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波尔多列级名庄:朗丽湖城堡 Château La Lagune

今年初,应波尔多列级庄联盟(UGC)和1855列级庄联合会(CGCC)的邀请,知味葡萄酒杂志驻法记者加入由酒评家布尔奇领队的国际记者团,对波尔多左右岸各大列级名庄进行了品鉴访问。同行的葡萄酒媒体记者还包括英国Decanter《醇鉴》杂志,日本的WANDS杂志,奥地利的Falstaff杂志,美国的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和荷兰的Perswijn杂志的驻欧洲代表和主编。知味葡萄酒杂志作为唯一受到邀请的中文媒体,我们将通过系列报道,将这次大规模深入访问的见闻呈现给大家。

记者团是在访问了梅多克一级庄玛歌堡后来到朗丽湖城堡(Château La Lagune,也译作拉拉贡酒庄),在那儿我们品鉴了上梅多克(Haut Médoc)五家列级庄的2008、2009两个年份正副牌共20款酒。可为什么选在朗丽湖城堡呢?可能是因为它是上梅多克产区级别最高的1855列级庄吧。

拉拉贡酒庄(Château La Lagune)的城堡

朗丽湖城堡 Château La Lagune

一进门,笔者就被崭新的酿酒室所吸引住了,迎接我们的酒庄主管Patrick Moulin告诉我这里的酿酒设备是目前波尔多最先进的新技术,新设备可以减少机械运动对葡萄的干扰,尽量运用重力来衔接酿酒的各个环节,自2010年开始,酒庄还投资了一台光学葡萄筛选机,在人工检测的基础上再加上一道更精准的检测程序,保证装入酿酒桶的是成熟度最佳的葡萄。

可能没人会相信,这座已有200多年历史的波尔多名庄曾一度跌入谷底,差一点完全在波尔多的舞台上消失,更出人意料的是,最近几十年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它不但恢复了元气,而且正成为波尔多名庄的一颗耀眼的明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带来了如此变化?

酒评家布尔奇和酒庄主管Patrick Moulin在拉拉贡酒庄先进的酿酒室里

酒评家布尔奇和酒庄主管Patrick Moulin在朗丽湖城堡先进的酿酒室里

让我们从头说起。朗丽湖城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 Seguineau家族最早建起了葡萄园和酒庄,1821年来自法国南部著名松露产区佩里格(Périgord)的Jouffrey Piston接手之后,将葡萄园扩张到了近50公顷并提升了酿酒技术,终于在1855年被评为三级名庄。后来,酒庄在1898年被Sèze家族买下,因家族受其后的战乱和经济危机的影响,无力投入人力物力,葡萄园逐渐荒废。到了1954年,酒庄只剩下了仅仅4公顷葡萄园!

1958年, Georges Brunette盘下了庄园,开始重新种上葡萄,并修建了现代化的酿酒室。紧接着酒庄又很快再度转手,1962年Ayala香槟酒厂的主人René Chayoux又成为了朗丽湖城堡的庄主,他继续了前任对酒庄现代化的工作。到了20世纪90年代,年事已高的Chayoux先生没有合适的下一代人选接班,就将朗丽湖让给了自己的会计师,酒庄的管理每况愈下,几乎没有做任何新的投资,更没有紧跟当时的潮流引入最新的酿酒设备。当时不少人又在为它担心,难道几经辗转、多次易主的朗丽湖又要这样再度归于衰败了么?

1999年对朗丽湖城堡而言是一个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年份,原本不打算出售酒庄的前任庄主最终还是被商业奇才 让-雅克·弗雷(Jean-Jacques Frey)说服,将酒庄出让给了他。

酒窖里收藏的老年份酒记录着拉拉贡酒庄的历史

酒窖里收藏的老年份酒记录着朗丽湖城堡的历史

父亲 让-雅克·弗雷 Jean-Jacques Frey:成功的创业奇才

白手起家的让-雅克·弗雷可不简单,凭着灵敏的商业头脑和不懈的坚持,他在法国北部成功地开发了几个大的商业中心项目,只用了三十年就成为了法国商业地产的巨头。据法国商业杂志《挑战者》2011年的估计,他的个人资产超过3亿欧元。

让-雅克早在30年前就和酒庄投资结缘,近水楼台先得月,1982年作为香槟之都兰斯(Reims)人,他一举购入了香槟酒庄Henri Germain。1999年又一口气买下了另一家香槟名庄Ayala和朗丽湖城堡(Château La Lagune),紧接着,他联手美国私募基金Hicks Muse一口气收购了两大著名香槟品牌玛姆(Mumm)和巴黎之花(Perrier-Jouet) ,而且“只花了”2.97亿欧元。要知道相近规模和定位的香槟知名品牌泰亭哲(Taittinger)几年后的交易价格是5亿欧元。仅仅15个月之后,他和美国伙伴就出人意料地将玛姆和巴黎之花转手给了英国酒业集团联合道麦克公司 (Allied Domecq,2006年被保乐力加收购),成交价相比一年前的买入价高出近一倍,达5.75亿欧元,这一下子两家就净赚2.78亿欧元。

他是这么描述当时的情况的:“当时没有一个人料到美国的私募基金会这么快就想出售玛姆和巴黎之花的股权,但我是他们的合作伙伴,经过仔细研究发现,对于坐在大西洋彼岸高楼大厦办公的美国投资人来说,兰斯山上的葡萄园其实是很遥远的地方。另外,令人担忧的消息时不时地传入他们耳朵里,不是天气不好,就是管理问题,酒庄的经营给他们一种很不稳定颇有风险的感觉。再加上我们兰斯人传统的低调乐观的性格,美国人更摸不着头脑:如果你问香槟人今年的酒怎么样,十之八九的回答是困难重重。最后,美国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开始厌倦葡萄酒生产的不确定性,他们其实更愿意投资风险可期的的项目,比如威士忌或其他烈酒。所以我可能是在连美国私募基金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就预计到他们不可能是香槟的长期投资者,只要有好机会出现,一定会很快转手的,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好一个深谙资本运作和酒庄价值的精明商人!

2006年他又将Ayala香槟转手卖给了伯兰爵香槟(Bollinger),又购入法国南部著名的嘉布乐酒庄(Maison Jaboulet)。该酒庄出产的“小教堂”(又称作拉夏贝尔,La Chapelle)是罗纳河谷高端稀有的隐士山产区(Hermitage)最著名的葡萄酒之一,小教堂非凡年份1961年的一支双瓶装magnum(1.5升瓶,标准瓶的两倍)在2011年6月的一次拍卖会上以创纪录的24000欧元拍出。

拉拉贡酒庄(Château La Lagune)的酒窖

朗丽湖城堡(Château La Lagune)的酒窖

除了葡萄酒,他的另一爱好是自行车。每年,他都要骑行超过7000公里。流淌着冒险家的血液的让-雅克很喜欢挑战极限,他常到环法自行车赛Le Ventoux等山峰的著名爬坡路段骑行登顶。法国著名人物传记作家Chaigneau在一次采访曾问及他的学历,他这么回答:“我既没有巴黎综合理工Ecole Polytechnique(法国最著名的理工大学)上学,也没在巴黎高商HEC Paris(法国最著名的商学院)念书 ,我读的是高等社会大学HEV(Haute Ecole de la Vie) !”让-雅克压根儿就没念过大学,是自学成才的。看来不只有高尔基才认为社会大学是最好的大学!

不过,让-雅克不喜欢别人称他是金融地产大亨,因为他买酒庄的初衷是出于对香槟的喜欢和对葡萄酒行业的信心。 “葡萄酒不是精准的科学!”他曾如是说。“朗丽湖城堡是一笔长期投资,我们没有出售这个酒庄的计划。”事实证明,他并没有食言,接手酒庄十多年来,让-雅克在朗丽湖城堡已经累计投资了超过1500万欧元,用于购买新设备和聘用顶尖酿酒和酒庄管理人才。

现在很少有人会将朗丽湖城堡和让-雅克·弗雷联系在一起,但葡萄酒界却无人不知卡若琳·弗雷(Caroline Frey),让·雅克的长女。2004年,刚满25岁的卡若琳被任命为朗丽湖城堡的总经理,担当起了领导这家名庄的重任。中国有句古话,任人唯贤,而非任人唯亲。可是如果有人认为精明的让-雅克也在走“任人唯亲”的老路,那就大错特错了。

弗雷父女在拉拉贡酒庄(Château La Lagune)的厨房里,图片来源:Olivier Roux

弗雷父女在朗丽湖城堡(Château La Lagune)的厨房里,图片来源:Olivier Roux

女儿 卡若琳·弗雷 Caroline Frey:父亲的骄傲

卡若琳确实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从小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她身上看不到一丝富家女的骄纵,这应该和父亲的身传言教和对她严格的要求紧密相关。她从12岁起就开始练习马术,并深深地爱上了这项运动,苦练十年后被选入了法国国家青年队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但22岁那年,她意识到马术可能无法成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就退役选择学习了化学,之后进入了法国酿酒师的摇篮——波尔多大学酿酒学院学习。经过不懈努力,她不仅拿到了国家酿酒师文凭,而且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学院著名教授丹尼斯·杜布德(Denis Dubourdieu)非常赏识她,卡若琳上任前,还不完全放心的父亲让-雅克还曾前来咨询教授的意见,教授答道:“卡若琳已准备好了。”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