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特稿: 吸血鬼出没的酒庄

很多过去让我哭笑不得的闹剧如今都已消失,成了即将被我们遗忘的亡灵。所以,我们就在这聊聊远去的这些亡灵——也希望他们安息。

记得三年前,论坛广告机器人还没那么猖獗的时候,我参与管理过一个在大学生人群中颇有人气的葡萄酒主题论坛。当时论坛以严格版规出名——“不得发硬广告”和“不得发布不实软文”都是基本要求。

当然,来贴广告的小伙伴总会华丽丽地无视这些……为了应对鼎盛时期超过十万的总论坛人数和大为活跃的广告账号,我们的手段就“贱贱”的高压起来——违规的酒水广告贴,不是被删掉,而是被我等管理员非常毒舌的把所有虚假内容依次吐槽一遍,然后挂起来供论坛成员围观……

大部分虚假的内容主要是对口感的不实宣传,但有个帖子让我至今印象深刻。那个楼主宣传自己公司的“女骑士城堡葡萄酒”——高贵的“勃艮第‘餐酒’”,采用西拉、歌海纳还有佳丽酿三个葡萄酿成(读到这里资深的朋友应该猜个大概,恐怕是一瓶法国南部廉价的VDF餐酒,至于说是勃艮第,因该是南法和勃艮第传统瓶型相似的缘故)。

不过真正让我想吐槽的是该酒庄的自我介绍:“酒标上绘着一位气宇轩昂的女骑士,是酒庄的创始人,据说她曾经参加过英法百年战争。酒庄创立于1841年……”

当时我抢了沙发并发布了差评,几分钟后楼主主动删掉了原帖,自己退出了论坛。我的评语是——“喝这瓶酒的朋友请带上万分敬意,因为哪怕这位庄主一降生就参加了百年战阵最后一战,她还是度过了从百年战争(1337年-1453年)到鸦片战争(1840年)期间惊情四百年的漫长岁月,我恐怕她不仅是女骑士,还是位女吸血鬼。”

今天是正经的万圣节(通宵的各位,昨天是Holloween,其实要尊称为万圣节前夜),另一个称呼是西方天主教的重要节日——诸圣瞻礼。这一天,人们纪念自己的先人,希望他们早日脱离炼狱惩罚,进入天堂。如今中国葡萄酒市场正在飞速的学习进步着,大部分初次来上海的酒庄工作人员,都惊讶于本地进口商和消费者的专业程度。很多过去让我哭笑不得的闹剧如今都已消失,成了即将被我们遗忘的亡灵(至少在我熟悉的一线城市如此)。所以,我们就在这聊聊远去的这些亡灵——也希望他们安息。

瞎编历史可能是最为可爱的亡灵:中国的消费者喜欢故事,有故事的产品通常都会变贵一些,就像有“情怀”的手机一样。反过来也是如此,这样的酒一旦没了故事,就像手机不要情怀一样,掉价很快。

几年前,甚至如今有的二三线城市,葡萄酒的销售人员可能着重描述的依然不是味道,而是酒庄历史上有多么神奇的传说,发生过哪些匪夷所思的故事……有故事好卖,没有故事那自然创造故事卖,各种各样错漏百出的趣闻就这样涌现了。在了解历史的人面前是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而对编纂这些故事的人来说,或许一开始以此牟利,但日子久了,总有故事穿帮的一天。

很难想象,三年前,类似“黄金拉菲”(Golden Lafei)这样假酒,居然能在大张旗鼓的在中国举办各种发布会。在随便一个葡萄酒刚刚起步的小城市里,总有那么一款名字里带着“拉”或者“菲”的葡萄酒,打着大大的广告——“‘拉菲’来了,别无选择”。

酒展上各处的进口商得意的向我宣传他们独家代理的帕图斯副牌葡萄酒(众所周知,Petrus酒庄从不出产副牌)。各种各样傍名牌的幽灵如今似乎也在慢慢消失,虽然没有自编历史的那么快,但我相信,再过两年,即使是刚刚喝酒的爱好者,都会学着去评判味道,而不是考虑自己买的酒是不是某个大牌的亲戚。

还记得在杭州时,西湖边上真的开过“红酒雪茄”吧,就像那些蹩脚的言情小说的场景一般,将这两种大部分情况下并不般配的事务生拉硬拽到一起。三年前,有位女生在论坛里询问“热红酒”的制作配方,我在告诉她较为标准的制作流程后,她回答说“大哥,我是为了品味,你加这么多东西,我怎么才能尝到酒本真的风味”……“大姐,要尝酒本真的风味,您别去煮它啊…”

而“什么酒喝起来不花钱还显得有品味”更是百度知道的常见提问。不管怎样,我相信这样的情况都会越来越少,至少如今知味读者微信回复的专业程度,经常把我也吓一跳。相信有天,浮华炫耀的幽灵将会消失,每个喜欢葡萄酒的人都会用自己的舌头,而不是别人的目光来品尝面前的葡萄酒。

万圣夜已过去,幽魂们即将散开,当年被我吐槽的少年中也有人考出了WSET 三级,当年我吐槽的进口商似乎已经关门大吉(和我吐槽没关系哦)。如果有读者如今仍然在管理葡萄酒相关的社交平台,相信值得吐槽的虚假广告恐怕也不会有当初那么有趣,而这一切,都是这一两年间的变化。最后的最后,干杯,祝未来中国的葡萄酒市场更加健康,消费者都能喝到真正好喝的葡萄酒。

写于2014年11月1日,还有十天就是双十一,大家加油。

点击进入我们的万圣节专题策划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