不应混为一谈,然而它们也从来无法被完全分割。

作者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Robert Millman

罗伯特·米尔曼

罗伯特·米尔曼(Robert Millman)于上世纪80年代初踏入葡萄酒行业。起初,他在美国最大的葡萄酒零售商之一莫雷尔公司(Morrell & Company)工作,期间他与霍华德·卡普兰(Howard Kaplan)共同创办了“葡萄酒研讨委员会”(Executive Wine seminar,EWS) 。几年后,EWS一跃成为纽约最受推崇的葡萄酒活动策划公司之一。33年以来,EWS公司组织举办了上千场大型葡萄酒活动,声名大噪。值得一提的是,EWS请到了罗伯特·帕克作为其品酒会的常驻嘉宾主持人;此外,2011年度所有品酒会的结果也均在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网站上公开发布。如今,米尔曼也到了隐退的年纪,目前他在Grapes the Wine Company担任品酒师与葡萄酒作家的职务,该公司位于纽约的韦斯切斯特(Westchester),是电商领域的领军企业。

白马欧颂为何退群?再探葡萄酒产区名庄分级背后的问题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知味君 知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