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怎么才算一场圆满的酒局呢?大抵是宾主尽欢的。

难得在知味办清酒局,我是很开心,但来宾朋友嘛。

清酒好简单,没有红葡萄酒在杯中的变化。“

”今晚很开心,可以后还是葡萄酒局见吧!“

长嘘一口气~到底都喝了什么样的酒,才有如此感想。让我们一睹究竟吧。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油长酒造

风之森 TYPE4

风之森一直是我心中的小清新派的杠把子。

碳酸微泡搭配酸酸甜甜平衡的口感,喝下的每一口都好像海风拂过心海,掀动层层涟漪带走了暑意;有一种在葡萄牙喝绿酒,巴斯克喝Txakoli的舒适。

风之森「ALPHA」系列的每款酒都以TYPE+数字命名,针对不同的需求,酒造的目标是超越以往的表现,通过独特的技术突破日本酒的可能。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TYPE4是最贵的风之森,年产700瓶,运用了酒造特有的氷結採り(低温无氧条件下让酒液在独特发酵罐内快速沉淀)的技术,在分离时可以让清酒不受外力压迫,也不受氧化作用。

油长酒造把这款酒叫做「新的希望」,说它有压倒性的透明感,纯净。

但,我所看到的希望却是……盘古开天地前的混沌和鸿蒙。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明显可见的浑浊,碳酸感强烈,米味远远盖过吟酿香,一些羊角蜜般的水果香都隐藏在浓重的米香后面,入口酸度明显,也比较甜蜜,收尾出现矿物般的苦。不是说浓烈浑浊的酒就不好,就是怎么看都和所谓的透明感差上十万八千里!

不透明也就算了,这款酒的Bug是经过一小时,二氧化碳跑走后,它就变成了一种羊奶、猪油、芝麻糊、杏仁露、火腿芝士…有点膻十分油的味道,入口也是颇为厚重,压舌感令人不可忽视。这里建议亲开瓶后一饮而尽呢!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新政酒造

天鹅绒

新政是一家每个酒款都特色鲜明,让人经常喝不懂,越喝不懂越想喝的酒造。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这款天鹅绒的特色是辣,不是酒精带来的辣,而是让你联想到吃了辣椒之后舌头上的刺激,这种感觉在收尾时格外明显。

除了辣,这款酒带有一点未成熟的水蜜桃、橙皮的风味,酒体圆润,用了木桶和生酛法毫无疑问给它的复杂度增色,但又没有损失干净,达到了一个不错的平衡。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新政酒造

秋樱

“樱花一般都是春天开,这瓶酒却叫秋樱,真有意思。”现场一位来宾说到。

秋樱到底是什么含义呢?

百度了一下,樱花还真可能秋天开放。物候上农历十月份有小阳春这个叫法,因为秋季和春季气候相仿,在秋天有些植物会错以为春天到了,如果这时营养物质也积累的比较充分,就会出现“樱开二度”等情况

但新政的“秋樱”应该是取自另一种花卉——Cosmos,它更为人熟知的中文名叫做波斯菊。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秋樱刚开瓶时并不太令人愉悦,在口腔里的感觉像是冷水里放了少量奶粉,既不溶解也不成团,粉末分散在液体中好像形成一种奇奇怪怪的分散系…

但是半个小时过后,它的橘子香气、青苹果、花香都要更明显,逐渐变圆润的酒体,配合着果香十足的高酸度,颇让人欲罢不能。并且我第二天复喝了剩下的底儿,它真的越来越融合,表现越来越好。建议大家稍微醒一下这款酒。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高木酒造

十四代 中取大吟酿

说起十四代,大多数人的印象是贵,但仔细想想,贵≠性价比低。

论入门、进阶、还是顶级酒款,十四代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经常让我觉得贵有贵的道理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就像这瓶这瓶中取大吟酿的闻起来可谓是仙气十足,蜜瓜、柑橘、梨子,还有白花的香气,恰到好处的丰沛却不腻人。入口是十四代一贯的柔和神韵,酒精感的融合度没有那么好,稍显不够连续。

 

美中不足,也比较令我失望的是,这款酒味稍显沉闷,甚至有点缺乏纯净感。好像万里晴空中已经飘来了大朵乌云的压抑,却又不给一场痛快的雨,让人有点透不过气。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南阳酒造

花阳浴 八反锦纯米大吟酿

南阳酒造由年轻藏元须永崇春和他姐姐夫妇共同运营,所有的酒都不加他人之手,全部出自他们三位杜氏。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浓富有冲击力的花果香,加上一点小茴香一样的草本香气,就像花阳浴名字暗含的那样,这款酒的确让人有一种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热情而舒爽。收尾是富裕的米香包裹着果香,不会有日本人喜欢的那种戛然而止感,更像一瓶好的干白,悠长且令人回味无穷。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石鎚酒造

Vanquish

石鎚酒造所在的爱媛县西条市位于石鎚山的山谷处,也因此得名。酒造建立于1920年,1999年废除了杜氏制度,所有工作都由藏元家族来分担,家族中的越智兄弟都毕业于东京农业大学酿造系,也算是科班出身。

Vanquish使用的米种是爱媛县特有的松山三井,酿造用水取自石鎚山的伏流水,曾经两年被评选为“日本最好喝的水”。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相信如果不是使用了超软水是做不出这般干净、清透的清酒冽、纯净、纤细像深山泉水一样从喉咙滑过,带来一阵清凉,沁人心脾、滋润了心田上发的种子,甚至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幽静的禅意。在舌面上酒体十分圆润,好似在桌面上不浸润而成球的水银(千万不要尝试搞个水银玩玩尝尝),或者说清晨荷叶表面圆润的露珠。

有点“反差萌”的是,这款喝起来颇为”极简风“的清酒有一个极其奢华的包装,也是下了血本。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澄川酒造场

东洋美人 特吟

 

澄川的第四代藏元澄川宜史曾经是从没想过自己酿酒的,顶多是做做藏元管理酒造,而改变他想法的是在高木酒造两个月的研修时光。

 

高木显统身上的执着和他对清酒独到的见解,影响了同是东京农业大学毕业的澄川宜史,并最终带他走上酿酒这条路

高木也曾说过,在中国地方的年轻酿酒师中他最欣赏的就是澄川。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这款特吟的酒标也几乎和十四代一模一样,表达了两家酒造互相欣赏的情谊

 

它闻起来乳酸类的香气十分浓,像是养乐多、可尔必思、优酸乳,此外,它还有一些优雅的新鲜黄瓜、香瓜的香气。入口较甜,还好较高的酸度中和了这种甜,带来了一种“酸酸甜甜就是我”的感觉,酒体比较饱满。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富久千代酒造

锅岛 隐酒

 

选这款酒是因为我很欣赏杜氏那种不拘一格、突破传统的酿造理念,和他对自己技术的自信。

 

这款酒不像大多清酒一样只使用一种酒米,而是多种混酿,取酒的时候也特意避开了通常被认为较好的“中取”,而是调和了前取(荒走り)和后取(責め),就连酒标的文字也是反着打印,颇有一种叛逆的可爱。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这不是一款很复杂的酒,简单的吟酿香加上米香和一点点乳味,入口有一种烧酒的干冽、大气,而像柚子皮一样略苦的后味给它叠加了一份层次。给我的感觉好像在峡谷里漫步,周边空无一人,只有座座巍峨的山脉,聆听自己心音的荡气回肠。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这个晚上,有一些朋友和清酒渐行渐远;但也让一些朋友,和清酒更加贴近。

“清酒很好玩,有机会我们多多再聊。”

“平时很难一次喝这么多清酒,很有意思,可以继续学习。”

作为讲师,我不推拉,绝大时候只是分享美酒和知识。

无论TA走进还是走远,能够和大家一起尝试再自由选择都是幸运且值得开心的一件事。

用心喝酒,用心生活。

 

作者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常昕

“在减肥的路上努力吃喝”

 

 

表情包来源自网络

© 知味葡萄酒杂志

疯了!这场清酒局劝退了两个人,大家居然还倍儿开心?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常昕 常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