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感言:纪念WSET 4级的征途(上)

WSET是全球最大的葡萄酒及烈酒课程提供者,也是全世界范围内葡萄酒行业最受认可的职业资质认证。WSET认证的4级(Diploma)因其极为严格的要求和令人生畏的难度,目前仅有十多位中国人获得,经常作为报名成为英国葡萄酒大师协会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认证候选人的先决条件。作为最早几位获得这一证书的中国人之一,知味葡萄酒杂志主笔施晔在2010年担任经济分析与商业咨询师的同时,用工作以外的业余时间攀上了4级高峰。如今国内愈来愈多的人选择了和她一样,迈向更加专业的国际认证这条充满挑战的道路上。知味这次特别奉上她于3年前考完4级之后写下了这篇“出狱感言”,与同样努力攀登高峰的葡萄酒爱好者们分享她当年的心路历程。

今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我及所有关心我的人却不然。

高唱着但丁的《神曲》,我终于走过“地狱”、 “炼狱”,至于能不能到达“天堂”,数月后方能知晓。这一年多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路走来,竟会在迈出考点,融入人流的一瞬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施晔从WSET名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手中接过WSET 4级证书

施晔从WSET名誉主席、葡萄酒大师杰西斯·罗宾逊手中接过WSET 4级证书

呈上厚厚的答卷离场,第一句话就是想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包容我(但却并不都理解我)的亲朋好友们。收到多少次邀请,说过多少次‘NO’, 让多少人失望失望再失望,多少个忙我没帮上或帮得不彻底,我数也数不清了。 考前很多人曾对我直接、间接表达过类似疑问,“不就是一杯酒嘛,至于么,有那么多东西让你累成这样么?”,“为什么午饭时间举座皆欢,你却总是一人向隅呢(谁让我利用公司午饭时间边吃边学呢)”, “前面几个月你都在玩还是干嘛,怎么到了最后关头还在苦读?”我对着镜中持续熬夜的脸苦笑,在结束了最后一门考试的今天,萌发出冲动写下此篇随笔,毫无炫耀之意,只求“理解万岁”。

记得第一天开课,老师就郑重敬告,“从今天开始,你们将在近两年内没有周末娱乐,没有晚间闲暇,没有生日派对,没有出国旅游,最后可能甚至惹恼家人、得罪朋友,你们都做好思想准备了么?”大家面面相觑,暗忖,不会那么夸张吧?三级资格证我们不都已经轻松拿下了么? Diploma真的有那么难嘛?老师一看就是过来人,早读穿我们心思,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一个时间跨度一年半至两年的全职课程(有人补考,所以早晚不一),在葡萄酒烈酒行业仅次于世界最高难度的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你们却选择了兼职夜校课程,也就是说,你们晚上一节课两小时要浓缩全职学生一整天的课程内容。课上有限的时间只能着重于品酒技巧及提纲挈领的重点,而大部分的学习研究都在课后”。

“地狱”的生活

课程总共涵括葡萄的栽培和酿造、加烈酒、汽泡酒、烈酒、全球葡萄酒烈酒纵览、案例分析、毕业论文及最后也是最难的全球各类葡萄酒品鉴及理论综合考核。课程高度浓缩,一两个月就结束一个单元,紧接着就是考试,有时甚至前一单元还没开考,后一单元已经开课,跟进度跟得我是连滚带爬。其实每天的时间真的很有限,上班照常,精神百倍,一个磕楞不能打,金融危机以来裁员大潮洪湖水浪打浪,存活至今,实属奇迹。下班回家,即使有着“一人吃饱全家暖”的便捷,但稍有耽搁就七、八点了,不熬夜,哪里挤时间?班上的同学考一个单元少一批,满满三大桌人,顶到课程结束只剩十个,而这最后硕果仅存的十个今天最后一门考试也没都来。呵呵,恭喜他们了,我想至少他们过了个轻松愉快的圣诞节。有得有失嘛。

考题无范围,研究无尽头----现代版精典“寒窗苦读”(桌下纸箱内是长年各场品酒会的笔记)

考题无范围,研究无尽头—-现代版精典“寒窗苦读”(桌下纸箱内是长年各场品酒会的笔记)

除了时间,另一个障碍就是语言。英文好坏在其次,关键是母语不是西语系,懂点拉丁文会好过很多。英文再好,谁会在学校学一堆化学元素、嫁接技术、各类酵母(Brettanomyces)之类的单词啊?再加上形形色色的地区、酒庄、葡萄、技术、河流、土壤、洋流等,一大堆的法语(chateauneuf du pape, Muscadet de Sèvre-et-maine)、意大利语 (Verdicchio dei Castelli di Jesi,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西班牙语(Manzanilla Sanlúcar de Barrameda)、葡萄牙语(Trincadeira, Terras do Sado, Alentejano)、德语(Kaiserstuhl Tunnisberg, Schloßböckelheim)、匈牙利语(Hárslevelű)、希腊语(Ξινόμαυρο即Xynomavro),简直让我抓狂,别说考试时正确运用及拼写了,怎么顺汤顺水地念出来都是个头疼的问题。我只是信手写了这些,让我挑灯夜战的可不止这几个异类分子,而是一大堆的同伙,长得都差不多,意思却不一样,拼写还特别长,唉,不讲了,头已经两个大了……

家里俨然已成军事指挥作战部,各国的地图高高悬挂,以便随时查对资料。躺在床上即将就寝,突然想不起智利南部的洋流叫什么名字了,立刻披衣下床,开灯查找,噢,Humboldt Current啊!搞清楚了,睡安稳了。剪趾甲剪到一半,罗马尼亚的山脉Transylvanian Alps冒入了脑海,立刻手里东西一扔,光着脚跳到墙边看图索骥。

对每一个大大小小地区的气候、土壤、降雨量、温差、湿度、坡度、朝向、海拔、年日照小时、葡萄品种、收成大小、收割方式、种植技术、酿造工艺、成酒风格、市场策略、价格定位必须了如指掌 (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对每一个大大小小地区的气候、土壤、降雨量、温差、湿度、坡度、朝向、海拔、年日照小时、葡萄品种、收成大小、收割方式、种植技术、酿造工艺、成酒风格、市场策略、价格定位必须了如指掌 (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讲到现在,大家可能大概有点了解我这不堪回首的一年半地狱生活了。若不嫌唠叨,请继续阅读《出狱感言》下半部分——炼狱篇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