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庄

波尔多顶级干白争雄:玛歌、木桐、侯伯王、滴金谁是王者?

波尔多顶级干白争雄:玛歌、木桐、侯伯王、滴金谁是王者?

提到波尔多,人们熟悉的那些高频词汇如“五大名庄”、“拉菲”、“木桐”、“1855分级”等等几乎都是在说红葡萄酒。的确,波尔多如今的声誉建立,大多来源于宏大、雄厚的红葡萄酒。但真正的波尔多极客都知道除了干红和贵腐甜酒,波尔多的干白也是十分值得纳入囊中、甚至有时候是可遇不可求的。 4月1日周四晚,知味举办了一场波尔多列级庄干白风土品鉴会,精选了波尔多最有代表性的干白酒款。不仅涵盖“一级庄”的侯伯王、玛歌、木桐、白马、滴金,“超二级庄”有爱仕图尔、靓茨伯,还有经典名家骑士庄园和“四级庄”大宝酒庄;酒款...
继续阅读>>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传奇Didier Dagueneau英年早逝,传世长相思千古留名

2008年9月17日,卢瓦尔河谷酿酒巨匠Didier Dagueneau驾驶着飞机,随风永远的离去了。不禁让人想起《飞鸟集》中的那句“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轻狂不知疲倦。”在Didier生命的52年里,这位头发蓬松、身材高大的酿酒巨匠用极致的细节管理、忠贞风土的虔诚、不畏打破传统的果敢,塑造了卢瓦尔河谷一代传奇。他的逝世令人哑然,却又没有那么意外。生时就酷爱追风、极具冒险精神的他,大概在山谷和心间的回声中,遇见了另一个自己吧。 起源   Didier Dagueneau进入酒圈绝非偶然,1956...
继续阅读>>

有些西班牙歌海娜,竟然比Rayas还令人惊艳!

有些西班牙歌海娜,竟然比Rayas还令人惊艳!

她像我梦中风情万种的女郎,像清晨生鲜市场的清新空气,像那瓶古刹般令人沉静的香水味。她可盐可甜,是Priorat、Châteauneuf-du-Pape精致美妙的红酒,是Navarra、Tavel清新怡人的桃红酒;Banyuls、Rasteau的甜美中有她,Cava绵密的泡沫中也有她。每当想起她,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一句歌词“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她就是我爱不释手的歌海娜,甜美果香、淡雅色泽、圆润酒体、丝滑单宁,她的千般脸孔无一不是我的心头好。     西班牙之于歌海娜就...
继续阅读>>

遗世而独立,Rayas何以成为教皇新堡的传奇名庄

遗世而独立,Rayas何以成为教皇新堡的传奇名庄

享誉世界的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曾将1990年的哈雅丝(Château Rayas)描述为“我个人收藏中最珍贵的葡萄酒之一”。 “故事可以撒谎,传奇只说真相”—Château Rayas  1996年,帕克受邀参加朋友的一场生日宴,当晚的宴会上有一瓶1978年的哈雅丝和一瓶1978年罗曼尼康帝(DRC)的La Tâche(帕克心中最好的勃艮第酒之一),不到15分钟,大家杯中的哈雅丝竟一滴不剩,倒是La Tâche却“无人问津”。可见一瓶绝佳年份的哈雅丝也拥有...
继续阅读>>

巴罗洛大牌那么多,这个顽固小老头的酒庄却独步江湖!

巴罗洛大牌那么多,这个顽固小老头的酒庄却独步江湖!

巴罗洛(Barolo)作为意大利第一批成立的DOCG产区,其内名庄众多并一直以极高的质量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今天要隆重介绍的酒庄是传统巴罗洛最极致的代表,出产的葡萄酒具有浓郁的香气、优雅柔和的酒体和超强的陈年潜力,就算在百花齐放的巴罗洛,也堪称教科书式的经典。     “我不给酒取一些花里胡哨的名字,我不酿造单一园葡萄酒,我不用小橡木桶陈年,我的酒里不会出现任何法国橡木的香草风味,我是坚守巴罗洛传统的最后一批人。”老庄主近乎固执的坚持让他在酿造经典巴罗洛这条路上登峰造极。“拒绝小橡木桶,拒绝贝卢...
继续阅读>>

Echezeaux价格直逼康帝,Bizot酒庄是如何做到的?

Echezeaux价格直逼康帝,Bizot酒庄是如何做到的?

这几年涨价最快的葡萄酒产区非勃艮第莫属了,这里的风土、酒款以及酿酒理念都被奉为圭臬,今天要介绍的酒庄就是其中的一匹黑马。让我们先来看一张Wine-Searcher的截图,瞧瞧这小火箭一般的增长速度,从2016年到2020年,5年的时间,酒庄的当家酒款Echezeaux特级园价格从310美元飙升到了2096美元,涨了近7倍,直逼大名鼎鼎的罗曼尼康帝酒庄Echezeaux。说到这里,相信有不少朋友已经猜到了,今天的主角就是Domaine Jean-Yves Bizot。     除了Echezeau...
继续阅读>>

里鹏还是帕图斯,到底谁是波尔多真正的酒王?

里鹏还是帕图斯,到底谁是波尔多真正的酒王?

说到波尔多的“酒王”帕图斯(Pétrus),唯一能与之争辉的就是同样来自右岸的顶级名庄里鹏(Le Pin)了。近些年来,里鹏的价格一直与波尔多“酒王”帕图斯咬得很紧,绝佳的年份(比如1982)甚至已经反超。   “Le Pin”在法语中是松树的意思,其得名于酒庄旁边的那棵大松树。与波尔多大部分的传统酒庄相比,里鹏酒庄没有华丽的城堡,也没有悠久的历史,甚至连官方的分级名号都没有。即便如此,它仍然是波尔多乃至全世界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     里鹏出品的首款葡萄酒于1979年才正式亮相,然而才短短的...
继续阅读>>

酿贵腐甜白的滴金Yquem,何以成为波尔多仅有的超一级庄?

酿贵腐甜白的滴金Yquem,何以成为波尔多仅有的超一级庄?

2011年,一瓶1811年的滴金葡萄酒以75000英镑(折合人民币近68万)拍出,创下了白葡萄酒的价格新高。然而,这不是滴金第一次在拍卖场上大放异彩。   买家Christian Vanneque是一名法国籍的印尼侍酒师    1986年,一瓶据称是美国第三任总统Thomas Jefferson藏品的1784年滴金以56628美元(折合人民币近40万)拍出,创下了当时白葡萄酒的单瓶价格最高记录。2004年,在洛杉矶的一场拍卖会上,一瓶1847年的滴金以71675美元(折合人民币超50万)的价格再...
继续阅读>>

酒评家告诉你,为什么Dujac的这块一级园比特级园表现还要出色!

酒评家告诉你,为什么Dujac的这块一级园比特级园表现还要出色!

Ian D’Agata 伊安·达加塔 世界著名酒评家   知味葡萄酒首席科学家 2020年1月底我去参观了Dujac酒庄,顺便去参观了Gevrey-Chambertin村的一级园Aux Combottes (同时也去了Morey-Saint Denis村的一级园Monts Luisants和在旁边挨着的Clos de la Roche 特级园),在那时新冠病毒还没有袭击勃艮第,甚至当时还没有人听说过这个病毒。 Ian D’Agata与Dujac庄主Jeremy Seysses 很显然,...
继续阅读>>

Giacomo Conterno何以成为巴罗洛的至尊酒庄?

Giacomo Conterno何以成为巴罗洛的至尊酒庄?

作为经典Barolo当仁不让的领头羊,Giacomo Conterno被认为是最贵也是最好的Barolo,不仅受到了世界各国意酒爱好者的追捧,也让无数酒评家对它赞誉有加。 意酒专家、葡萄酒大师Nick Belfrage 曾在书中写到:“如果我临终可以选择喝一瓶Barolo,那我一定会选Monfortino(Giacomo Conterno酒庄的旗舰酒款)”。 世界著名酒评家、同时也是意酒专家的Ian D’agata也认可Giacomo Conterno是他心目中最好的Barolo之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