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感言:纪念WSET 4级的征途(下)

任何领域,越近顶尖,路越艰苦,而人越稀少。WSET 4级(Diploma)作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认证的前提要求,目前仅有十多位中国人获得。究竟WSET考场上又是怎样的一番征战,知味葡萄酒杂志主笔施晔在三年前通过4级考试后写下的“出狱感言”下篇中为大家揭秘,上篇请看出狱感言:纪念WSET 4级的征途(上)

炼狱篇

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为神曲所绘的炼狱插图

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e)为神曲所绘的炼狱插图

这恐怕是我这一生中最古怪的考试了。

考前一周冲刺冲得太厉害,累得病倒了。病毒感冒夺走了我珍贵的嗅觉能力。我的情绪一落千丈,认为上帝这次和我开玩笑有点过火了。虽然朋友百般安慰,无奈前面付出太多,如果功亏一匮,任谁也难看开。眼见感冒毫无好转势头,我急得有点乱了方寸,把药箱里所有的中药西药全翻出来双管齐下,伟人不是都说了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发烧? 没问题,我挺得住。 咳嗽? 没关系,我又不唱咏叹调也不是发言人。上帝啊,还我的嗅觉就行!几乎到了绝望的地步,终于在考试前一天柳暗花明,症状无来由地明显改善。 我不敢掉以轻心,又跑到Boots药店购买SUDAFED速效缓解鼻塞的喷剂。当药剂师耐心解释,“这个药会让你的鼻腔血管收缩,呼吸通畅…….”我禁不住不顾礼貌地打断他,“那,那会影响我的嗅觉,噢, 不,不,我是说,能恢复我的嗅觉么?我明天有考试,我得让鼻子正常工作。”药剂师看着我,无语,他一定在想,这个疯女孩大概不光得治鼻子,还得治脑子吧? 顾不上解释那么多了,抓起药跑回家立刻先吃一颗试试。咦,还挺管用,更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它居然还有兴奋剂的作用,情绪高涨,买芝麻送西瓜,赚到了!今晚继续熬夜!

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得盘算好明天早餐吃什么,千万记得别喝浓咖啡,别吃口香糖,面包也不能去蘸中东的Houmous酱了,里面有蒜汁的成分。脸上身上每日使用的化妆和洗护用品都是无香型,过关。但护手霜明天得停用。还有什么呢?噢,最重要的,勇士沙场杀敌怎能忘记自己的武器呢?我把14只品酒杯仔细又用热水洗了一遍,自然风干,一个一个闻过,确保无任何干扰性异味。然后我选出2只透明度最差的单独包装作为后备队伍,以作不时之需;12只正规军全部遍上号,贴上标签。

“打完仗回来的军队排列整齐,等待我为他们接风洗尘。”来源:施晔

“打完仗回来的军队排列整齐,等待我为他们接风洗尘。”来源:施晔

事实证明英明神武的我这一举措是多么实用。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会犯低级错误。坐在我前面的女孩就在品酒过程中把两款盲品酒的样本搞混了。虽然最后重新要了新样本,但这种致命的错误会大大影响心情,更重要的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每款酒只有10分钟时间,8-9分钟去品鉴并写出完整正确的综合品酒笔记,另留1-2分钟写最后的单款总结或横向评估。时间太紧,都是按秒计算,哪经得起这样的挥霍浪费啊?

怕或不怕,要或不要,该来的总是要来。终于,一路披荆斩棘,通关斩将,完成了前面所有单元,走入了被学兄学姐们称为“鬼门关”的最后一轮综合考考场,它的通过率只有40% – 45%。Hatfield大厅分成前后两块,一问方知,前一半安排我们新生,后一半安排补考的老生。我立刻听见自己心里在说,“俺不要坐到后面去,一定要坐在前面考过去!”

9点入场,驾照、学生证、准考证一一严格查验,制造紧张气氛干嘛,下次是不是还要扫X光,测基因啊,这种古怪的考试找代考的枪手有那么容易嘛!不啰嗦,入坐,摆上我的军队,开考!三款一组,每组都会有一个主题,要围绕问题作出品鉴及回答,时间相当有限。这些酒都是经过校董事会三轮论证精心挑选的酒种。为了保证批卷的贴切,专家们同一时间在另一间屋子品评,这样所有的标准答案都是在同一状态,同一温度下得出的结论。

一组又一组,到最后都晕了。总算熬到了12点半,我们获准放风25分钟。硕大的候考室只放了两张椅子,我们只好象难民一样席地而坐,开始啃三明治。平日美味的饺子,现今却变得味同嚼蜡,我使劲再使劲,吃到第6个,实在是咽不下去,只得作罢,填块巧克力增加能量算了。

1点刚过,我还没在走廊上做完两节瑜珈操,又被抓回考场,重新一轮的验明正身,再度开考。颤抖着手打开必答题,哟,还算中规中矩,出题老师阿弥陀佛,慈悲为怀,我改日定为你念经上香。一个小时搞定了必答题,是让我论述三个西班牙的红酒产区。一个是比较经典的产区,另外两个有点冷门,我哆嗦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镇定下来,仔细回忆了所有相关的知识点,列了个提纲,基本上算是对付过去了。

4级考试简答分两部分,3道题的必答环节与第二部分的7选4的选答环节

四级考试论述题,由3道必答题和6选4的选答题组成。答题量之大,考的不仅是脑力,还有体力。

接下来就有得玩了,6道选答题必须回答4道。呼呼呼一路看到底,怎么都长得挺不顺眼的,纠结!唉,叹口气,只好矮子里拔将军了,勾掉最让我生厌的两道题,其他的就开足马力上吧?有多少劲使多少劲呗。还好,至少没有什么光怪陆离的要求,基本上还算在我平时积累的范围之内,不懂的地方实在写不出来我也少不了逻辑推理加联想加幻想,只希望老师能高抬贵手,笔下留情,否则我可就全是在瞎想了。多提一句,这可能就是众人落马,不得“超生”的原因吧。 题目千变万化,完全不跟着书本的纲要走,知识的积累必须既广又深,否则就只好抓耳挠腮,望题兴叹了。不要天真地以为七拼八凑编点东西就能蒙混过关,写不到点子上,还不是“满纸荒唐言”,拿到分数必是“一把辛酸泪”。

我强迫症般地不时抬头对照时间,真要佩服自己功夫深啊,一边看表,一边手还在龙飞凤舞,一刻没停。二个小时眨眼就过,右手手腕一阵痉挛,顾不上自怜自艾,狠狠地甩甩手,喝口水,继续战斗,都这时候了,老子拚了!恍惚间时钟指向4点半,奏响了我炼狱篇章的尾声。站起身,一阵晕眩,有点虚脱的感觉,仿佛被白骨精吸去了真元,全身麻木。我拖着空洞的躯壳,迈着企鹅的步伐,没有跟任何同学告别就晕晕乎乎地晃出了考场。

考完后整整两天吃不下东西,凌晨两点在床上醒来,久久无法入睡,不敢相信自己终于刑满释放了。生活本来填得满满的,现在突然裂出个大缺口,我都有点茫然了。不过天蝎座的人天生就会跟自己过不去,我相信不出一日我又会为自己找到生活里的另一个挑战。

天堂篇

急功近利的人重视结果,淡泊宁静的人享受过程。我想,我属于后者。老庄的东西读多了,“中毒”太深。不管最终结果是进入天堂还是打回地狱,我都会感念“过程”带给我的点点滴滴。如果你问我,后不后悔,我会断然回答,“不”!如果你再问我,如果同样的过程,你还愿不愿再走一遍,我也会断然回答,“不”!

“天堂”,是一种感受,一种认知,一种经历,而不是一个地方。不然,大家都说好,怎么都不去?过好每一天,让它因为充实而有意义,做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并为它付出和牺牲,即使“痛并快乐着”,你已在天堂!

继续阅读:
出狱感言:纪念WSET 4级的征途(上)
专访WSET总裁伊安·哈里斯 Ian Harris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