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全球最贵的10大西拉,第一名说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最近爱喝西拉(Syrah / Shiraz)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这也难怪。

赤霞珠么,有点太标准了。黑皮诺,这涨价是不是也太快了点儿?美乐,选择有点少,好的也都是天价。

只有西拉,实力强劲,价格适宜,风格多变,可盐可甜。

今年全球最贵的10大西拉也证实了西拉的广泛风格,从法国的北隆河谷,到西拉的第二老家澳洲,再到甚至加州,榜单真的是四处开花。

*数据来源wine-searcher

 

10. Penfolds Grange Bin 95

南澳多产区混酿,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3965

2020国际均价:¥ 4056(+2%)

 

我们的榜单从第10名开始。

奔富葛兰许(Penfolds Grange),太过出名几乎都无需介绍。作为大名鼎鼎的奔富旗舰酒款,葛兰许即是西拉的象征,同时也是澳洲葡萄酒的象征。

现在的许多顶级葡萄酒都注重“单一园”,但葛兰许却是南澳多个产区,多个葡萄园混酿(包括Barossa Valley, McLaren Vale, Clare Valley, Magill Estate),可见精确的风土也不一定是顶级葡萄酒的必要条件,重要的还是葡萄质量本身。

葛兰许是极其澳洲风格的西拉,黑色果味,黑巧克力和葛兰许特有的100%美国橡木桶带来的香草和椰子味,浓烈而又强劲。但它同时又细腻且通透无比。两头都能做到极致,这是葛兰许作为顶级澳洲西拉的最大魅力。

 

9. Henschke Hill of Grace Shiraz

伊顿谷,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4155

2020国际均价:¥ 4169(+0.3%)

 

排名第九的是奔富葛兰许的最大对手之一,翰斯科神恩山(Henschke Hill of Grace),它们的品质和价钱都在伯仲之间。

「Hill of Grace神恩山」是酒名,同时也是出产这瓶酒单一园的名字,名字源于这块园附近古老的路德教堂(所以是受神恩惠的地方)。这块单一园仅有4公顷大,种植的均是1860年就已栽下的未嫁接老藤,如此高龄,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属罕见。

神恩山所在的伊顿谷(Eden Valley)因为海拔较高,气候偏凉爽,也让这款西拉比葛兰许多了几分优雅含蓄,少了几分浓烈强劲。

8. SQN Le Supplement Eleven Confession Syrah 2013

圣塔丽塔山,加州,美国

2019国际均价:¥ 4295

2020国际均价:¥ 4302(+0.2%)

 

7. SQN The Duel Estate Syrah 2008

圣塔丽塔山,加州,美国

2019国际均价:¥ 4359

2020国际均价:¥ 4366(+0.2%)

第8和第7贵的酒均来自加州著名膜拜庄Sine Qua Non。

这两款酒密切相关,还都是漫画《神之水滴》中大名鼎鼎第7使徒 SQN The Inaugural Eleven Confession Syrah的近亲,因此放到一起来说。

说是近亲,但其实这三瓶本质根本就是「同一款酒」,它们均是SQN旗舰单一园「Eleven Confession 十一忏悔园」的EBA西拉。

说起EBA,这是SQN的一个系列,指Extended Barrel Ageing,延长桶陈,即比酒庄其它的普通作品多陈年十几个月,达到40个月左右。

SQN The Duel Estate Syrah 2008

它们三个不是同一款酒的原因是,SQN庄主特立独行,一定会亲自每年给每一款酒重新命名,并重新设计酒标,当然,每年的配方也会有一些变化。这导致SQN每年发售的都是「不同的酒」。

Le Supplement和The Duel Estate分别是这款酒2013和2008年的版本,而第7使徒The Inaugural则是2003年的版本。这三款酒分别拿了帕克团队的100分,99分和100分,毫无疑位列全球西拉一线水平。

 

6. Chris Ringland Dry-Grown Shiraz

巴罗萨峡谷,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5258

2020国际均价:¥ 4893(-6.9%)

 

这支酒曾多次荣登澳洲最贵西拉,但因为产量和售卖的酒商实在太少,导致市场价格波动较大,所以有时候均价并不准确(只要有一个酒商报高/低,都会导致均价剧烈变动)。

出产自澳洲西拉最经典产区,巴罗萨峡谷(Barossa Valley)一个仅1.5公顷的老藤未嫁接单一园。产量极小,每年只有不到2000瓶。

Ringland Dry Grown Barossa Ranges

老藤+巴罗萨炎热的气候让这支酒浓厚无比,酒精度超过16%是常事,没有比这更澳洲的酒了!和酒庄同名的庄主Chris Ringland选择用时间驯化这份浓厚,先在橡木桶中陈酿3年,再在瓶中陈酿6年半,从采收到发售的整个过程超过10年,让人联想到西班牙的Gran Reserva。

 

5. God’s Hill Menzel Shiraz

巴罗萨峡谷,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2341

2020国际均价:¥ 5041(+115%)

 

这是什么酒,从来没见过哎,为什么会比葛兰许,神恩山,Chris Ringland还贵??

其实你的反应是对的,这瓶酒两年前还名不见经传,近两年来价格突然蹿升,从前年的六七百块,到去年的两千多块,再到今年的五千块,一跃成为了全世界最贵的西拉之一。

这瓶酒卖的酒商极少,主要是酒庄自己售卖。所以国际均价也主要由酒庄自己的报价组成——显然,酒庄野心不小,想通过大幅涨价提升自己的地位和话题性。

目前这瓶酒的酒评家打分和评级极少,希望他们的品质可以对得起他们的新定价吧!

 

4. Marcel Juge Cornas

科尔纳斯,北隆河谷,法国

2019国际均价:¥ 4408

2020国际均价:¥ 5187(+17.7%)

3. Noel Verset Cornas

科尔纳斯,北隆河谷,法国

2019国际均价:¥ 4872

2020国际均价:¥ 5337(+9.5%)

 

第4和第3的酒均来自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产区,北隆的科尔纳斯(Cornas)。

作为西拉的发源地,北隆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优秀的西拉产地。但说起最贵西拉,大家肯定只会联想到Hermitage还有Cote Rotie这两个明星产区。我偷偷告诉你,Cornas其实有几个酒庄水准超群,值得你把它纳入顶级西拉的产地!

Marcel Juge Cornas

Noel Verset和Marcel Juge,Cornas产区的传奇。

说是传奇一是因为它们均水准超卓;二是因为这两位庄主都已不在人世,酒庄已然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我们只能从它们从前的作品缅怀。

Noel Verset Cornas

尤其Noel Verset,他1931年12岁时开始跟随父亲酿酒。在当时Cornas的葡萄只能低价大量出售时,他坚持在他认为风土最好的陡坡上艰难种植高质量的葡萄。他的坚持带动了后续Cornas产区的发展,他的理念影响了一系列Cornas产区后来诞生的传奇酒庄,比如Thierry Allemand和Franck Balthazar。

Thierry Allemand的Reynard单一园wine-searcher均分高达95分,是Cornas均分最高的酒款。这块地以前就属于Noel Verset,于1985出售给了他理念的继承者Thierry Allemand。

Marcel Juge和Noel Verset的最后一个出品年份分别是2015年和2006年。

2. Penfolds Grange Aevum Saint Louis Decanter

南澳多产区混酿,澳大利亚

2019国际均价:¥ 12766

2020国际均价:¥ 13940(+9.2%)

 

奔富葛兰许第二次上榜。

这是葛兰许和法国著名老牌奢华玻璃厂Saint Louis合作推出的酒款。内含一瓶奔富葛兰许,和一个Saint Louis手工吹制的水晶醒酒器(唔,葛兰许大部分时候确实是需要醒)。

目前发售过2012和2013两个年份。

 

1. Domaine Jean-Louis Chave Ermitage Cuvee Cathelin

埃米塔吉,北隆河谷,法国

2019国际均价:¥ 48753

2020国际均价:¥ 50574(+3.7%)

 

北隆埃米塔吉(Hermitage)名家Jean-Louis Chave的旗舰款。产量极少,取决于年景在2000-2500瓶之间。

不管西拉的世界如何变化,我们还是得尊称小小的埃米塔吉一声「大哥」,这里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全世界顶级西拉密度最高的产区。

JL Chave在埃米塔吉是大地主,不管是产量还是质量都是产区里顶级的存在。酒庄旗舰名为Cathelin,以法国知名油画家Bernard Cathelin命名。他是庄主的好友,同时也是这款酒的酒标设计者。

这款酒的葡萄大部分出自Les Bessards略地,这是整个产区公认单宁最强,陈年潜力最大的地,同时也是JL Chave的核心灵魂地块。

 

总结

以上就是2020年全球10大最贵的西拉榜单。

当然,最贵的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价钱受许多因素的影响,和水平并不一定是绝对关系。许多西拉的名酒,比如著名的LaLaLa系列,均没有上榜。

你认为这张榜单合理吗,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