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酒

囊括21大特级园的勃艮第酒商名家,Joseph Drouhin风土档案

囊括21大特级园的勃艮第酒商名家,Joseph Drouhin风土档案

勃艮第,众多葡萄酒爱好者们心中的圣地,传承了千年的风土精神令人痴迷向往。长久以来保持着传统却不失活力的运作体系,这里有独立酒庄,有酒商,有合作社,还有独特的济贫院,共同组成了极为复杂又迷人的葡萄酒生态。   虽然独立酒庄在勃艮第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受到市场和爱好者的关注,但是酒商依然有着无法被撼动的地位。在历史的长河中,酒商曾经的印记也是无可取代的,甚至可以说,不了解勃艮第酒商,就无法真正了解勃艮第。   一开始,酒商只是从酒农处购买葡萄或者葡萄酒,然后进行陈年再装瓶售卖。而如今,大多数酒...
继续阅读>>

这些逃脱根瘤蚜大劫难的奇迹葡萄园,是否能和45年康帝媲美?

这些逃脱根瘤蚜大劫难的奇迹葡萄园,是否能和45年康帝媲美?

1945年的罗曼尼康帝被形容为康帝“失落的声音”。令人失落的原因并不是它不好,相反是因为它太好。这个以合人民币386万元的天价创下最高单瓶标准装拍卖纪录的年份是康帝原生根葡萄的遗世绝响,仅仅出品了608瓶。在那之后,康帝不得不重新种植、嫁接砧木来抵抗根危害世界的瘤蚜虫病,世上再无原生根的罗曼尼康帝了… 图片来源:Christie’s 如果在葡萄酒届提名“史上最大灾难”,那想来冠军非根瘤蚜莫属。这种来自美洲、以吸食葡萄汁液为生的蚜虫,给整个葡萄酒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阴影。当时,...
继续阅读>>

每瓶酒喝起来都是“真香”,到底是我不行,还是酒不行?

每瓶酒喝起来都是“真香”,到底是我不行,还是酒不行?

你和酒,都很行!

什么是葡萄酒的适饮期,可以被准确预测吗?

什么是葡萄酒的适饮期,可以被准确预测吗?

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事情。 入门很简单,但最后发现其实很复杂。 葡萄酒的「适饮期」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这个问题在我们初喝时好像很容易搞懂,喝几瓶,学一点知识,就已经开始充当“大预言家”高谈阔论某瓶酒到底什么时候适饮了。 但越喝,反而越觉得这个东西复杂,对自己的预测心理没底。 这就是难以捉摸的「适饮期」世界。   什么是适饮期?     说白了,「适饮期」就是,这酒什么时候喝最好喝!   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不同酒的特性不同,适饮期也是完全不同的。 由于不在适饮期的酒真的...
继续阅读>>

夏天来了,都有哪些葡萄酒清爽又好喝?

夏天来了,都有哪些葡萄酒清爽又好喝?

梅雨天还没结束,居然就入伏了!上海的小伙伴表示太难了。 面对即将持续两个月的夏日高温,作为葡萄酒爱好者的我们,是时候该思考喝点什么酒来度过这炎炎夏日了,今天我们就来一起集思广益一下吧~   起泡酒 夏日饮酒首推自然是起泡酒。 带有气泡的饮品通常都会给人一种清爽愉悦的感觉,比如人见人爱的碳酸饮料。带有二氧化碳的气泡和口腔中的酶结合生成一些酸性物质,从而带来清新的感觉。同时二氧化碳在口中气化时也会带走口中热量带来一丝清新和凉爽。   起泡酒中的气泡也有同样的功效,尤其冰镇过的酒液搭配上本身酸度较高的...
继续阅读>>

大吟酿算啥,喝过这些特殊类型才算懂清酒

大吟酿算啥,喝过这些特殊类型才算懂清酒

就像葡萄酒里面有贵腐,冰酒,香槟,黄酒,pét-nat等各种「非常规」酒款,清酒里面其实也有许多特殊品类。 这些特殊品类喝起来有趣,更是清酒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 如果不了解这些酒,哪怕你天天喝名牌大吟酿,那你也不能说自己了解了清酒。   浊酒(Nigori-Zake) 其实「清酒」这个词有时候想想还挺不准确的,因为清酒里还包括浊酒,就…一点也不清… 在清酒发酵完成后,酒液是和米混合在一起的(酒醪)。正常的清酒会把酒醪过滤掉,留下完全清澈的液体。 你肯定会以为浊酒就是不过滤的清酒吧? N...
继续阅读>>

2020全球最贵的10大西拉,第一名说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2020全球最贵的10大西拉,第一名说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最近爱喝西拉(Syrah / Shiraz)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这也难怪。 赤霞珠么,有点太标准了。黑皮诺,这涨价是不是也太快了点儿?美乐,选择有点少,好的也都是天价。 只有西拉,实力强劲,价格适宜,风格多变,可盐可甜。 今年全球最贵的10大西拉也证实了西拉的广泛风格,从法国的北隆河谷,到西拉的第二老家澳洲,再到甚至加州,榜单真的是四处开花。 *数据来源wine-searcher   10. Penfolds Grange Bin 95 南澳多产区混酿,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3965 ...
继续阅读>>

酒神的传人有多好?勃艮第超级名家Méo-Camuzet品鉴后记

酒神的传人有多好?勃艮第超级名家Méo-Camuzet品鉴后记

亨利·贾叶(Henri Jayer),一位被葡萄酒爱好者们称为“勃艮第之神”的酒农。自从2006年仙逝之后,他的存世遗作不断在拍卖会中创造纪录,甚至远超同年份的“酒之至尊”罗曼尼康帝。2018年6月,贾叶的家人拍卖了酒窖里剩下的最后一批藏酒,一瓶Cros Parantoux一级园的平均成交价已经超过24万人民币,更不用说他酿造的特级园 Echézeaux和 Richebourg了。酒神的作品,随着市场上来源可靠酒款的逐渐消失和老年份适饮期的过去,渐渐成为不可能再被体验的传奇。 Méo-Camuz...
继续阅读>>

还喝十四代和獭祭?喝过这些才算真的清酒达人

还喝十四代和獭祭?喝过这些才算真的清酒达人

完全不可能喝遍的那种多

收藏了!这里有Armand Rousseau酒庄最全解读

收藏了!这里有Armand Rousseau酒庄最全解读

据说,拿破仑最钟爱的葡萄酒就是勃艮第的Chambertin,每次战后的庆功宴上他都会指定饮用Chambertin。由此,Chambertin也被称为“王者之酒”,声名远扬的顶级品质,后来连村庄的名称也附上了它的名字(Gevrey-Chambertin)以示荣耀。而在这里,最有名的酒庄莫过于Armand Rousseau。 来源:bagherawines   为何Armand Rousseau在Gevrey-Chambertin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呢?   地块     优质的风土是能够酿造出高品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