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雹下的勃艮第: 又是一年风雨时

6月28号,法国的东部、南部的部分地区都经历了大风降雨的恶劣天气。勃艮第地区更是遭遇了第三年的冰雹灾害,在伯恩市区居住的韩文昱第一时间撰写了本文,分享了她的痛惜之情。

2012年2013年都算是勃艮第多灾多难的年份,六七月的冰雹造成葡萄田大规模受损减产,使本来就走小规模精细化路线的这片狭长产区蒙受着不小的阴影。不知不觉又到了提心吊胆的六七月之交,今年再度遭劫的勃艮第更是除了苦笑外无力回天。作为短居小半年的过客,我内心对葡萄酒的热情和对这些美妙葡萄园蕴含的感情都足以让我觉得非常难过,试想那些以此为生、倾注心血的酒农心酸楚,更是让人不禁惋惜。

28号,法国的东部、南部的部分地区都经历了大风降雨的恶劣天气,上午十点多在金丘也收到了暴风雨橙色预警。从第戎延绵向南包含夜丘和伯恩丘的金丘,是整个勃艮第葡萄酒的灵魂产区,几乎所有特级庄都集中在这里—也是昨天受暴风雨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图片来源:韩文昱

图片来源:韩文昱

昨天下午刚从酒窖里钻出来,我就正赶上伯恩市区里的冰雹。本来就淅沥着的雨水混杂着小冰球,乱砸一地之后落在石板缝里,倒也化得很快。当时心里就一咯噔:早就听说六七月的冰雹是产区杀手,这不也说来就来了!伯恩小城周围的几块著名产区Volnay、Pommard、Meursault也都在六七公里之内,偶尔也会去那边溜达一下,所以情不自禁就在想,哎呀,不知道咱这地里是个啥情况啊!

第一场冰雹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消停一会儿噼里啪啦又来了一次!看了官方的报道,这次的冰雹在直径2-4厘米,还有得更是到5厘米。店里面的游客都在大呼小叫的拍照,而我的同事们都很沉默,表情严肃的说这下今年又不好办了。

总算等到下了班,太阳出来了,冰疙瘩早就化得无影无踪啦,我还是忍不住一心要到离市区比较近的葡萄园里去看一看。金丘延绵起伏的山坡上是无穷的绿意,不知转时入秋,金灿灿的叶片下还有金灿灿成熟饱满的果实么?雨水汇成小溪急急的往坡下流,好像也不忍多看一眼似的。是呀,田里的葡萄早就结成了串,再过两个来月就可以丰收了,现在却早早被打落,和破碎的叶子一起祈祷来年。

相关部门保守估计,金丘各个产区葡萄园都收到不同程度的灾害影响,从20%到80%。果不其然,Volnay、Pommard、Meursault还是重灾区。北边夜丘的Nuits-Saint-Georges和Vosne-Romanée也是在劫难逃。没什么比这些品质佼佼的葡萄园区受冰雹摧残更让人心疼的了!

风雨过后的Pommard产区伤痕累累,让人说不出的心疼。图片来源:韩文昱

风雨过后的Pommard产区伤痕累累,让人说不出的心疼。图片来源:韩文昱

一晚的细雨加闪电过后,今天,一早到了办公室,大家就七嘴八舌话冰雹,除了互相问问车子是否安好需要花多少钱重新打理被冰雹砸出坑洼的车顶,就是谈论各个产区的情况了。 Meursault和Pommard的很多葡萄园都几乎全军覆没,剩下不到10%的葡萄。具体的情况还要再等几日,待酒农下田一一核查。被老天爷如此折腾,今年采收时间可能会提前;而且,经过暴风雨的葡萄会有一种特别生涩的口感,酿造时浸泽的过程就要缩短,防止这种不好的味道影响到酒质。每瓶酒都是天人合一的造化,真正欣赏它的人自会感受到这种大自然无形的关怀。

葡萄酒的好坏和葡萄的关系太过紧密,所以勃艮第人对土地的热爱与敬重就显得正儿八经。为了最好的反应自然造诣,体现各个年份的不同风格,法律上禁止给葡萄田浇水,禁止一些人为的干扰,靠天吃饭的葡萄种植业成就了勃艮第酒的名誉,也使得面对这样的天灾,除了忧虑之外,人类能做的却又太少太少。防雹措施的高额成本让酒庄经营者望而却步,因此威胁就一直悬而未决。今年年初的报道说,为了减少冰雹的打击,在每年的重灾区伯恩丘及其南部,拟安装34个地面发生器,向云层发射碘化银等物质颗粒,以减少冰雹的形成,这样可以降低50%左右的损失。不知道这项措施有没有及时落实,是不是又因为资金问题而被搁置了。但从这一片惨淡中不难看出,勃艮第又是一次无奈的一声叹息。

昨天的乌云来又去,给勃艮第带来接踵而至的两场冰雹。今天乌云不在,二十度不到的气温,忽闪的阳光却再也带不走酒农心头的那朵乌云。

作者介绍

韩文昱,留学法国的商科学生,现在伯恩的酒庄实习。自我介绍:“留法女战士,瞎扯小妮子,本着格物致知的精神深入勃艮第核心,正尝试在橡木桶中完成由葡萄酒爱好者到专业人士的转变。”

作者还运营关于勃艮第知识的公共账号,欢迎关注:putaoppies

相关阅读:
2013年波尔多冰雹灾害,损失预计达3亿欧元
组图:法国多个产区遭遇冰雹袭击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