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纳 布尔奇:农药这把双刃剑

法语里农药(pesticide)一词出自于拉丁语pestis (灾祸)和caedere(杀死)。该统称涵盖了所有以控制或摧毁的方式而作用于生物体的有效物质。整个系列包括杀虫剂、杀真菌剂、除草剂以及除寄生虫剂。

病害肆虐的年代

为什么要消灭它们?历史上,法国葡萄园曾数次遭病害荼毒:1846年,真菌引起的白粉病使得颗粒无收;1863年,根瘤蚜虫先后摧毁了法国及整个欧洲的葡萄园;然后便是1878年的霜霉病,另一种真菌病害。此三者均源自美国。每次都得找到一个应对法子,经历了漫长的摸索后,人们找到了用硫对抗白粉病,嫁接来对抗根瘤蚜虫病,铜来对抗霜霉病。

1830年起为降低生产成本而开始的单一种植,加速了这些病害在法国葡萄园中的传播。所有或多或少起效的方法,得先在葡萄园里试验,这就需要时间。化学的发展,使得防治产品逐渐兼具更长的持久性和更广的适用性。

此外,很多病害,如霜霉病和白粉病,并不存在真正的根治方法,只可预防。为了获得更好的收成尤其是产量,人们坚持不懈地去尝试防治病害。过去农药是为了保全收成,而如今很多生产者为了最大化自己的土地收益,农药成为了不可取代的产品。

一场真正的农业革命

二战后农药的使用促成了一场真正的农业革命,农药的使用开始大面积普及,在法国尤甚。法国的葡萄种植面积占全世界的17%,农药产品的使用却占到了世界的50%。尤其在葡萄种植中农药被大量使用,远胜于其他农产品,法国20%的农药产品都使用在了仅占3.7%土地面积的葡萄种植上。而这其中80%为对抗各类真菌的抗真菌剂。

农药的局限

很长一段时间里,农药的使用被看作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如此,与其在葡萄园中耕作,还不如使用化学除草剂,费用便宜四倍还没那么辛苦。此外,葡萄园变得无可挑剔,几乎无杂草。

但糟糕的是,喷洒的所有农药除其主要功效之外,它们会散步到大气、土壤以及流水中,对污染甚至人体有多种副作用。

随着消费者对其自身健康以及环境的日益关注,真真假假的非议中,农药声名渐恶。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les pesticides:le meilleur et parfois le pire>,发布于2018年1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Yunwei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贝尔纳·布尔奇
贝尔纳·布尔奇

Bernard Burtschy,酒评家,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APV)主席,法国第一大报《费加罗报》和《费加罗杂志》葡萄酒专栏的主要撰稿人,费加罗报业集团葡萄酒杂志L'Avis du Vin创办者,欧洲酒评团(Grand Jury Européen)常务成员。作为特别顾问,布尔奇独家授权知味葡萄酒杂志翻译发布他的文章和评分。




他同时也是很多国家葡萄酒媒体专栏的撰稿人,包括法国的《波尔多爱好者》(Amateur de Bordeaux),《巴黎竞赛》(Paris Match),《酒农》(Vigneron),德国的《美食家》(DER FEINSCHMECKER),日本的《Wands》杂志等。




布尔奇还是很多葡萄酒专著的作者,包括《侍酒师指南》,《拉鲁斯葡萄酒辞典》(与Gérard Debuigne和Michel Dovaz合著),《法国葡萄酒之路》,《葡萄酒年份》等。




2002年-2005年,担任法国《高勒米罗美食指南》杂志(Gault & Millau Guide)葡萄酒内容负责人。

1994年-2009年,担任法国《葡萄酒评论》杂志(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专栏撰稿人。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贝尔纳·布尔奇 贝尔纳·布尔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