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的传人有多好?勃艮第超级名家Méo-Camuzet品鉴后记

亨利·贾叶(Henri Jayer),一位被葡萄酒爱好者们称为“勃艮第之神”的酒农。自从2006年仙逝之后,他的存世遗作不断在拍卖会中创造纪录,甚至远超同年份的“酒之至尊”罗曼尼康帝。2018年6月,贾叶的家人拍卖了酒窖里剩下的最后一批藏酒,一瓶Cros Parantoux一级园的平均成交价已经超过24万人民币,更不用说他酿造的特级园 Echézeaux和 Richebourg了。酒神的作品,随着市场上来源可靠酒款的逐渐消失和老年份适饮期的过去,渐渐成为不可能再被体验的传奇。

早年间 Jean-Nicolas Méo 与 Henri Jayer 在田中

Méo-Camuzet,是一个不断与亨利·贾叶一起提及的名字。虽然目前很多勃艮第中生代酒农都得到过亨利·贾叶的指点,但无论从风土还是理念来说,公认传承了“酒神”衣钵的只有两位——贾叶的外甥Emmanuel Rouget和贾叶曾经的雇主Méo-Camuzet酒庄的继承人Jean-Nicolas Méo。

尤其是贾叶的代表作——通过400多次爆破和辛劳耕作挖掘出来的一级园“克罗-帕宏图”(Cros Parantoux),目前也仅有这两家酒庄拥有;而贾叶最为昂贵的里奇堡特级园(Richebourg)全都来自Méo-Camuzet酒庄。

Méo-Camuzet本就是勃艮第显赫的大家族,拥有不少勃艮第极为核心的精华风土地块。庄主让-尼古拉·米奥(Jean-Nicolas Méo )本可像家族长辈们那样走上政途:父亲Jean Méo在1958年至1959年期间担任了两年戴高乐将军的顾问,叔公Etienne Camuzet担任勃艮第金丘省议员长达30年。如果没有生命中的各种偶然,他也可能走上金融之路,在巴黎高等商学院(ESCP)毕业之后,曾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过一年。但是最终他选择了成为酒农,在勃艮第大学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酿酒之后,于1989年回到酒庄,接受家族雇佣的亨利·贾叶亲自指导,逐步掌管大任。

因为酒庄逐渐跻身勃艮第顶级名家高位,酒的价格也被市场不断推高。有爱好者错误地认为,Méo-Camuzet酒庄能有今天的地位,主要依靠的是与亨利·贾叶的联系。2015年Jean-Nicolas Méo应知味邀请来上海举办Clos de Vougeot垂直品鉴大师班,有一位品鉴者在现场连续追问了好几个问题,一定让他回答“Henri Jayer到底与你有什么关系?” Jean-Nicolas Méo最后只好无奈地回答说:“他曾经是我们酒庄的雇员,也曾经教导过我。”着实令人啼笑皆非。

Jean-Nicolas Méo是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人,去酒庄访问跟他一起在酒窖桶边品鉴,整场品完可能才能看得到一两次他露出笑容。生得英俊潇洒,出身名门旺族的他,确实是一位极有天分的酒农。Jean-Nicolas Méo曾对我们说 :“亨利是二战后由我父亲 Jean Méo 聘用的葡萄园佃户之一,所以他来教导我也是很自然的。我很快就爱上了亨利的葡萄酒,所以(当时)也就不再寻找自己的道路了。我们都更偏爱口感丰富、果味浓郁、圆润醇香、清新美味的葡萄酒。”

Jean-Nicolas Méo 与妻儿

凭借天赋悟性和20多年的实践磨练,他已经在恩师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结合家族留下来的风土名园和他后来掌握的其他地块,最终成就了Méo-Camuzet酒庄如今在勃艮第的崇高地位。除了遵循 Henri Jayer 的教导,Jean-Nicolas也将对酒庄现行的种植方法进行升级,积极尝试推广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的耕作方式,Henri Jayer曾极力反对的带梗酿造,Jean-Nicolas也会予以变通应用在自己的某些葡萄酒上,甚至是Henri Jayer所开创的Cros Parantoux(2017加入了10%左右的小梗)。

同时,酒庄在横跨夜丘和伯恩丘的多个村庄都拥有地块并酿造酒商酒,从Fixin、Gevrey-Chambertin、Chambolle-Musigny,到Vougeot、Flagey-Echezeaux、Vosne-Romanée、Nuits-St-Georges,再到Corton山的红白,要对如此之多村庄和地块的风土有深入了解,并且都能酿出反映风土本色的佳酿,没有极高的天赋和造诣是很难做到的。能做好这么多酒并不断推动品质进步,最终让酒庄跻身勃艮第最前列,也不是一般的酒农和团队能做到的。

仅从桶边试饮或者新年份品尝,恐怕还不足以体会Jean-Nicolas Méo到底是如何“用师者王,青出于蓝”,恐怕只有通过举办大师班,或者组织一场专门的品鉴晚宴,系统性地喝到一些达到陈年适饮状态的代表性酒款,才是最佳的方式。

2020年5月15日周五晚,知味有幸组织了一场非常难得的Méo-Camuzet酒庄专题晚宴。悉数品尝了这座名家大多数核心风土地块杰出适饮年份的佳酿——其中甚至包括了2009年份的 Cros Parantoux一级园和2007年份的 Richebourg特级园这些可以列入“余生必喝”的大酒。

这场品鉴会酒款的地块风土简介、侍酒方式和酒款表现,我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在下面发表出来与知味的读者们分享。如有错漏,还请不吝指正:

 

 Domaine Méo-Camuzet酒庄专题品鉴晚宴记录

 

 

 

1. Nuits-St-Georges村临近Vosne-Romanée村的杰出一级园Aux Murgers

Domaine Méo-Camuzet Nuits-St-Georges 1er Cru Aux Murgers 2016

Méo-Camuzet 在 Nuits-St-Georges村拥有四片一级园,其中与Vosne-Romanée村相邻的Aux Boudots 和 “石墙园” Aux Murgers 评价最高,两者都接近Vosne-Romanée村性感优雅的酒风,但又有着一定Nuits-St-Georges村的坚实风骨。石墙园内40-50年的老藤很可能在当年由亨利·贾叶亲手种下并悉心打理,0.73公顷。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1.5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这款酒的2016年份,一开瓶就带着极为通透的新鲜玫瑰花瓣和植物的气息,有如香水般奔放,同时有微微带着些香料风味的泥土和蛋白风味,一些新橡木桶的木质香气镶嵌其中;入杯后瑰丽享乐的黑樱桃果味慢慢全面舒展开来,拥有厚实有质感的平铺集中度和丰盛可口的花香果味,总体上兼具了Vosne-Romanée村的性感迷人,又带有Nuits-St-Georges村的结构骨架,非常出色的酒,2023-2024进入适饮巅峰。92+

 

2. Nuits-St-Georges村临近Vosne-Romanée村的杰出一级园Aux Boudots

Domaine Méo-Camuzet Nuits-St-Georges 1er Cru Aux Boudots 2013

这块Aux Boudots一级园,酒庄拥有1.04公顷,或许因为接壤 Vosne-Romanée 知名一级园 Les Malconsorts(另一面与La Tâche相邻) ,这里的风土也相当杰出,较高的粘土比例和60多年的老藤,使酿出的黑皮诺酒体饱满,架构坚实,是Nuits村北极佳的一级园。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1.5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虽然比前面的2016 Aux Murgers年长三岁,但这款2013 Aux Boudots却拥有更为扎实耐久的结构和更具收敛感的细腻单宁,2013年份有15%的整串带梗发酵,在酒庄不算多见。开瓶带着深邃细腻的黑樱桃、黑李子风味,淡淡细致的玫瑰花香和泥土气息,一些新橡木桶的木质风味装点其中;总体上拥有很高的平铺集中度和男性力量感,单宁细腻而量多,以出色的质感和偏收敛的状态平铺在口腔感受的中段,预示着这款酒非凡的陈年潜力。2023-2025年左右进入适饮巅峰。91-92+

 

3. Vosne-Romanée村核心一级园Les Chaumes

Domaine Méo-Camuzet Vosne-Romanée 1er Cru Les Chaumes 2009

一级园Les Chaumes位于 Vosne-Romanée 村西南面的山脚,占地6.46公顷,就在大名鼎鼎的罗曼尼康帝酒庄独占特级园 “la Tâche” 和杰出一级园 Aux Malconsorts 的下坡处,土层不深。在Vosne-Romanée村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5公顷以上的葡萄园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了,这里的拥有者也就相应的比其他园要多,所以能在众多酒庄中脱颖而出也并非易事。作为最大的持有者(2公顷),Méo-Camuzet酒庄对这块葡萄园的风土表达堪称标杆典范。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2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这款产自伟大年份2009的Les Chaumes,开瓶后花香芬芳喷涌,瓶醒2小时左右,入杯香从封闭中慢慢展开,一步步盛开到新鲜精巧的玫瑰花瓣奔放而出,飘逸上扬如香魂一缕,捉摸不住,但在花香底下却是头角峥嵘的矿质岩骨,带着矿质线条感的悠长回味,总体非常精致性感,魅力万千,用武夷岩茶的“岩骨花香”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可以说是诠释Vosne-Romanée村性感优雅风格的极好例子。这款酒现在已经进入适饮巅峰,在杯中的持久表现表明,它可以继续陈年到2029-2030没有问题,不要低估这类精细纤巧的酒的陈年潜力,骨架都在花香底下。Jean-Nicolas Méo曾对我说,非常看重这块葡萄园,他一支试图在Les Chaumes传统的略显“轻浮肤浅”的妖娆香气之外,再从风土中挖掘出一些其他更深的内涵,他确实在往这个方向越做越出色。93-94+

 

4. “科通”Corton核心特级园 Perrières

Domaine Méo-Camuzet Corton Grand Cru Perrières 2012

酒庄在Aloxe村拥有的0.68公顷的Corton Perrières特级园,坡向朝东,地块处于坡中段;从Perrières这个词我们便能知道地块中有不少的卵石,通常呈现为玫瑰色,土层比较深厚,而且深处也保持着跟表层类似的多石组成,是一块非常陈年耐久的出色风土。Jean-Nicolas Méo从2009年才开始出品这款Corton Perrières,这款酒卓越的表现充分展示了他对这片风土的深刻理解和酿出伟大之酒的宏伟抱负。

侍酒:开瓶后四分之一倒入醒酒器再马上倒回瓶中,瓶醒2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2012年这款Corton Perrières开瓶之后香气略显羞涩,带着一些顶级名家白葡萄酒的诱人芝麻香泥土还原气息(红葡萄酒也可以有哦),但可以感觉到有蓄势待发的香气隐藏在结构张力紧绷的黑色樱桃果味之下;开瓶后四分之一倒入醒酒器再马上倒回瓶中,瓶醒2小时后入杯,深邃的黑樱桃李子和玫瑰花香渐次展开,黑色果味的饱满肉厚质感与鲜美迷人的芝麻香、野性动物香气结合在一起,显得格外享乐魅惑,但底下都是力量结构和矿质骨架的支撑,随着醒酒越来越纯净的黑樱桃果味开始彰显出来,回味绵长而微微带着矿质收敛感,这会是一款非常有陈年潜力的好酒,充估计2028年左右才进入适饮巅峰,可以陈年到2033-2038年以上。93-94+

 

5. Clos de Vougeot特级园稀有“特别版”Grand Maupertuis

Domaine Méo-Camuzet Clos de Vougeot Grand Cru “Grand Maupertuis” 2009

 

象征着勃艮第历史的武若园特级园(Clos de Vougeot)一共有超过80家酒庄出品,Méo-Camuzet酒庄无疑是其中公认的标杆酒庄,其核心地块都位于武若园城堡附近名为Les Chioures的climat(3公顷)。但这次品鉴的是非常少见的来自风土更杰出的climat–Grand Maupertuis的首个年份2009,位于上坡处靠近Grands Echezeaux的0.25公顷微小地块,产量很少不到1000瓶,只在2009,2014,2016,2017出产。酒庄另外还有一块下坡处的微小地块Près le Cellier,仅在2009和2017出产。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2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一开瓶就带着很诱人的飘逸新鲜玫瑰花瓣的香气,同时还有诱人的芝麻香泥土还原气息,上扬的花香下同时有动物皮毛的魅惑骚气,纯净的红黑色樱桃果味,风味中段展现出极好的矿质通透清甜感,集中度中高,结构坚实,回味悠长,在杯中变化一个多小时而不减弱,拥有很好的陈年潜力。总体矿质感没有酒庄产量更大的Clos de Vougeot表达的那么主导,但却妖娆骚气、性感迷人却远在其上,甚至让人想到Domaine Leroy一些红头酒款的香气风味表现,令人惊叹!碰到这款少见酒款的朋友,记得买下来,量极少,质极精。95+

 

6. “酒神”亨利·贾叶传奇的“克罗-帕宏图”一级园 Cros Parantoux

Domaine Méo-Camuzet Vosne-Romanée 1er Cru Cros Parantoux 2009

因为亨利·贾叶而成为传奇的克罗-帕宏图(Cros Parantoux)一级园,这块地的位置却非常好,与极为出名的里奇堡特级园(Richebourg)相邻,一样坡向东北,居于更为上坡的位置,气候偏凉爽。 Méo-Camuzet酒庄是这块地仅有的两位主人之一,拥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部分(0.2950公顷),年产量仅近1000瓶。

在历史上这片地并不被勃艮第风土权威Lavalle和Rodier所看好,评价远不如周围的葡萄园。20世纪初根瘤蚜虫病入侵的时候,更是被拔除荒废,无人问津。但不知为何,战争年代在这片土地上种过洋蓟的亨利·贾叶,却牢牢坚信它有着未被发掘的巨大潜力。这是一块“无情”的土地,洋蓟的根扎得极深,为了全部清理干净,让他花了1-2年的时间,吃了很大的苦头。土壤里还镶嵌着过多的石灰岩石,为了能种下葡萄,他只能用炸药炸出一个一个洞,来松动土质。根据这位在硝烟火光中耕作的酒农回忆,他一共炸了四百次!

但所有的辛苦都获得了回报,如贾叶所料,克罗-帕宏图的红葡萄酒展现出像它伟大的邻居——里奇堡特级园一般的精细和复杂——虽然没有里奇堡风土所特有的那般力道和浓郁,也稍欠深度和层次,但却具备只有在完全成熟年份的里奇堡里才能找到的那份罕有的柔软精致。毫无疑问,这是一块一级园中的“特级园”,与伟大非常接近!Cros Parantoux 是一款很全面的葡萄酒,果香、辨识度、甘美、单宁、酸度,面面俱到,所以它需要更久的时间来平衡这些元素,最好能有10年以上的耐心来等待。

侍酒:开瓶后三分之一倒入醒酒器再马上倒回瓶中,瓶醒3.5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刚开瓶有清新密集的曼妙玫瑰花瓣香气,醒酒后入杯香气开始比较封闭,慢慢才开始渐次打开,纯净清新的玫瑰花瓣,飘逸清凉,优雅异常,成熟恰到好处的红色樱桃和红李子风味,通透而坚实的矿质骨架平铺在花香之下,结构宏大而平铺,集中度极好,展现出阳刚至纯的岩骨花香风格,刚纯而非柔美,一切都严丝合缝平衡而富有张力,在杯中非常持久,一直有不少微妙的变化,1个多小时后在杯中还不断喷涌出新鲜的玫瑰花瓣香气,回味优雅悠长,年轻程度的陈年潜力令人惊叹。2009显然目前还处在非常年轻的阶段,2025年左右才进入适饮期,可以陈年到2035-2039年以后。非常期待未来还能喝到这支酒,当然市场价格已经超过了后面那支2007年的里奇堡。94-96

 

7. 至尊特级园里奇堡 Richebourg

Domaine Méo-Camuzet Richebourg Grand Cru 2007

Méo-Camuzet酒庄的旗舰酒款当然是里奇堡(Richebourg),一共拥有两个地块:0.30公顷左右位于里奇堡的Verroilles部分,还有更小的一块约0.04公顷的地块位于Les Richebourgs部分,就在Cros Parantoux下方。0.34公顷,1100瓶左右的产量。大部分地块都在朝东的坡面上,总体偏凉爽的风土。但里奇堡风土的伟大之处是不容易从外表上看出来的,人们往往惊讶于它随着陈年演变历久弥新的清新花香和精妙层次。里奇堡的酒风以丰盛见长,甚至可以说是整个Vosne-Romanée村中,风土特性最为丰厚饱满的,正如名称所代表的含义(riche在法语里意为‘丰富,丰盛’),但是无论大年小年,都要等待至少10年才开始展示其非凡魅力,而且都拥有至少20年以上的陈年能力。时候未到,芳容难现,如今大部分的里奇堡往往还未达到巅峰,便被世人过早饮用,确实可惜。我们精心寻觅到了这款压轴的2007年里奇堡,已经在适饮巅峰状态。

补充一点Steen Öhman分享的亨利·贾叶的里奇堡的信息,Henri Jayer从1945年起(23岁)开始打理Méo家的葡萄园,50年代开始重新种植里奇堡的葡萄园,从1959年左右逐步以自己的名号装瓶少量里奇堡,直到1976年才有信心装瓶比较多的里奇堡,1978年全部自己装瓶(他的成名年份),最多也就2-3桶。里奇堡租约于1987年到期,全部归还给Méo-Camuzet酒庄。1985-1986酿造时过滤,1988更像Jayer不过滤的经典风格。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3.5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

一开瓶就新鲜四溢的玫瑰花瓣香气,混合着一些干玫瑰花瓣和黑樱桃的气息,霸道地奔涌而来,丰盛异常,但香气之下矿质的岩骨非常明显,支撑起宽广宏大的架构,托起香气变化前进,拥有出色的集中度和厚度质感,精细通透感上可能略逊色于超级大年2009的Cros Parantoux,但正因为明智地选择了2007这样更艰难的年份,才有机会领略到已经达到适饮巅峰里奇堡花香汹涌的魅力。刚进入适饮窗口,还可以继续发展出更高的细节复杂度,可以继续陈年到2032-2035年以上。95

 

8.加餐:酒庄品质极高的酒商酒款科通查理曼特级园白 Corton-Charlemagne

MéoCamuzet Frères & Soeurs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2014

最后加餐了一款Méo-Camuzet的酒商酒款科通查理曼特级园白的2014年份(应该从2011才开始酿制),酒庄应该是通过交换协议获得了两个地块的葡萄,一片在Pernand-Vergelesse村朝西坡面,一个在Aloxe-Corton村朝南坡面。

侍酒:倒出一杯后余下酒瓶醒3.5小时后入杯

品鉴记录:

这款2014 Corton-Charlemagne入杯带着诱人的白芝麻还原气息,优雅的白花、柑橘和油润气息,一些新橡木桶和焦糖的风味,入口酒体有不错的厚度质感,但轻灵而酸度出众,有着漂亮的酸度甚至能量感,回味很长,总体是非常可口诱人的一款高级别白葡萄酒,目前还处在年轻发展的阶段,2022年左右进入适饮期,陈年到2029-2030年以上没有任何问题。93-94

文 | 朱思维
编辑 | yunwei,陈知人
图片来源于作者和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