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吗?中国人为了酿出第一瓶葡萄酒,筹备2个朝代,死了1个酿酒师,还累死1个总经理…

容易吗?中国人为了酿出第一瓶葡萄酒,筹备2个朝代,死了1个酿酒师,还累死1个总经理…

张弼士和他张裕的传奇

血与酒,一段黑手党教父的风云往事

血与酒,一段黑手党教父的风云往事

禁酒令时期的美国黑帮

希特勒没能打倒的丘吉尔,差点被香槟打倒了

希特勒没能打倒的丘吉尔,差点被香槟打倒了

命运有时就是这么奇妙

史上最大假酒案,差点毁了整个波尔多

史上最大假酒案,差点毁了整个波尔多

想象一下,波尔多五大名庄正排成一排摆在超市的货架上,上面还挂着“样样50元”和“买四送一”的宣传板。走过的顾客却都视若无睹,偶尔还有人投来不屑的一瞥……

从反目到和解,这个豪门的家族恩怨,就是美国酒的近代史

从反目到和解,这个豪门的家族恩怨,就是美国酒的近代史

关于持家,古人总结了很多至理名言,比如“家和万事兴”,比如“勤俭持家久”,比如“兄弟齐心,其力断金”……不过,今天要聊的一家人,他们的故事基本是为了证明这些说法都不靠谱来的。

世上最贵的那瓶拉菲,也许一钱不值

世上最贵的那瓶拉菲,也许一钱不值

1985年,一瓶1787年份拉菲在伦敦以10.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一直到2000年之前,这都是全世界单瓶成交价最高的葡萄酒。直到今天,网上还有些地方错误以为这还是最贵的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