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逃脱根瘤蚜大劫难的奇迹葡萄园,是否能和45年康帝媲美?

1945年的罗曼尼康帝被形容为康帝“失落的声音”。令人失落的原因并不是它不好,相反是因为它太好。这个以合人民币386万元的天价创下最高单瓶标准装拍卖纪录的年份是康帝原生根葡萄的遗世绝响,仅仅出品了608瓶。在那之后,康帝不得不重新种植、嫁接砧木来抵抗根危害世界的瘤蚜虫病,世上再无原生根的罗曼尼康帝了…

图片来源:Christie’s

如果在葡萄酒届提名“史上最大灾难”,那想来冠军非根瘤蚜莫属。这种来自美洲、以吸食葡萄汁液为生的蚜虫,给整个葡萄酒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阴影当时,单法国就有250万公顷葡萄园受害,绝望的酒农们使用了各种化学制剂、养殖家禽、蟾蜍以求驱赶根瘤蚜,甚至水淹6万公顷葡萄园,将数不胜数的老藤葡萄被连根拔起、焚烧,损失共计超过5000亿法郎。直到现在,法国的葡萄种植面积恢复的也还不到当初的三分之一。

而这个一百多年前肆虐了欧洲葡萄园的根瘤蚜灾害,至今也没有发现彻底消灭它的方法。种植学家只能通过在美洲砧木上嫁接欧亚种葡萄来限制它在世界范围内的危害。
尽管这场持续了半个世纪的灾难令欧洲丧失了可能近90%的葡萄,但仍有一些“福地”从未受到过根瘤蚜虫的影响。最常提到的是那些负有盛名的百年老藤,因其更加纯正的品种特性,酿出的葡萄酒也更加浓郁、平衡、饱满,加之产量稀少很多甚至是有价无市。像火鸟庄园(Quinta do Noval)的国家园年份波特,被Wine Spectator评选为上世纪最伟大的12款葡萄酒之一,曾刷新波特史上最贵记录。同样,香槟名家堡林爵(Bollinger)也曾经奇迹般的保留了四个非嫁接地块。可惜的是随着时间推移,其中两块逐渐无力抵御根瘤蚜只能被重新种植,如今它出产的法兰西老藤香槟也可谓是一瓶难求。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能够喝上一瓶未受根瘤蚜影响的葡萄酒,简直是个奢望?
也不是这样的!虽然根瘤蚜的祸害之广令人惊讶,但一些风土卓绝的产区还是幸运逃生。例如,四面都有天然屏障的智利和岛国塞浦路斯,就从未受过根瘤蚜的侵害;加州Contra Costa县也因为当地特有的沙土不利于根瘤蚜生长而逃过劫难。

加州Contra Costa县的葡萄园
即便是欧洲也仍有一些土壤或气候不适宜根瘤蚜虫生长的产区,保持着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原汁原味”。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看看欧洲那些弥足珍贵的根瘤蚜幸存地,有机会你一定要亲自去那些地方尝尝“原汁原味”、好喝不贵的葡萄酒,说不定能感受到和45年康帝相似的风味。

黄沙之中聆听大西洋的咆哮
科拉雷斯Colares,葡萄牙

位于里斯本大区的西南角的科拉雷斯是一个很特别的产区。
它特别原生态,葡萄在距离大西洋仅两百米的沙土里野蛮生长,在园子里可以倾听海浪的声音。
它特别受上天青睐,产区不被根瘤蚜的骚扰,而这里独有的酿酒葡萄Ramisco也是世界为数不多从未嫁接过的品种。
它还特别值得被珍惜,曾经1000公顷的种植面积在百年间消逝至仅20公顷,说不定哪天就只能在博物馆里看见它了…
沙土和海洋赋予了科拉雷斯独一无二的风土,帮助当地驱赶了根瘤蚜,却同时也带来了莫大的挑战。沙土的保肥保水能力极差,使得葡萄生长一直以来都令人担忧。不过,酒农的词典里可从没有退缩二字。酒农们为了获得更好的果实,只能辛劳的挖透沙层或者铲走上层沙土,来将葡萄深栽在下层的黏土中。智慧的他们还用芦苇制作了保护葡萄的护栏来抵挡盐湿的海风和秋雨的伤害。

颜色浓郁的Ramisco红葡萄酒是科拉雷斯的代表,喜欢它的人热爱它饱满的酒体、强劲的单宁和复杂的香料香;而不适应它的人觉得这样的酒缺乏果香、具有浓重的乡土风味。这里还有另一个独一无二的白葡萄品种Malvasia de Colares,酸度爽脆、拥有清新的果香和矿物气息。

爱琴海留在杯子里的浪漫
圣托里尼Santorini,希腊
爱琴海璀璨的明珠圣托里尼,想必大家都并不陌生,蓝白色画风的它是希腊最受欢迎的胜地之一。来过圣托里尼的你想必在岛上伴随着徐徐海风,品尝过这里芳香十足又清爽的白葡萄酒,相信它一定为你带去了旅途中柔软的抚慰。的确,除了怡人的景色,圣托里尼也是希腊最受瞩目的葡萄酒产区之一。
圣托里尼是约公元前1600年在一次毁灭性的火山喷发中形成的。残存的火山灰化成了现在充满了砂的火山土,正是它作为当地葡萄提供了抵御根瘤蚜的盾牌,让植株免受美洲砧木的嫁接。葡萄藤在这里被修剪成十分特别的“Kouloura”篮子形状,枝条交织呈环状好像一个个鸟巢,保护中间的葡萄免受凶猛海风和飞扬沙尘的攻击。
在炎热的海边,简单易饮的年轻白葡萄酒自然是消费主力。而如果你在放松的基础上还追求更高品质的味蕾享受,过桶后的Assyrtiko白葡萄酒一定不能错过。橡木桶为它增添了一份坚果、香草的复杂性,陈酿过的酒体也更加圆润;而这里的甜酒Vinsanto的多样风味更是叫人难忘。

海和火山的爱情结晶
加纳利群岛The Canary Islands,西班牙

曾经以为,作家和酒农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后来发现,它们骨子里都有一种对极致风土的追求。加纳利群岛正是一个实现它们共同追求的世外桃源。这里从未被根瘤蚜波及,酒农们根据岛上独特的风土因地制宜酿造出独具一格的美酒,就连莎士比亚都被吸引。而三毛更是浪漫的将这里描绘为“海和火山的爱情结晶”。
加纳利群岛坐落于大西洋西南部,毗邻非洲,是欧洲最南部的葡萄酒产区,也是西班牙名噪一时的甜酒产地。在这片从未遭遇过根瘤蚜的火山群岛中分布着10个法定葡萄酒产区,而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兰萨罗特火山岛(Lanzarote)形似月球表面的葡萄园了。

整体来说,加纳利群岛的气候炎热、湿润,因此大部分葡萄园都建立在较高海拔的地区来获得新鲜的酸度,而海风则帮助这里驱赶了病虫害。岛上主要使用当地的自有葡萄品种,整个加纳利群岛有80多个酿酒葡萄品种,岛上的居民们也依照当地独特的风土去栽种葡萄。15世纪,因为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海军经过的时候把这里的Malvasia甜白葡萄酒带回了英国、荷兰,让加纳利群岛的名声开始传播开来,出口量在17世纪达到巅峰。然而因为政治和贸易的影响,这种盛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如今,加纳利群岛依然主要生产白葡萄酒,Listán Blanco、Malmajuelo和Gual等白葡萄品种在此大展拳脚,而本土红葡萄Listán Negro所酿造的果香十足、微带胡椒辛辣的红葡萄酒也必须一试。

生于贫瘠、结为佳酿
胡米亚Jumilla,西班牙
如果你是西班牙酒爱好者,那胡米亚这三个字在你的脑海里很可能自动形成如下画面:干旱、贫瘠的土地上,灌木形的葡萄们在接受太阳的炙烤。
干旱、贫瘠堪称胡米亚的关键词,也正是这种颇为严峻的生态环境形成了防护根瘤蚜入侵的天然屏障,帮助胡米亚产区逃过了那场席卷欧洲的根瘤蚜大灾难,让这里的酒得以趁机崛起。同样在这里霉菌等其他病虫害也很难落脚,所以大多数胡米亚产区的酒都是有机的。

然而戏剧性的是,19世纪的大灾难过后百年,胡米亚产区也受到根瘤蚜的冲击,不得不开始加入重新种植葡萄的行列。如今整个胡米亚产区仍然保有有6%的葡萄是非嫁接的原生根植株,而其中98%都是本土葡萄品种慕合怀特Monastrell。也多亏了这个能在年降水量仅300毫米的板结岩石地区坚韧生长的葡萄品种,才让胡米亚摆脱了曾经散装酒大户的印象,成为了高性价比、品质独特的代表之一。

熔岩里滋生的生命奇迹
埃特纳Etna,意大利

埃特纳产区位于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的东部偏北,是西西里岛上第一个成立的法定产区,在地图上看起来是一个可爱的半月型,十分有辨识度。

埃特纳因位于埃特纳火山的山坡上而得名。这座海拔三千米以上的活火山,是欧洲最高、活动最频繁的活火山。它既为这里的葡萄园贡献了独一无二的火山土,带来了高山地区与众不同的高光强和高温差,却也让酒庄们时刻置身于喷发带来的危险之下。

产区依山而建,葡萄藤栽种在岩浆凝固而成的石块上,呈梯田状分布,大气而壮观。这里最高的葡萄园建立在海拔1200米以上的地带,是整个意大利最高的葡萄园,也跻身于欧洲最高葡萄园之列。

最近几年,让埃特纳产区备受瞩目的除了独特的风土,还有就是产区里的原生根葡萄。其中很多还是根瘤蚜出现之前就栽种的百年老藤,能够出产风味浓郁、结构紧致、单宁顺滑的酒,不可多得。当地当之无愧的主角是红葡萄品种Nerello Mascalese,这个晚熟品种被认为拥有内比奥罗的力度和黑比诺的纤细优雅,此外白葡萄品种Carricante也因其出众的矿物风格而颇受喜爱。

无论是商业宣传还是行业品鉴,原生根和嫁接苗一直以来都在明里暗里较量着优劣,却始终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把他们分出个胜负。砧木的使用虽然改变了接穗葡萄的生长代谢,多少会影响到葡萄酒的风味。但只要合理选择、科学种植,嫁接这个拯救了葡萄酒行业的功臣可以和原生苗木们一起带给我们更多的可能性。至于二者究竟谁更胜一筹,还要请各位亲自感受,探究其中奥妙。
也许再过百年,当蚜虫终究被科学的解决,酿酒葡萄得以重新与土壤接触,曾经的嫁接植株反过来却成为稀有珍宝。未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

文|常昕

编辑|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