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侯贝王子一起品尝侯伯王和美讯的世纪年份:2009, 2010

美讯酒庄(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大门就开在紧紧毗邻波尔多城的贝萨克镇(Pessac)还算宽敞的一条街道上,修成哥特式尖顶形状的门柱毫不遮掩地显示着这座古老的酒庄从17世纪起便由教会来管理的历史。驱车穿过酒庄城堡前大片的葡萄园,在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美讯酒庄。

美讯酒庄(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的葡萄园大门

美讯酒庄(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的葡萄园大门

三个身影已经在门口守候多时,中间的那位身形高大、仪态威严的中年男子身着麂皮夹克,带着玳瑁眼镜。虽第一次见,这身标志性装束还是让人一眼认出他来——现任卢森堡大公的堂弟,侯伯王和美讯酒庄的主人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de Luxembourg)。王子在门口亲迎,一行人赶紧上前问候致意。因为当晚要借宿于此,我们先得取下车上行李。侯贝王子竟然热情地过来要帮我们提行李箱,这样的礼遇真是彻彻底底让人“受宠若惊”,赶紧诚惶诚恐地婉拒了他的盛情。

侯伯王和美讯酒庄的主人卢森堡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of Luxembourg)

侯伯王和美讯酒庄的主人卢森堡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of Luxembourg)

侯伯王和美讯两家的葡萄园都在红白葡萄酒都著称于世的波尔多贝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产区,属于波尔多左岸更大的格拉夫(Graves)产区的核心子产区,因此也拥有独立的贝萨克-雷奥良AOC。更准确地讲,贝萨克-雷奥良由近十个市镇组成,其中的贝萨克(Pessac)和塔伦斯(Talence)两个市镇紧挨着波尔多城的南面,著名的1855一级名庄侯伯王(Chateau Haut-Brion)和格拉夫列级名庄克莱蒙教皇堡(Chateau Pape-Clement)都在贝萨克。而美讯酒庄大部分的葡萄园在塔伦斯,门口这条马路即是塔伦斯和贝萨克的分界,所以美讯还有一小部分与侯伯王的葡萄园直接挨着的地块在贝萨克。随着波尔多城市的扩张,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城中葡萄园”的格局,在世界著名产区中也是相当少见的(奥地利的维也纳产区算是另一例)。大量人口活动、工业生产和密集建筑物阻挡空气流动造成了“城市热岛效应”,这种温度稍高的微气候也成了这里独特风土的一部分。

侯伯王和美讯的葡萄园分布以及贝萨克-雷奥良位置示意图

侯伯王和美讯的葡萄园分布以及贝萨克-雷奥良位置示意图

算算波尔多名字中带有 Haut-Brion的酒庄,一共有七家。除了处在离侯伯王所在地9公里远的雷奥良镇(Léognan)的拉里奥比昂酒庄(Château Larrivet Haut-Brion),其它六家都可以追根溯源到16世纪侯伯王的显赫的主人德邦塔克(de Pontac)的属地,都分布在彼此相邻的贝萨克和塔伦斯两个小镇。

经过不懈的努力,今天克兰斯帝龙酒业已经收购了包括侯伯王(Haut-Brion)、美讯(La Mission Haut-Brion)、拉维奥比昂(Laville Haut-Brion)、拉图奥比昂(La Tour Haut-Brion)、阿拉里奥比昂(Allary Haut-Brion)五家的田产,只差卡慕奥比昂(Les Carmes Haut-Brion)一家就能让六家重聚。为了方便品牌的统一管理,从2006年份开始只产红葡萄酒的拉图奥比昂被并入毗邻的美讯,用于生产美讯副牌“小美讯”(La Chapelle de La Mission Haut-Brion),从2009年份开始同样毗邻美讯的只产白葡萄酒的拉维奥比昂,被改名为美讯白葡萄酒(La Mission Haut-Brion Blanc)。而曾经长期以出租田产给侯伯王换取葡萄酒的阿拉里奥比昂,只有在2008-2011这三个年份因为法律和产权变化的原因在市面上出现过,2012年便悄无声息地完全将酒庄产权转手给了老东家,之后这块与侯伯王紧邻的葡萄园将像2007年之前一样,继续被用来酿造侯伯王的副牌“小侯伯王”(La Clarence de Haut-Brion)。历史绵延近五百年的名庄望族,分支谱系自然复杂难解。

美讯的名气虽然不如几百年前就声名远播的侯伯王响亮,但两家酒庄的葡萄园仅仅隔了一条马路(参见上面的地图),甚至很多地块与侯伯王的葡萄园紧紧相连,曾一度是侯伯王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美国酒评家罗伯特·帕克给美讯的世纪年份1982年满分100分的时候,给了侯伯王1982年95分。1983年,美讯酒庄终于被早在1935年就买下侯伯王的克兰斯帝龙酒业(Domaine Clarence Dillon)收购,从此琴瑟和谐,皆大欢喜。而之后的另一个杰出年份1989,帕克对两家的红葡萄酒都给出了满分的评价,但还不忘说一句侯伯王1989为他满分的葡萄酒中的“完美”之酒,是他“死之前还想再喝”的那一款酒。如此便成就了1989年侯伯王的不朽传奇。

左起:酒评家布尔奇,侯伯王庄主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de Luxembourg),侯伯王的酿酒技术总监让-菲利普·马克雷(Jean-Philippe Masclef),克兰斯帝龙酒业旗下酒庄的总经理让-菲利普·戴马斯(Jean-Philippe Delmas)

左起:酒评家布尔奇,侯伯王庄主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de Luxembourg),侯伯王的酿酒技术总监让-菲利普·马克雷(Jean-Philippe Masclef),克兰斯帝龙酒业旗下酒庄的总经理让-菲利普·戴马斯(Jean-Philippe Delmas)

此番知味和酒评家们一起登门造访两座顶级名庄,是为了品鉴已经完成装瓶将要上市的2009和2010两个“世纪年份”的侯伯王和美讯酒庄的葡萄酒。

品鉴在美讯酒庄的品酒室里进行。这座于2007年修缮一新的品酒室内部全部采用实木装饰,桌椅纹饰的细节无不体现出美讯与天主教的渊源,在此品鉴颇有一种教堂祈祷的仪式感。庄主侯贝王子(Prince Robert de Luxembourg)、克兰斯帝龙酒业所有酒庄的总经理让-菲利普·戴马斯(Jean-Philippe Delmas)和侯伯王的酿酒技术总监让-菲利普·马克雷(Jean-Philippe Masclef)陪同我们一起进行了品鉴。我相信侯贝王子已经很多次品尝过这些酒款了,但在我们品鉴的过程中,他一直非常严肃认真地拿出小本做品鉴记录,名门家长严谨之风可见一斑。

此次品鉴的酒款包括了侯伯王的红葡萄酒主牌和副牌、白葡萄酒主牌和副牌、美讯红葡萄酒主牌和副牌,以及美讯白葡萄酒这7款酒的2009和2010年份,共计14款酒(注意美讯白葡萄酒并不出产副牌,出产的其他白葡萄都被用来酿造侯伯王白葡萄酒的副牌La Clarté de Haut-Brion,被集团称为两家共同的副牌)。

品鉴的侯伯王和美讯酒庄2009和2010年份共计14款酒

品鉴的侯伯王和美讯酒庄2009和2010年份共计14款酒

我们的品鉴结果证实了大家先前对这两个年份的判断:2009和2010年对侯伯王和美讯而言,确实是令人惊叹的杰出年份!

整体来说,这两家酒庄的多个指标都在这两个年份创下了新高。侯伯王2009的酒精度达到14.3°,2010达到14.6°,美讯2009为14.7°,2010竟然高达15.1°,这在整个波尔多左岸恐怕都非常罕见。如此之高的酒精度反映了收成的果实确实健康浓缩,同时达到了完美的成熟度。而这两个年份果味的饱满与新鲜度、单宁的品质与集中度、高酸度,各个指标都相当出色,达到了高处的平衡。兼具集中度的力量和果味新鲜度的酒,陈年能力通常来说都是非凡的。这两个年份的侯伯王和美讯,至少到2020年以后才合适开始饮用,陈年的潜力应该都在30-40年以上。

侯伯王的2009和2010年份的主牌、美讯2009年份的主牌在慷慨的帕克那里都获得了满分的评价,美讯2010获得了98分。帕克不愿意给满分的这款2010年的美讯,却让我印象最为深刻。2010年的美讯是一款“举重若轻”的酒,15.1°的超高酒精度和比2009年还高的酸度(侯伯王也是如此),现在尝起来却便已经非常优雅精巧,但同时又以结构的扎实稳固令人不得不折服,这简直是在山巅上演绎的平衡舞蹈,酒评家布尔奇品鉴后连连惊叹这款酒真是“前所未见”。酒庄说这一款酒是“埃菲尔铁塔”,这真是绝妙的比喻:千万不要因为迷恋于“埃菲尔铁塔”的细节的精妙和姿态的优雅而忽视了她已经屹立百年的伟大,年轻时便已堪饮的美讯2010可能会成为一支值得用50年甚至更多的青春来等待的酒。就连帕克也不得不承认,表示未来15年内随着酒的发展美讯2010将是他心中满分最有力的竞争者。

DSC_0650

侯伯王和美讯的白葡萄酒在整个波尔多也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翘楚,这次的白葡萄酒品鉴我们是在20度左右的室温下进行的,并未经过冰镇。在品鉴一些高水平的白葡萄酒时,这是可能采用的方式,葡萄酒的缺陷会因为温度更高而无处遁形。2010的侯伯王白和2009的美讯白品质更为突出一些,都呈现出贝萨克-雷奥良的崇高经典风格:白色花香充裕、果味饱满、矿质的震动给酒体带来澄澈和通透感,2010年的侯伯王白突出的酸度甚至带着单宁口感,2009的美讯白出色的集中度,这两款酒10-15年的陈年能力应该都不在话下。

购买建议

顶级名庄的伟大年份当然是最有收藏价值的酒,但是2009和2010也是两个被市场严重炒高的年份,尤其价格在期酒阶段就已经飙升到高位,最近一年多以来有所回落。在这样的年份,购买顶级名庄的副牌酒也不失一个好的选择,品质同样卓越的副牌价格往往不如主牌炒得那么高,通常一级名庄副牌的价格只有主牌的六分之一甚至不到。比如小侯伯王红葡萄酒2010年份的品质与当年的主牌非常接近,但价格只有主牌的七分之一,值得买入。

要成就像1945、1961这些真正的伟大的年份,需要更长的时间的检验。尤其是当我们在问波尔多某一个产区的2009和2010两个年份孰高孰下的问题的时候。把目光再回望30年,波尔多卓越的的1988和1989这两个年份,我也常听到过最伟大的酒评家和最好的酒庄酿酒师发出的感叹:非得要30甚至40年的时光的赛跑,才看得清楚两位高手最终谁能胜出。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