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名庄的诞生: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的现代传奇

法国朗格多克产区的多玛士嘉萨酒庄(Mas de Daumas Gassac)是法国第一座诞生于传统著名产区之外的“现代名庄”,从这座酒庄的建立到广为世人所知,还有着一段曲折的故事,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便是有“现代葡萄酒酿酒学之父”之称的埃米耶·佩诺教授(Emile Peynaud)。

多玛士嘉萨酒庄(Mas de Daumas Gassac)的故事要从1970年说起。

那一年吉贝尔(Guibert)夫妇看中法国南部朗格多克地区风景如画的嘉萨河谷的一幢空置的房子,他们决定从多玛士(Daumas)家族手上买下来作为度假的家庭别舍。第二年,波尔多大学的著名地质学家亨利·恩加贝尔(Henri Enjalbert)教授来此做客。教授一日漫步归来,激动地告诉吉贝尔夫妇,他发现嘉萨克谷地的土质条件跟勃艮第最好的葡萄园非常相似,而且由于地下的冷泉和山区环境形成了非常独特的微气候。根据他对法国葡萄产区风土的丰富经验判断,这里很可能是一块被忽视的宝地,建议吉贝尔夫妇在此地种植葡萄酿酒。

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接近勃艮第优秀风土的土质

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接近勃艮第优秀风土的土质

丈夫艾梅·吉贝尔(Aimé Guibert)是个制革匠人,妻子维罗妮卡·吉贝尔(Véronique Guibert)则是主攻爱尔兰的人种学家。本是天性浪漫的一对夫妇,对葡萄酒的激情一下子被教授点燃,于是从次年就开始种植建议的波尔多葡萄品种(以赤霞珠为主)。葡萄可不是种下就可以酿酒的,需要等到根系发展完善到一定程度,产出的葡萄才适宜用来酿酒。一直等到6年后的1978年,多玛士嘉萨的第一批葡萄酒才得以问世。

有“现代葡萄酒酿酒学之父”之称的波尔多大学泰斗埃米耶·佩诺教授(Emile Peynaud)是恩加贝尔教授的老相识。听说了这片“宝地”,他特地赶到多玛士嘉萨酒庄第一批进行品尝鉴定(其实是尝还没有酿成酒的葡萄汁),80%是赤霞珠,其余的来自多种其他葡萄品种。品尝之后,佩诺肯定了恩加贝尔对于这片土地潜力的判断。

接下来在佩诺教授的远程电话指导下,吉贝尔夫妇完成了第一批葡萄酒的酿造过程。经过两年时间的陈酿,多玛士嘉萨酒庄的第一批葡萄酒在1980年装瓶上市,一共17866瓶。但是来自一个在葡萄酒生产历史上籍籍无名的产区,虽然有一两个酒界学术泰斗叫好,影响力也极其有限,没多少消费者愿意第一个吃螃蟹购买这家挂着“地区餐酒”(Vin de Pays)法定名号酒庄的第一个年份,最后辗转好不容易才把一大半葡萄酒卖掉,买单的还都是亲戚朋友和熟人。

还好吉贝尔夫妇并没有心灰意冷,他们的热情在继续坚持了两年之后就获得了回报。1982年法国著名的美酒美食杂志《高特米罗(Gault & Millau)》的酒评家发现了多玛士嘉萨酒庄的惊人品质(酒评家布尔奇也曾担任过这家杂志葡萄酒内容的负责人),撰文大力推荐,把多玛士嘉萨称为“朗格多克的拉菲”,酒庄才一炮而红。这时候再也不用为卖不掉酒发愁了。

葡萄酒不同于其他的饮食类产品,本身的分类体系和品质多样性都极为复杂。全世界每年出产数以百万计不同品牌产地的酒款,消费者面对琳琅满目的葡萄酒货架,自然不知从何下手。在这样的情况下,酒评家和葡萄酒媒体挺身而出,通过专业经验和尽可能全面的品鉴评判,向消费者推荐品质突出、值得购买的葡萄酒。保持身份的中立而不参与葡萄酒的销售买卖,同时不断学习进步保持高度的专业水平,这是酒评家和葡萄酒媒体在葡萄酒世界里所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来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赢得消费者的信任。

如果没有埃米耶·佩诺教授和《高特米罗》(Gault & Millau)杂志的大力推荐,像多玛士嘉萨这样曾经籍籍无名的酒庄恐怕将长久埋没在浩瀚酒海中,不为大众所知...多玛士嘉萨酒庄成名之后,有记者问佩诺教授,“你一直在为玛歌(Chateau Margaux)、侯伯王(Chateau Haut-Brion)和豪庄赛格拉(Chateau Rauzan-Segla)这样的波尔多顶级名庄做酿酒顾问,为什么你愿意投入这么多精力帮助多玛士嘉萨这样没有名气的小酒庄呢?”

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全景,点击图片放大

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全景,点击图片放大

佩诺教授的回答令人感动:“我一直在给波尔多的顶级名庄做顾问,唯独这一次,我是亲身帮助参与了一家顶级酒庄的诞生。” 这是大师的境界,更是小酒庄的福分。

多玛士嘉萨酒庄(Mas de Daumas Gassac)现在在国内由天裕风范Vinotache代理进口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