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盛宴:记木桐晚宴(二)

继续说说那晚在木桐酒庄举行的1855列级名庄协会波尔多酒展开幕晚宴的故事吧——这场晚宴,原本可以记录得简单一些,我唠唠叨叨,事无巨细的写,亦是自己学习欧洲贵族精英做事的一个过程。法国有句很老的谚语,Nobless Oblige,讲贵族要担负社会责任,现在也被用来讲知名企业要担负自己的社会责任,用在这里,还有些相宜。

镜与门,图片来源:苏雅

镜与门,图片来源:苏雅

话说我听着音乐,品着清爽的香槟,看着那面巨大的镜面之墙所映下的热闹与安静,结果过了不久,这堵墙就如童话里的芝麻开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广阔的大厅,和厅中排列得井然有序的一座座晚宴圆桌,鲜花和水晶酒杯装点其上,已经隐约显出气势之庞大。而它们上方的天花板,俨然是一抹闪着满天繁星的深蓝色天空——屋顶有一层起伏的深蓝幕布,聚光很强的灯光打在上面,化作点点繁星:这是一个星光下的晚宴。

待所有门都打开,侍者就位之后,从蓝色星空之下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铃声——这是法国大家庭家宴的习俗,家里主妇会有一个手摇响铃,摇起来叮当作响——开饭了。没想到这铃声在这里再现,倒是开始有些家宴的味道。

尤其是当一部分相谈甚欢的宾客们滞留在酒窖大门不急于入席的时候,有早先入席的一位先生的一声响彻全场的大喊,"À table!(吃饭了!)"给这场开场严肃的晚宴添了一些家庭的味道。哪知后来,菲利嫔女爵演讲里幽默的调侃,更是让大家笑得人仰马翻,气氛顿松,那晚原来也是八十岁老太太的一晚家宴。

星光下的晚宴,图片来源:苏雅

星光下的晚宴,图片来源:苏雅

穿过镜面墙的大门进入内间,才看清楚原来这镜面是类似都市高档办公楼的反光玻璃,从外面丝毫看不见里间情况,从里面却可以看清外间景色,木桐简单而庄严的酒窖大门正墙此时就又透过这透明的镜面,映入宾客眼中。

世间有很多复杂的酒庄建筑,外观创意新奇,博人眼球,但木桐这里,却只有一镜一门。这一镜一门在整个晚宴里的反复重现,传递出一种简单的美,能把简单做出这样的美,亦需要一种气质,这是木桐的气质。

而这间蓝色大厅,也是简单的四方形状,两面是可见外景的落地玻璃墙,两面是普通的白墙。一面白墙作为主席台,稍后1855名庄协会主席,波尔多市市长和木桐酒庄主依次做了演讲;另一面白墙只在正中处有两个紧挨着的入口,通向后厨,这入口没有门,取了四合院里照壁的设计,有一堵照壁正对外间,出入在照壁两侧,晚宴三个小时有余,每次上酒,皆从此出。

流光溢彩,图片来源:苏雅

流光溢彩,图片来源:苏雅

每次上酒的过程大概算得上是一场辉煌的秀,大厅首先会奏响激昂的交响乐,近百名侍酒师们闻乐即从照壁两侧鱼贯而出,沿着预定路线入场:这百名侍酒师着一样的浅色衬衫、一样的深色侍酒围褂,用一样的姿势托着那些名贵的酒,再用一样的频率在激昂的古典音乐下昂首入场,两个侍酒师队列又用一样的速度向左右走出对称的路线,在蓝色繁星的大厅之下,走到了六十桌盛装宾客之间。这样的景象,本已很少见。

整个晚宴中,原本朴素的白墙之上,整面墙都被色彩丰富的葡萄田影像所覆盖,在这流光溢彩的景象之上,轮流放映着1855年波尔多列级名庄的图像:酒标、酒瓶、酒庄、葡萄田,最后甜点甜酒时,更是有一瓶瓶1855苏玳巴萨克列级名庄酒金灿灿的瓶子,铺满整个墙面。

但是,侍酒师们列队登场时,彩色的影像都消失了,墙上打上深蓝的朴素底色,开始几秒用白光打上了巨大的1855年分级标志,旋即换作所有列级酒庄小小的LOGO,和天顶的星空一道,用朴素而高贵的蓝白两色衬托出场的葡萄酒们。

这样的景象,难道不是一场葡萄酒的T台秀。

波尔多的列级庄联盟,作为名酒密度最大的酒协会,在这样好的年华里,给了葡萄酒这样的盛世登场。

相关阅读:
“酿伟大的酒?不难,难的是头三百年”:记木桐晚宴(一)
酒窖:世界级建筑大师们的骇俗之作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