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认识葡萄酒农药残留问题

与最近张裕遭遇的“农药残留”风波一样,2009年法国国家电视二台热门节目《特别报道》(Envoyé Spécial)也报道了葡萄酒的农药残留和添加剂问题,节目的播出引发了全国消费者对葡萄酒空前的信心危机。几天后,知味葡萄酒杂志特别顾问,统计数学博士,法国《费加罗报》酒评家布尔奇先生肯定了报道中的积极一面,也针锋相对地批评了这期电视节目片面误导的视角。这场最重要的电视台和报纸的争论很快在法国引发了一场全国性大讨论。

通过这场持续几周的大讨论,广大葡萄酒消费者的知情权受到了充分的尊重,公众对这一问题的问题也更加全面客观,避免了非理性的恐慌,也维护了法国绝大部分本分葡萄酒农的声誉,同时加快了法国葡萄酒业界加速发展现代有机耕种的进程。下面就是酒评家布尔奇的评论。

酒农在波尔多右岸圣埃米利永(Saint Emilion)的葡萄园里劳作

酒农在波尔多右岸圣爱美隆(Saint Emilion)的葡萄园里劳作

最近法国某家电视台在节目声称:“包括特级酒在内的大部分葡萄酒里,都含有消费者不易察觉的化学物质,十几种化学添加剂被用于一些酒的酿造过程。这些添加剂派什么用处?为什么酒瓶的标签上没有注明使用了添加剂?我们还发现一些葡萄酒农为了欺骗消费者和抬高酒的价格,使用了超过法定标准的剂量。事实还不仅限于此….. ”

无需点名,大家就知道最近是哪家电视台以我们熟悉的敏感视角对葡萄酒做了报道,试图让人相信几乎所有法国葡萄酒都是充满了各种农药和添加剂。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些引起争议的毁谤性观点吧:

首先,葡萄酒从来就不是纯自然的产品。如若没有任何人的干预,葡萄汁的发酵自然结果就是醋,最近2500年来的记载都是这么描述这一变化的。像果酱和火腿一样,制作者必须使其免受氧化的副作用。自17世纪以来,葡萄酒酿造者就认识到硫是葡萄发酵过程中的一种副产品,开始在酿制过程中利用硫天然的杀菌和抗氧化作用。

对于包括饮用水在内的所有食品,超量残留的硫当然是健康的大敌。但近半个世纪以来,伴随着科学进步和知识普及,目前欧洲关于葡萄酒中硫的残留安全标准已远低于会对健康产生影响的水平,即使长期饮用的积累效应也被考虑在内,除非长时间每天喝超过100升的葡萄酒(相当于133瓶酒)才可能造成伤害… 在过量的硫摄入危害到健康前,这么多酒可能早就带来了其他的后果。 就此,明眼人都应能发现这期电视节目中的误导了。

农药,是另一重要的问题。确实在这一领域,法国从来不是欧盟中的好学生,我们还在大部分的农田里使用杀虫剂,特别是葡萄园。不过,令人好奇的是,这期节目从未提及一个重要细节:不同于一般蔬菜和水果,葡萄酒是经过发酵的农产品。酒精发酵是激烈的过程,它能有效地沉淀析出包括杀虫剂在内的大量重分子。因此在成品葡萄酒中检测出农药残留比葡萄果实的农药残留会低很多,通常处于规定的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的上限以下。

勃艮第罗曼尼-康帝(Romanée Conti)酒庄葡萄园里的用于扰乱害虫繁殖的性外激素

勃艮第罗曼尼-康帝(Romanée Conti)酒庄葡萄园里的用于扰乱害虫繁殖的信息素产品,比使用杀虫剂更生态环保

更有意思的是,节目只字未提酒精本身就是天然的有效消毒剂。一些分子在水介质中有毒,但在酒精中却会失去毒副作用。其实,现在一棵生菜中的农药残留完全可能超过一杯酒中的含量。在节目中挟持香槟只能说明摄制组对耸人听闻的追求超过对全面客观地还原事实的追求,因为所有在欧盟或出口的香槟或其它葡萄酒都需经过严格的检测,如果法国葡萄酒中充满了农药,难道美国或其它国家会等到现在都还不向我们发难吗?

关于酵母的叙述也完全是在混淆视听。自巴斯德的关于酵母菌的科学研究成果以来,我们就知道了它对将糖转化为酒精的作用,同时也发现某些酵母会比另一些更有效,它们可以是葡萄酒人工香味的来源。其实,中世纪的修道士已经明白酵母的特性和重要性,通过有选择的使用而制作出品质更高的面包,啤酒和葡萄酒。当前对发酵母的改进和使用只是中世纪的传统的自然延续,并非什么有问题的添加剂。不过,制造恐慌当然比耐心解释科技进步更会有卖点。

不可否认,葡萄酒世界不是一干二净的,和其它行业一样,在法国也一定存在一些小丑闻。为了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化学在葡萄园里的地位被抬得太高了,这和现代医学领域遇到的情况一样。不过,因为市场越来越青睐有机、自然动力和天然葡萄酒,过分依赖化学制品的情况正在加速消失。如果以不客观全面的眼光而用放大镜式的和混淆视听的视角,来宣传一些并不具代表性的小丑闻,那么只能说明这家电视台的专业水平比马奇诺防线的设计水平还差一到两个级别…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