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波尔多列级名庄: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的1947

今年初,应波尔多列级庄联盟(UGC)和1855列级庄联合会(CGCC)的邀请,知味葡萄酒杂志驻法记者加入由酒评家布尔奇领队的国际记者团,对波尔多左右岸各大列级名庄进行了品鉴访问。同行的葡萄酒媒体记者还包括英国Decanter《醇鉴》杂志,日本的WANDS杂志,奥地利的Falstaff杂志,美国的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和荷兰的Perswijn杂志的驻欧洲代表和主编。知味葡萄酒杂志作为唯一受到邀请的中文媒体,我们将通过系列报道,将这次大规模深入访问的见闻呈现给大家。

去波尔多东南部苏玳产区(Sauternes)的王者——滴金酒庄Château d’Yquem 的路上(也被译为伊甘酒庄,滴金是酒庄的正式译名) ,因前几日每天马拉松式的品酒和晚宴,昏昏欲睡。下了高速,我们经过了一条不起眼的小河,酒评家布尔奇喊醒了我:“翔,边上的小溪就是希隆河(Ciron),加龙河(Garonne)的支流。因为希隆河的水温比加龙河低,两河在这里交汇的温差使得晚间和清晨生出腾腾雾气。”

“这难道就是大名鼎鼎的希隆河?就是那条为贵腐菌生长提供了必备条件的希隆河吗? ”我一下睡意全消,急切地问道。布尔奇给了我肯定的的回答。

树荫覆盖下的希隆河(Ciron)

树荫覆盖下的希隆河(Ciron)

过了希隆河,又经过一段缓坡路,车行不久就到了滴金酒庄。滴金所在山丘是苏玳贵腐甜白产区地势最高的,众所周知,贵腐菌的成长需要雾气,但雾气过多过少都会降低贵腐葡萄的质量。雾气过少,贵腐菌不会成长,而雾气过多又会使贵腐菌转变成灰霉菌。灰霉菌是会令葡萄腐败变质的大敌,贵腐菌最佳的条件是秋季晚间生成的雾气在午间前后散去。某些年份,其它酒庄因雾气过多或过少影响贵腐菌的健康成长,而滴金独特的地理位置保证其葡萄园里的雾气恰到好处,是当地最适宜贵腐葡萄生长的地方,得天独厚的风土条件是滴金在著名的1855年波尔多官方评级中被评为苏玳产区(Sauternes)唯一至高无上的特级庄的前提。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的城堡,来源:DR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的城堡,来源:DR

2004年,执掌滴金38年之久的前任总经理亚历山大·吕萨吕斯伯爵(Alexandre de Lur Saluce)正式退休,这意味着拥有滴金酒庄235年的吕萨吕斯家族正式将管理权交给家族以外的新主人LVMH路易威登集团。LVMH集团的老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任命了同属旗下的白马庄(Château Cheval Blanc)总经理皮埃尔·柳顿(Pierre Lurton)为酒庄新任总经理。虽然直到现在,亚历山大·吕萨吕斯伯爵还没有原谅将酒庄股份出售给奢侈品集团的亲戚们, 但接任他的皮埃尔·柳顿至少让他松了口气,因为他知道出生于波尔多葡萄酒名门世家的皮埃尔·柳顿,是波尔多传统酿酒理念的忠实捍卫者,经验丰富且技艺不错,一定会维护吕萨吕斯家族几百年传承下来的一丝不苟、对崇高品质极度追求的风格(为了追求完美的品质,滴金在20世纪有9个不太理想的年份都没有生产贵腐酒:1910, 1915, 1930, 1951, 1952, 1964, 1972,1974和1992年)。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典雅的会客室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典雅的会客室

皮埃尔·柳顿和我们记者团大部分成员相识已久,对我们的访问十分重视,带领酒庄全体管理团队迎接记者团。营销主管雷诺·卢艾(Renaud Ruer)先生是位新人,午宴就坐在我的身边。他曾是波尔多酒业巨头马格雷集团(Bernard Magrez)的营销经理,自去年年初,他和总经理柳顿整整接洽了一年时间,就滴金未来的营销战略做了深入的探讨,达成一致后才正式加入了滴金。

“你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滴金的新营销策略 ? ”我问道。

“两个字,传统和创新。我们会保持滴金致力于为爱好者提供最一流服务的同时,在营销上加大创新的力度,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全方位的了解酒庄,进一步拉近滴金和广大爱好者的距离。新的举措包括:滴金将全年向葡萄酒爱好者开放,只需提前电话预约就可来参观,除了专人陪同讲解外,参观结束时还安排品酒活动,可以免费品鉴到我们酒庄包括贵腐正牌酒在内的多款葡萄酒。说实话,滴金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高不可攀。”卢艾这样答道。

滴金的总经理皮埃尔·柳顿(Pierre Lurton,右三)设宴招待酒评家布尔奇领队(右二)的记者团

滴金的总经理皮埃尔·柳顿(Pierre Lurton,右三)设宴招待酒评家布尔奇领队(右二)的记者团

记者团的任务是来品滴金庄2008已装瓶和2009年还在陈酿的新酒,不过为了免除记者团的旅途劳顿,柳顿还安排我们品鉴了他主管的波尔多右岸顶级名庄白马酒庄(Château Cheval Blanc)的正副牌。

2008年的滴金层次分明,带明显的橙类水果味,酸度适中。很成功的一款酒,但其复杂度比不上2009年,2009年堪称滴金近20年的顶峰之作,虽然贵腐菌出现较晚,那年秋季老天很帮忙,温度降水等气候条件和世纪年份1947、1949很相似,没有出现影响贵腐生长的极端天气,一百五十名员工多次往返田间挑选被贵腐菌侵染状况最成熟的葡萄,一直到11月下旬才结束。虽然无法和1985年采摘到12月才结束相提并论,但也属历史上晚收的年份。对华美的贵腐葡萄酒而言,晚收像一场豪赌,是要勇气的。因为晚收的另一种可怕的结局是——葡萄的大量损失甚至颗粒无收,只要碰上了入冬前的极端气候。在苏玳地区,可能只有殷实的滴金才敢这么做。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 城堡室内墙上的中国装饰画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 城堡室内墙上的中国装饰画

这次滴金又“赌赢了”,2009年的酒体非常饱满、平衡,虽未完全展开身姿,但已可感受到其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微微的黄油和橙类水果味,回味复杂且悠长,看来当年的贵腐菌确实恪尽职守。如果贵腐菌侵染不充分,苏玳的酒是做不到那么复杂的结构。总之,这款酒的陈年能力不可估量。

滴金新酒已很好喝,不过,只有喝了这座甜酒圣殿的老年份酒,才能真正体会到法国最为出名苏玳甜白产区名庄的深厚功力。中午午宴,柳顿为我们准备了三款不同的酒,分别是滴金干白”Y” 2010(注意滴金酒庄不出产贵腐副牌酒,这款是干白),滴金贵腐1988和1947。2010年的干白是午宴的开胃酒,清新平衡,赛美容(Sémillon)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的混酿,典型的格拉夫产区(Graves)风格,但不出众。

头盘:松露法式鲜贝

头盘:松露瑶柱

头盘是松露瑶柱,配的是1988年的滴金,其颜色呈浅金黄色,浓郁的西柚味,可闻到微微的坚果和焦炭味,其平衡度还是恰到好处,配松露味道更复杂,相得益彰。经过20多年的陈年才开始展示其魅力,回味很长,酸度明显有力,给人以青壮年的感觉,因为这款滴金经典年份酒尚需至少10年的陈放,才会展示其真正精妙之处。

主菜:松露乳牛胸腺肉(Ris de veau)

主菜:松露乳牛胸腺肉(Ris de veau)

主菜是松露乳牛胸腺肉(Ris de veau),配的是1947年的滴金 ! 在看到酒单时,我心里嘀咕,这酒还能喝吗?已藏了整整65年,不会已化为一瓶糖水了吧。直接从城堡酒窖深处取来的两瓶1947年颜色接近橙红,呈贵腐老酒特有的深琥珀色,给人感觉好像瓶里装的是焦糖,这更加重了我的疑虑。侍酒的时候,宴会厅一下安静了下来,大家变得神情关注。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 的世纪年份1947呈现出诱人的琥珀橙红色

滴金酒庄 Château d’Yquem 的世纪年份1947呈现出诱人的琥珀橙红色

先闻一闻,香气复杂,除了微微的焦糖和坚果味,有很清新的橙子味,稍微晃一晃,扑鼻而来的是各种热带水果味,可以闻到菠萝味和芒果味,入口的一瞬间,我才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滴金被誉为法国最好的贵腐甜白,好像五味瓶同时打开,根本无法让人聚神分析,只觉得能感觉到闻到的所有味道,更令人惊奇的是这酒的酸度还非常好,一点没有疲惫的感觉,65岁仅仅是这瓶酒的壮年期,我们的午宴持续了2个半小时,午宴结束的时候,酒体没有任何衰落的迹象,酒评家布尔奇说得好,“经不起时间考验的葡萄酒算不上真正的名庄酒”,滴金的这瓶酒充分展示了苏玳贵腐甜白非凡的陈年能力。

柳顿告诉大家,1947年是苏玳的世纪年份,滴金酒窖里还有一千瓶,每年开10瓶左右,还可以喝上一百年,希望自己和大家长命百岁,每年都可以来品一下。“好,那就相约一百年后,再来品这款酒!”同行的意大利著名葡萄酒评论家伊安·达伽塔(Ian d’Agata)笑答。

继续阅读:苏玳-巴萨克贵腐甜白:视觉和味蕾的华丽冒险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1条评论

  1. 夏昊
    2012年10月18日 12:21 #

    翔哥的文章是大手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