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隆世家 Château Calon Ségur 的新主人在忙些什么?

很多读者都还记得那场变动——凯隆世家庄园(Château Calon Ségur)易主。在庄园前主人戴妮·加斯克彤(Denise Gasqueton)过世之后,她的侄子们同意让出他们的股份,于是她的女儿和女婿决定出售这座历史悠久的波尔多名庄。毫无疑问,作为看客的我们都没有想到其新主人居然会是一家位于圣泰斯代夫(Saint-Estèphe)的人寿保险公司。可在去年7月,法国Arkéa互助信贷银行旗下的子公司Suravenir收购了凯隆世家庄园和中级酒庄加贝·加斯克彤庄园(Capbern Gasqueton),这其中5%的股份归Videlot集团所有,该集团由帕图斯庄园的所有人让-弗朗索瓦·莫艾克斯(Jean-François Moueix)控股。最终结果:93公顷的葡萄园,总交易金额高达1.7亿欧元,成为2012年葡萄酒行业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场商业运作。

凯隆世家庄园(Château Calon Ségur)

凯隆世家庄园(Château Calon Ségur)

Suravenir保险公司的主席让-皮埃尔·德尼(Jean-Pierre Denis)指出:“这次投资是基于经济上的考量,我们希望在分散风险和资产升值这两方面能取得进步。这座庄园及其出产的葡萄酒确实都具有不小的增值潜力。另外,这次投资也基于地域上的考量,我们的总公司Arkéa互助信贷银行和法国西南地区长期保持着优先合作的关系。拥有凯隆世家庄园后,我们将更加深入实体经济领域。近几年来,我们对中小型企业的投资支持已经翻了三倍。”让-皮埃尔·德尼不仅是爱丽舍宫的前秘书长(1995年),而且还拥有2500瓶个人珍藏的佳酿,他来自布列塔尼,并不算是梅多克圣泰斯代夫(Saint-Estèphe)产区的头面人物。但他对波尔多酒独具慧眼的品鉴能力使其在当地拥有众多好人缘。对于凯隆世家庄园,他踌躇满志:“我们的目标只有追求卓越。为此,我们所采取的一切措施都是力求完美。”在人事任用方面,今年三月,葡萄酒贸易公司Ballande et Méneret的前经理劳伦·杜弗(Laurent Dufau)开始负责管理凯隆世家庄园。从2006年开始一直在庄园效力的文森特·米耶(Vincent Millet)继续担任开发经理一职。整个团队正蓄势待发,并准备启动一系列总金额达两亿多欧元的对于庄园内部的投资:包括引进现代化酿酒设备、将酿酒槽扩容以适应先进的重力引流系统。由此直至2016年,整个酿酒库将得到扩建

酒庄的卫星视图,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酒庄的卫星视图,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在葡萄种植园中,变化则更为超前。文森特·米耶说:“想要获得高品质的葡萄酒就需要知道每公顷土地适合种多少株葡萄树。”他回忆道:“令人惊讶的是,在上世纪60年代,这里的种植密度从10000株每公顷锐减到5700株每公顷。这样就不得不对剩下的葡萄树提出更多要求。特别是圣泰斯代夫产区的法定产区控制体系要求每公顷土地需种有至少6500株葡萄树,而当时凯隆世家庄园的种植密度根本不达标。在1997年和1998年间, 庄园的前任所有者又开始重新植株并达到每公顷7272棵的密度。在我上任之时,我们又重回每公顷10000株的水平。同时,我们也重回根源,加强葡萄植株间的竞争,使得产出的葡萄果实养分更加集中,口味更加浓郁。这一举措同样需要我们花上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随着对环保的重视和节约型的投入,团队优先采用通过刺激强化植物天然防御的措施。但避开理性种植法(lutte raisonnée,注重保护葡萄园的生态平衡的虫害控制方式)或生物动力法。 “这项技术通过给植物施加微量元素的方式以增加其抵抗力。很少酒庄选择这种方式,因为这需要很仔细地对葡萄园进行观察,非常需要时间,” 文森特·米耶解释道。为了对酒庄葡萄园的基因保护,像玛歌或白马酒庄那样,凯隆世家还推出大量的方案,尤其是对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小维多(Petit Verdot)。为了完成这些项目,创建一个对葡萄藤细胞和其发展进行研究的想法已形成(在工程师Antonella Caparello带领下),近十家波尔多酒庄会参与并提供样本。

凯隆世家庄园的中心地带也将经过彻底翻新。尽管凯隆庄园的管理者们并无将其打造成旅游胜地的打算,但一间品酒室即将于明年年初建成。不过为这座专业酒庄保留一份应有清净的围墙会保留下来。劳伦·杜弗强调说:“我们并不想把这座庄园变成彻头彻尾的‘印钞中心’。”

Calon Ségur经典的心形酒标

Calon Ségur经典的心形酒标

在商业方面,葡萄酒的包装会重新设计,让我们期待酒标上的心形图案能够保留下来。同样,分销方式也会在不违背行业惯例的情况下被重新考量。让-皮埃尔·德尼提到:“我很尊重大宗葡萄酒买卖的规则。但在漫长的重组工作中,我们会顺应业态的节奏,循序渐进地改善庄园的方方面面。劳伦·杜弗特别指出:“如今,我们能更好地理解这座葡萄园。我们的目标设定在2028年,那时凯隆世家庄园会达到另一个新高度。”而从现在到2028年,这个组建不久的管理团队会采用各种必要手段调整并优化庄园产业结构。该团队也会准备一些健康有益的竞争,比如本月月底在其母公司Suravenir公司的董事会高层见证下,会有一场盲品比赛在布雷斯特举行。在比赛海报上,1929和1982年份帕图斯酒迎战凯隆世家出产的同年份佳酿;毫无疑问,活动一发出就立刻报满了。

相关阅读:
晋级之后:帕菲酒庄 Chateau Pavie庄主夫妇访谈
波尔多盲品:美好的大吃一惊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