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万才能喝全,400万才敢收集的羽生扑克牌威士忌,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

要说最近威士忌圈最高调的崽,那必须是羽生(Hanyu)的扑克牌系列了。

先是邦瀚斯拍卖行放出消息,将于8月16日在香港再次拍卖一套完整的羽生扑克牌威士忌。要知道,他们可是在2015年就通过相同的拍品创下了最贵日本威士忌套装纪录,这次拍卖的估价更是在400万以上。

羽生扑克牌威士忌套装拍卖(全套54支)
成交价格:3,797,500港元(约合人民币334.1万元)
拍卖时间:2015年8月28日
卖机构:Bonhams邦瀚斯拍卖行(香港)

 

拍卖会的热度尚未褪去,11月将在瑞典举办的羽生扑克牌全系列品鉴会又抢占了大众视线,2.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4.5万)的票价也可能令成为全球最贵的威士忌品鉴会。

这场品鉴会由来自瑞典的威士忌爱好者Pye Palm发起,并由日本威士忌专家Stefan Van Eycken主持

羽生扑克牌系列拥有如此热度与天价,无疑显示出了威士忌迷对于限量版日本威士忌的收藏热情。除了有趣的酒标设计外,令许多人愿意一掷千金的羽生扑克牌系列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今天我们就来仔细讲讲羽生,和旗下最出名的扑克牌系列。

01 | 羽生蒸馏所的故事

如今的天价酒,险些成为废弃品

谈扑克牌系列,要先从羽生蒸馏所开始讲起。羽生可以说是日本威士忌历史中的惊鸿一瞥,开始得野心勃勃,结束得干脆彻底,只剩下留存的一些原酒还在市面上流通。谁曾想,正是这些喝一瓶少一瓶的孤品,令羽生成为了威士忌迷心中的“白月光”,名气和价格不断翻涨。

羽生蒸馏所由肥土家族创立于上世纪40年代,该家族是日本知名的清酒世家,并世代经营着家族的清酒事业——东亚酒造(Toa Shuzo)。羽生蒸馏所的规模不大,它的建成一开始主要是用于制作日本烧酎和简单的谷物威士忌。到了上世纪80年代,也正好是日本威士忌产业一片大好之时,羽生蒸馏所引入了铜制壶式蒸馏器,开始涉足单一麦芽威士忌的领域。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日本威士忌市场便因90年代的经济危机而瞬间崩塌,投资远高于盈利的羽生因入不敷出被迫于2000年停产,甚至整个东亚酒造都被易主。雪上加霜的是,新拥有者对威士忌并无兴趣,于是在2004年,成为巨大累赘的羽生蒸馏所被彻底关闭,酒厂剩下的400多桶威士忌原酒也全部被便宜处理掉。

肥土伊知郎

因不愿看到家族心血被白白浪费,这些酒最终被东亚酒造创始人之孙肥土伊知郎集资买下,并几经辗转,将酒桶存放在好友的笹之川酒造(Sasanokawa Shuzo)中。同年,肥土伊知郎成立了自己的威士忌公司,在好友的协助下开始将羽生留存的原酒陆续装瓶,并以Ichiro’s Malt为名上市,其中就包括现在卖到天价的扑克牌系列。

羽生的扑克牌系列并非一次全部发售,而是从2005年开始,每年限量推出一些“牌”,直到2014年方才全部上市。也正是在这十年间,日本威士忌市场出现了巨大变化。如果说早期推出的羽生扑克牌定位仅仅是日常饮品,价格不过在一万日元上下,随着市场对于日威特别是绝版日威的追捧度日益高涨,在2010年后再推出的扑克牌威士忌便再没有人舍得拿来随便喝喝了,而2015年创下了最贵日本威士忌套装纪录的那次拍卖,也令羽生扑克牌不再仅仅是威士忌,而成为了具有极高收藏价值的艺术珍品。

02 | 扑克牌威士忌的诞生

单桶风潮与收集欲促成的天价

当肥土伊知郎决定经营自己的威士忌生意时,面对羽生留存的400多桶原酒,像大厂那样进行桶间调配自然是不够用的,于是他选择了将这些酒主要以单桶威士忌(Single Cask)形式推出。肥土伊知郎的做法其实是效仿了苏格兰的威士忌独立装瓶商(Independent Bottler,简称IB),他们如今都是单桶威士忌热潮的大赢家。

在酒标设计上,肥土伊知郎同样花了许多心思。他特意前往东京的一些知名酒吧了解市场,并且得出了一个很有用的结论:对于并非很懂威士忌的饮家而言,很多人会直接通过酒标进行选择。因此,酒标不仅需要有视觉冲击力,有故事可以让调酒师与客人分享,如果可以更进一步,将酒标组合成一个系列,便会拥有更大的吸引力。于是,肥土伊知郎想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主题,以扑克牌为灵感设计酒标,便诞生了羽生最成功的扑克牌系列。

可以说,这套扑克牌系列之所以能够卖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天价,是如今单桶威士忌的日渐流行,再加上人们天生的收集欲促成的。试想一下,羽生扑克牌系列中的54款酒中,除了大鬼牌外,其余所有酒款均以单桶威士忌形式发售,并保持了原桶强度,因此每款都只有几百瓶,加上这些酒款已经陆续发售了十年时间,在买家手中可以保留至今的少之又少,因此能够收齐全套的藏家屈指可数。这也是为何羽生扑克牌威士忌单独看来并不算出彩,但合在一起却能卖出如此高价,而且有关全套羽生扑克牌的拍卖和品鉴新闻都能迅速成为热点的主要原因了。

其实要细说,羽生扑克牌系列发行的威士忌并不只有54款,其中还包含了4款在2005年为试探市场而上市的“先行军”,即黑桃A、红桃Q、梅花J和方块K,这4支酒也是酒标设计最贴近扑克牌的。因为是试水,当时这4款酒仅灌装发售了各一百瓶左右的量,也成为了羽生扑克牌系列中最珍贵的酒款。

虽然酒厂后来将桶中余下的酒款悉数发行,但因为装瓶时间不同,两个版本的桶陈时间和装瓶酒精度都存在差异,因此这4张“牌”便拥有两个版本。细心比较的话,两版酒标也有细微差别。2017年,苏富比在香港拍卖过一套58瓶版本的羽生扑克牌,这是羽生拍卖最全的一次,也是最新的羽生扑克牌套装成交价。

羽生扑克牌威士忌套装拍卖(全套58支)
成交价格:3,552,500 港元(约合人民币313.3万元)
拍卖时间:2017年9月29日
拍卖机构:Sotheby’s苏富比拍卖行(香港)

03 | 羽生扑克牌全系列详解

对于有收集欲望的人来说,羽生扑克牌威士忌正可谓是个中好手。整套羽生扑克牌系列包括52张普通牌及2张鬼牌,可以凑成一副完整的扑克牌。其中52张普通牌全部由同一位设计师完成,虽然整个系列以扑克牌贯穿,但不同时期发布的“牌”之间还有着特别的副主题相互呼应,比如2009年装瓶的4款酒(黑桃Q、红桃K、梅花6、方片8)上面都带有花,2011年上市的4款酒(黑桃6、红桃4、梅花9、方片10)都展现了星座元素等。最后的2张鬼牌则来自另一个设计团队,因此风格也非常不同。大小鬼牌的图案相同,以彩色和黑白作为区别,与真实的扑克牌如出一辙。

所有的羽生扑克牌威士忌都经历过倒桶,最初都是存放于猪头桶(Hogshea,250升)中,这种桶大多由波本桶的木片拆解重装而成,主要是为了方便运输和储存。相比之下,后面使用的桶对于酒款风格和产量的影响更大,而该系列使用了多种风格和尺寸的橡木桶,包括雪莉桶(Butt,500升)、波本桶(Bourbon Barrel,200L)、柱桶(Puncheon,450升)和波特派普桶(Port Pipe,550升)等,也令羽生的风格非常多样,增加了人们将其全部收藏的兴趣。

下面我们来具体说说每支酒的特点:

 

牌组 瓶数 蒸馏年份 装瓶年份 桶型 酒精度 原酒桶号
黑桃A 300 1985 2006 猪头桶+西班牙雪莉桶 55.00% 9308
黑桃2 290 1991 2011 猪头桶+波特猪头桶 55.80% 477
黑桃3 354 2000 2007 猪头桶+美国新猪头桶 57.00% 7000
黑桃4 570 2000 2010 猪头桶+水楢柱桶 58.60% 60
黑桃5 632 2000 2008 猪头桶+二次注美国雪莉桶 60.50% 9601
黑桃6 632 2000 2011 猪头桶+Oloroso雪莉桶 58.60% 1303
黑桃7 348 1990 2010 猪头桶+干邑桶 53.80% 525
黑桃8 629 2000 2008 猪头桶+西班牙雪莉桶 58.00% 9301
黑桃9 584 1990 2010 猪头桶+奶油雪莉桶 52.40% 9022
黑桃10 202 1988 2006 猪头桶+美国柱桶 46.00% 9204
黑桃J 349 1990 2007 猪头桶+美国新桶 54.00% 7002
黑桃Q 737 1990 2009 猪头桶+波特派普桶 53.10% 466
黑桃K 271 1986 2007 猪头桶+波本桶 57.00% 9418

黑桃系列中,除了拥有两个版本的黑桃A外,黑桃2、黑桃7、黑桃10和黑桃K也非常珍稀,这些酒款在橡木桶中陈年时间较长(20年左右),而且装瓶数都在300瓶左右。其中,蒸馏于1985年,并且使用西班牙雪莉桶的黑桃A是最值得收藏的,两个版本一个量更少,一个在桶中陈年时间更长,可谓各有千秋。

相比之下,陈年于波特派普桶的黑桃Q成为了不仅是黑桃系列,也是整个系列中除大鬼牌外出品最多的酒款,有737瓶在市场上流通。

 

牌组 瓶数 蒸馏年份 装瓶年份 桶型 酒精度 原酒桶号
红桃A 389 1985 2007 猪头桶+美国雪莉桶 56.00% 9304
红桃2 309 1986 2009 猪头桶+马德拉猪头桶 56.30% 482
红桃3 354 2000 2007 猪头桶+美国新猪头桶 61.20% 7000
红桃4 361 2000 2011 猪头桶+干邑桶 59.20% 529
红桃5 326 2000 2008 猪头桶+干邑桶 60.00% 9100
红桃6 564 1991 2012 猪头桶+美国柱桶 57.90% 1303
红桃7 636 1990 2007 猪头桶+美国桶 54.00% 9002
红桃8 617 1991 2008 猪头桶+西班牙雪莉桶 58.00% 9303
红桃9 210 2000 2006 猪头桶+美国桶 46.00% 9000
红桃10 295 2000 2011 猪头桶+马德拉猪头桶 61.00% 7000
红桃J 329 1991 2010 猪头桶+红橡木新猪头桶 56.10% 378
红桃Q 324 1990 2006 猪头桶+西班牙桶 54.00% 482
红桃K 444 1986 2009 猪头桶+PX雪莉桶 55.40% 9033

从陈年时间上看,红桃2和红桃K最为出挑,接下来便是红桃A和红桃6,都经历了超过20年的陈年时间。再结合产量来看,红桃2无疑是最难得的。整体来看,红桃系列产量都相对低一些,特别是红桃9,只有210瓶,想收集全套,这无疑是最难翻越的一道坎。

 

牌组 瓶数 蒸馏年份 装瓶年份 桶型 酒精度 原酒桶号
梅花A 503 2000 2012 猪头桶+水楢柱桶 59.40% 9523
梅花2 318 2000 2007 猪头桶+水楢桶 57.00% 9500
梅花3 592 2000 2009 猪头桶+美国新柱桶 61.10% 7020
梅花4 266 1991 2009 猪头桶+朗姆桶 58.00% 9802
梅花5 372 1991 2009 猪头桶+水楢猪头桶 57.40% 371
梅花6 597 2000 2009 猪头桶+奶油雪莉桶 57.90% 9020
梅花7 345 2000 2008 猪头桶+美国猪头桶 59.00% 7004
梅花8 561 1988 2011 猪头桶+美国柱桶 57.50% 7100
梅花9 238 1991 2011 猪头桶+波本桶 57.30% 401
梅花10 576 1990 2008 猪头桶+PX雪莉桶 52.40% 9032
梅花J 330 1991 2006 猪头桶+美国雪莉桶 56.00% 9001
梅花Q 330 1988 2008 猪头桶+美国新猪头桶 56.00% 7003
梅花K 417 1988 2010 猪头桶+干邑桶 58.00% 9108

这组中以梅花8、梅花K、梅花9和梅花J陈年时间最长,其中仅有238瓶的梅花9也需要重点关注。此外,梅花系列中有几款酒都是使用日本特色的水楢桶(Mizunara),特别是梅花5,非常值得收集。

 

牌组 瓶数 蒸馏年份 装瓶年份 桶型 酒精度 原酒桶号
方片A 527 1986 2008 猪头桶+奶油雪莉桶 56.40% 9023
方片2 259 1991 2008 猪头桶+波本桶 58.10% 9412
方片3 273 1988 2007 猪头桶+波本桶 56.00% 4917
方片4 546 2000 2011 猪头桶+PX雪莉桶 56.90% 9030
方片5 652 2000 2012 猪头桶+雪莉桶 57.70% 1305
方片6 277 2000 2007 猪头桶+波本桶 60.00% 9410
方片7 570 1991 2010 猪头桶+PX雪莉桶 54.80% 9031
方片8 595 1991 2009 猪头桶+Oloroso雪莉桶 57.10% 9302
方片9 248 1985 2009 猪头桶+波本桶 58.20% 9421
方片10 585 1990 2011 猪头桶+美国柱桶 54.90% 527
方片J 403 1988 2008 猪头桶+干邑桶 56.00% 9103
方片Q 223 1985 2007 猪头桶+干邑桶 58.00% 9109
方片K 555 1988 2006 猪头桶+美国雪莉桶 56.00% 9003

方片系列中有不少80年代完成蒸馏的作品,其中蒸馏于1985年、装瓶于2009年的方片9是常规牌中陈年时间最长的,达到24年,再加上248瓶的发售量也着实不多,如果在拍卖市场看到,要果断下手才行。此外,方片A、方片Q、方片10和方片J都桶陈超过20年,还有好几支接近20年的酒款。仅有223瓶的方片Q也是重点关注对象。

另外,除了波本桶和干邑桶外,这组酒中展现了多种类型雪莉桶的运用,如果按花色收集的话,方片无疑是不错的选择,从9到K,或者从10到A的同花顺也都不错。

 

牌组 瓶数 蒸馏年份 装瓶年份 桶型 酒精度 原酒桶号
大鬼 3690 1985-2000 2014 57.70%
小鬼 241 1985 2014 猪头桶+水楢猪头桶 54.90% 1024

小鬼牌同样来自单一桶,先后在猪头桶和水楢猪头桶中熟成了29年时间,是羽生扑克牌系列中陈年时间最长的,这款酒最终只装瓶了241瓶,也是该系列中发售量最少的酒款之一。

而作为该系列的收官之作,大鬼牌则很不一样,由羽生14个酒桶的原酒调和而成,蒸馏时间跨越了1985、1986、1988、1990、1991和2000六个年份,桶使用也相当多样,基本上是雪莉桶、波本桶、干邑桶甚至马德拉桶等悉数上阵,总共有3690瓶上市,因此在市场上也最为常见。

理性看来,羽生扑克牌系列的陈年时间真不算长,常规牌最长只有24年,小鬼牌也仅29年而已,甚至年份超过20年的也并不算多。从拍卖会的数据来看,羽生扑克牌系列在2015年创下纪录后便出现了回落,8月的这次拍卖是否会再创新高,其实答案并不明朗。

归根究底,这套酒更大的价值是在于不可复制性,它也承载了日本80年代威士忌产业的印记。如果想作为投资,那么就奔着收集全套去比较好。因为无论如何,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就是未来喝到全套羽生扑克牌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

文 | Daniela
编辑 | Dolcetta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