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殿传奇,Domus Aurea

熟悉西方经典的人知道,黄金宫殿(Domus Aurea)为古罗马皇帝尼禄所建,屋宇宏伟,占地广大,内有一个人工湖,还曾上演过实船海战的戏码。而主殿的天花板可以在人的操纵下,模拟天穹转动,并撒下玫瑰花瓣和香水。古罗马史家如普林尼、普鲁塔克谈起来,无不说是穷奢极侈,奇技淫巧,贬薄里带着赞叹。后世的皇帝,有的将宫中的装饰品移作他用,有的干脆在其上再建新的建筑。。。岁月湮没了黄金宫殿的辉煌,直到15世纪,有人偶然发现了它的遗址,宫墙上留存的精美壁画成为文艺复兴艺术家的朝圣地,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都曾来观赏、留名(看来在古迹上留名倒不是国人专利,而是古今中外的通例)。现在,黄金宫殿已部分修复开放,成为罗马市内的一大景点。

Vina Quebrada de Macul外观

Vina Quebrada de Macul外观

酒国中也有这样一座金殿,这就是来自新世界的智利中央山谷迈坡产区(Maipo Valley)的金殿(Domus Aurea)。这款以赤霞珠为主的波尔多混酿,一直名列智利顶级佳酿,还曾进入WS百大。生产的酒庄名为Vina Quebrada de Macul,坐落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郊外,安第斯山脚之下。据波尔多巨头布鲁诺·普拉茨(他和玛歌总管布鲁诺·普拉茨联合创立的百子莲酒庄,Vina Aquitania就在400米开外)所言,此地“有趣之处在于山中吹下来的凉风。它既能控制这里的温度,让葡萄得以充分成熟,又保持葡萄的果香和酸度,造就了智利最好的赤霞珠。”而金殿所用的葡萄,又是此地翘楚,历来通过拍卖出售,曾用于活灵魂(Almaviva)等名酒。

第一次接触金殿2008是盲品。甜美的桉树、肉桂、药草和黑色水果的香气,似乎指向南澳的库纳瓦拉(Coonawarra),但香气的丰富程度似是而非,酒体也显得比寻常澳酒清瘦些,谜底揭晓后所有的人都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叹。而酒在杯中一个多小时后,依然风采依旧,没有衰退的迹象。当时的结论:一款有性格的好酒。

数周之后,在智利顶级酒品鉴会的酒单中再次见到金殿的名字。侍者依次斟上美酒,到金殿出场时,只一闻香,不用看标签就知道是它了。这次对酒的口感有了更深的体会。入口有些矿物质的咸味,然后是成熟果实的甜,最后舌面上留下重而不粗的单宁,酒体不算最宏大,也不算最细腻,但有种紧实、匀称的优雅。这不是奥黛丽赫本式的优雅,而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那样的优雅。

金殿(Domus Aurea)的正牌(左)与副牌(右)

金殿(Domus Aurea)的正牌(左)与副牌(右)

副牌酒叫做金殿之子(Alba di Domus)。Alba是清晨的意思,来自相对年轻的葡萄藤,但平均年龄也在20左右。香气中皮革、烟草和巧克力的元素多些,口感更饱满多汁,但结构没有正牌那么突出。两款酒都在法国橡木桶中陈年15到18个月,但新旧桶的比例有所差异。

下面是我对酒庄酿酒师让-帕斯卡·拉卡兹(Jean-Pascal Lacaze)的幽默访谈记录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