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aro Palacios为何频频酿出西班牙顶级葡萄酒?

Alvaro Palacios,西班牙教父级酿酒师,西班牙10大最贵葡萄酒榜单中有3款出自他手。他是推动西班牙葡萄酒革新的先驱之一,在西班牙最重要的普里奥拉(Priorat)、里奥哈(Rioja)和比埃尔索( Bierzo) 三个产区都建立了酒庄,关于西班牙风土的探索他更是颇有心得。2019年的风土大会上,Alvaro Palacios为我们一一揭示了他在这三个产区酿出西班牙最顶级酒款L’Ermita,La Faraona 和 Quiñon de Valmira 背后的风土秘密。

我们在三个具有深厚传统精神的历史地区酿造葡萄酒:东里奥哈(Rioja Oriental)、普里奥拉托(Priorat)、比埃尔索(Bierzo)。每个地区都有着神秘而独特之美,并保留了祖先的葡萄栽培经验以及自然与历史之间的迷人纽带。我们努力与每个地区的物理、自然和历史环境保持紧密关系;通过有机实践,恢复原始和谐。我们的葡萄酒,分布在各个地区,均具有成熟性、纯净感、平衡性和生命力。

  • 在阿尔法罗(Alfaro),土壤是由碳酸沉积和石灰钙底土形成的:各种来源的塌积沉淀物也被各种质地的石灰岩颗粒、沙子、淤泥、尤其是粘土所包裹。
  • 在格拉塔略普斯(Gratallops)和科鲁利翁(Corullón),土壤是由富含铝的变质岩组成的。普里奥拉托(Priorat)的土壤由石英板岩(licorell)组成,科鲁利翁的土壤组成则更丰富:二氧化硅、石英和砂岩。

土壤的地质特征决定了葡萄酒的特性以及其耕作管理方式。在耕作过程中,为了不对其侵蚀作用产生不利影响并保持其正常运行,我们采用可适应各种情况的传统而可持续的耕作方法。

 

DESCENDIENTES DE J. PALACIOS

帕拉西奥后裔酒庄

地区:克鲁隆(CORULLÓN)村,比埃尔索(BIERZO)

圣地亚哥朝圣之路(Pilgrims’Way)蜿蜒在山脉和峡谷之中。该地区的神秘遗赠、地质优势和葡萄种植传统将我们带到1999年的克鲁隆。

我们拥有220片葡萄园,共计45公顷,门西亚(Mencia)葡萄种植在十分陡峭的板岩土壤上。在此种植葡萄艰难且条件苛刻。克鲁隆位于气候影响的十字路口。我们学会了观察和酿造拥有惊人能量的、芳香而精致的葡萄酒。

地质

克鲁隆的葡萄种植在伊比利亚半岛最古老的土壤上。它们可以追溯至古生代寒武纪早期。叠层结构的变质板岩随着石英岩、硅酸盐、粗陶土、大理石、砂岩的出现而变化。

根据地块和坡度不同,板岩片岩有多种矿物来源,这意味着每个村庄都可以拥有多变的土壤。比如绢云母、绿泥石或云母,并包括大量石英。由于板岩的变质和降解,质地也存在差异,其中粘土最多。

撒石灰,添加碳酸钙以减少铝的潜在毒性,限制铁和锰等方式,都是管理土壤的必要方式。总之就是管理“土壤循环”(ciclo de las bases)以实现平衡,从而使植物获得滋养,并将风土的特性传递给葡萄酒。

蒙索贝(Moncerbal)是一个特别的例子;这里有高度结晶的钙质片岩,一种非常古老的大理石,称为白云石。这是一种非钙质土壤,包含一定量的钙质岩石,由于过于古老,它们不能影响土壤pH值。但它们确实会影响葡萄酒的矿物特性。

LA FARAONA

法老园-克鲁隆最杰出的葡萄酒

极限的海拔,坚硬的水平板岩,斜坡面朝黎明的温暖白光。拥有来自大西洋的潮湿西风和夏日来自南方的干燥微风。葡萄园位于断层线上,地球的岩浆裸露在外。这或许就是似乎有一种惊人能量保佑着葡萄藤的原因。

这是一片极不寻常的土壤;它的形成取决于穿过地块的构造断层线。这种铁镁矿层产生了分布在塌积沉淀的所有火山矿物,以及位于基岩和地表之间仅30厘米的土壤中的细小颗粒。它们与绢云母片岩交织在一起,绢云母片岩转变成板岩,板岩降解为小碎片,同时覆盖着板岩的石英岩缝出现在一种被称为角岩的岩石中。

 

ALVARO PALACIOS

奥瓦罗·帕拉西奥酒庄

地区:格拉达略普斯(GRATALLOPS),普里奥拉托(PRIORAT)

1989年,我们来到这个小区域,聚集的村庄和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葡萄园悬在陡峭的板岩斜坡上。普里奥拉托的葡萄园在12世纪由埃斯卡拉德修道院(Escaladei)的嘉都西会(Carthusian)教士开发。他们的到了形成了一种强烈的身份认同,在祖先艰苦的葡萄种植传统中保存下来。

崎岖、易碎的板岩土壤称为片岩,可承受极其干燥、多风的气候,并将太阳光反射在海上。小而陡峭的葡萄园展示出原始、简单而纯粹的魅力,在一系列独特的葡萄酒中得以呈现。

地质

硅质板岩称为片岩,具有可追溯至石炭纪古生代的层状结构和粉质质地。多山的地理条件为板岩的形成、组成和质地带来多种变化。

正如在克鲁隆发生的那样,这里的土壤具有酸性pH值,由于铁锰氢氧化物等云母蚀变矿物的存在,土壤循环更加平衡,铝更易结晶且毒性更低。

综上所述,这些土壤需要更轻柔的维护来实现正常功能,使根扎得更牢。有机物质以堆肥的形式使用,保持土壤健康。

 

L’ERMITA

拉美达,真正的经典

在古老的普里奥拉托的中心,Nuestra Señora de la Consolación神殿脚下,一处被阴影遮盖的半圆形露天剧场。一片和谐、隐秘而壮观的风景。在它那朝向东北的陡坡上,生长着1939年种植的1.45公顷的该地区顶级品种:歌海娜葡萄。一些葡萄藤生长在寒冷、美丽的绿色板岩土地上。另一些生长在陡坡上闪耀的花岗岩和砂岩岬角上。充满魔力的矿物组成和神秘莫测的力量。在微风的轻抚和芬芳中,葡萄藤酿造出一种寒凉的葡萄酒,充满神秘的独特和美丽。

 

地质

具有层状结构和粉质质地的硅酸盐板岩与含沙的斜缝层结合,其中散布着各种块状白云石。这些不影响pH值酸度,因为碳酸盐分解非常缓慢。

受压力和温度影响的沉积岩转变产生的云母和高岭石蚀变矿物(绿泥石),使土壤呈灰色至灰绿色,通过增加镁和铁而使土壤富含矿物质。

 

ÁLVARO PALACIOS – ALFARO

奥瓦罗·帕拉西奥酒庄-阿尔法罗

 

地区:MONTE YERGA山,阿尔法罗,东里奥哈

Quiñón de Valmira

长生不老药

Quiñón de Valmira,融合了自然变化与当地传统葡萄种植的葡萄园之一。钙质台地俯视着宽阔的埃布罗河谷。一座拥有上天赐予独特优势的旧世界葡萄园。在海拔616米的凉爽山区,我们感受到从北面来的大西洋的微风,散发着芬芳的湿气。歌海娜葡萄藤完全适应了多山的东里奥哈地区,只结出了小串果实。浆果迸发出活力。

极其严峻的地质条件,钙质和铁质粘土塌积碳酸盐沉淀物形成了的非常浅的土壤。其下方是深层,贫瘠且非常寒冷的石化钙积层。这是一个十分缓慢而晚熟的葡萄园。

地质

土壤可以追溯到第四纪。碳酸盐沉积形成的厚度介于0.5到2米之间的土壤,塌积沉淀来源非常广泛,有埃布罗河的宽阔盆地,也有远处的比利牛斯山脉。奥菲特火成岩、石英、砂岩,甚至板岩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所有这些都被粘土、沙子和碳酸盐淤泥覆盖。

在不同深度会发现一个非常贫瘠的冷层,具有特征性的白色,由碳酸盐沉淀产生的钙质石(碳酸钙)组成。其石化状态取决于土壤的管理方式。

这些是非常白垩质的土壤,需要强烈的生物活性以保证土壤的矿化和碳化程度可控,特别是钙质石头“外壳”可以阻止根的生长,防止根吸收土壤中所有的矿物元素。土壤的良好管理要求通过有机材料堆肥平衡土壤循环。

葡萄酒是一种长生不老药,是自然界最私密的一种享受。

编辑 | yunwei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