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回归正路的圣埃美隆

杰西斯·罗宾逊:回归正路的圣埃美隆

今年(2018年)在泰晤士河畔索思沃尔德镇(Southwold-on-Thames)举办的波尔多葡萄酒品鉴会上发生了一件引人关注的事情。

杰西斯·罗宾逊:波特酒,完美的睡前酒

杰西斯·罗宾逊:波特酒,完美的睡前酒

人们常说,葡萄酒与睡眠是完美的搭配。而对我来说,有几种葡萄酒却如兴奋剂一般,比如香槟似乎能使我清醒而非助我入睡,但我也要承认,多数葡萄酒若饮用足量,确有催眠之效。

杰西斯·罗宾逊:葡萄酒专家前路何在?

杰西斯·罗宾逊:葡萄酒专家前路何在?

此生仅有一次,我感觉自己对葡萄酒可谓无所不知了。1978年,我完成了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ine and Spirit Education Trust)为期两年的课程。凭借少许运气,可能更多得益...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2017年的勃艮第,烟雾拯救了葡萄?

杰西斯·罗宾逊:2017年的勃艮第,烟雾拯救了葡萄?

上个礼拜金丘产区(Côte d'Or)的葡萄种植者们似乎异常开心,历经了连续七年由于冰雹、霜冻、霉腐菌和讨厌的病虫害而造成的萎缩减产,2017年勃艮第的葡萄收成可谓是一个丰有之...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勃艮第白的最大对手,原来是新西兰?

杰西斯·罗宾逊:勃艮第白的最大对手,原来是新西兰?

我认为新西兰人最该引以为豪的白葡萄品种并非长相思,而是霞多丽,此前我的这一理论得到了证实。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场“长相思热”在新西兰南、北岛掀起,甚至连澳大利亚的葡萄...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德国黑皮诺自强之路

非常有趣的周五早上。我们一行10人盲品了39款黑皮诺,其中大半来自德国(Schumacher Herxheimer2009没来得及送达),与其他地区的酒同场竞技。这个让人期待已久的品酒赛(我事...继续阅读>>

checking_airflow_at_Octavian-2

杰西斯·罗宾逊:专业酒窖最重要的是什么?

英国人目前可能正在遭受信任危机,但有一点我们领先世界,那便是专业的葡萄酒储藏。遗憾的是这并未纳入奥林匹克比赛。

杰西斯·罗宾逊:彼此示好的纳帕与波尔多

杰西斯·罗宾逊:彼此示好的纳帕与波尔多

最近在伦敦的一次晚宴上,我身边坐了一位喜爱勃艮第葡萄酒的杰出律师,正计划搬去北加州,他在当地的葡萄酒产区已有房产。赴宴的路上,我还偶遇了一位热爱葡萄酒的加州斯坦福大...继续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当葡萄酒邂逅科学

杰西斯·罗宾逊:当葡萄酒邂逅科学

说起葡萄酒,大多数人会想到娱乐与放松。但对于世界各地的几百位科学家而言,葡萄酒是他们日常工作的研究对象,这种研究有时甚至细致得令人头痛。

杰西斯·罗宾逊:家宴的配酒学问

杰西斯·罗宾逊:家宴的配酒学问

“酒、食物、文字”被我列为日常消遣,所以我有多喜欢围席而坐同时享受此三者的乐趣都不足为奇。和尼克(Nick)不一样,他是天生的主人命,而我骨子里更喜欢作客人。但鉴于无法说服我的朋友们每晚都宴请我们,所以我们也要张罗许多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