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icture taken on April 21, 2017, shows a Chablis vineyard hit by freeze in Chablis near Auxerre, northern France, as the frost damaged part of French wineyards and orchards. / AFP PHOTO / PHILIPPE DESMAZE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PHILIPPE DESMAZES/AFP/Getty Images)

霜冻,新常态?

五一那天,我们发布了一篇关于春日特有灾害的图片报告。

我刚结束了一场希望不是英国脱欧前夕之旅的欧洲旅行:朗格多克、罗纳河、勃艮第、巴登、阿尔萨斯,最后在美因茨葡萄酒交易会度过几日,品尝了成熟度非常好的2018年份的德国葡萄酒结束了此次旅行。

2019年4月初席卷了法国卢瓦尔河安茹部分地区的霜冻灾害,在我看来似乎没有充分报道。勃艮第部分地区,尤其是Rully,4月早些时候也遭受了两次重大霜冻,同样没有得到充分报道。或许部分问题在于冬天气候更加温和,从而早期萌芽现象更加普遍,使得年轻葡萄藤的生长面临风险——在越来越不可预测的气候条件下尤其如此。如Walter在最近一个关于意大利2018年份葡萄酒的调查中指出,霜冻目前也是意大利葡萄酒业面临的严重风险。上个月在勃艮第,强风吹毁了种植者的防冻霜装置,同时也吹散了可以保护葡萄园的熏烟。

沿着金丘(参看Nick关于当地一家饭店的极力夸赞,将于两周后的周六发布)走来,很容易发现那里的种植者对于不可避免的霜冻灾害的担忧。遍地的干草捆随时可以点燃,来应对霜冻灾害的复发,如《勃艮第2017,当烟雾拯救了葡萄》一文中所述,种植者在2017成功抵抗了霜冻。

同样的证据还有沿着葡萄藤一列列整齐摆放的防霜冻的蜡烛,这些蜡烛还被极富想象力地贴上了“停止霜冻”(stopGEL)的标签。我在蒙哈谢特级园拍了以下照片。

下方照片展现了蜡烛点燃时金丘葡萄园的场景。夜间的照片由La Chouette酒店的老板Suzanne Gazagnes提供,酒店位于Puligny-Montrachet市郊,经营良好,提供舒适地住宿和早餐。(她的丈夫经营着一家精致高档的酒店,Le Montrachet。)

希望2019年份的葡萄不再遭受霜冻。想必有人顺带通过售卖这些“停止霜冻”的蜡烛大赚了一笔。Suzanne认为这些蜡烛应该产自匈牙利,大概是有着大陆性气候的某地。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frost-the new normal >,发布于2019年5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王亦杰
校对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杰西斯·罗宾逊
杰西斯·罗宾逊

Jancis Robinson,世界著名酒评家,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WSET前名誉主席,JancisRobinson.com的创建人和每日专栏主笔,《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葡萄酒专栏作家,毕业于牛津大学。




杰西斯是著名的《牛津葡萄酒大辞典》(Oxford Wine Companion)的编者,与休·约翰逊(Hugh Johnson)合著有《世界葡萄酒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Wine),也是介绍1368个葡萄品种的巨著《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的合著者,这些书籍在世界范围内都已成为葡萄酒的标准参考书。




除了写作方面的成就,杰西斯同时还是获得过奖项的葡萄酒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年她都受邀在世界各地主持葡萄酒活动和担当葡萄酒评委。




2003年她获得女王授予的不列颠帝国勋章,并一直担任英国女王的酒窖顾问。




1984年,她通过极其严格的评审成为“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是葡萄酒贸易行业之外第一位获得此项专业认证的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杰西斯·罗宾逊 杰西斯·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