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嘉雅酒庄(Gaja)的少庄主进行了一次长谈,聊的都是她们背后的事儿

Gaja集团的酒款

问:嘉雅近年来最让你兴奋的变化是什么?

答:是我们与植物学、昆虫学等其他学科专家的合作,让我们对葡萄园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大概在十五年前,我们发现气候变化对葡萄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不只是简单地变暖,其他的变化也更剧烈。葡萄更容易成熟了,但有些原本十年一现的病虫害,现在也许三年就来一次。我希望引入外部专家来研究这些问题,但我父亲持保留态度,他觉得顾问的建议是否真有效难说,而且还有可能把我们自己积累的经验外传。最后达成协议:我们不用葡萄酒行业的顾问,但要请能帮助我们更好了解葡萄生长环境的专家。

问:你父亲好精明。这样说来,你们是在研究葡萄园的整个生态系统。

答:没错。比如说,长久以来田间的草是有点受敌视的。但植物学家让我们了解到,不同的草种会告诉我们土壤的变化,比如水多了,或者磷少了。有的葡萄园会有十几种花花草草,有的只有几种草没有花,有的长花但只有一种花,这些都是有原因的。我们逐渐明白了,有时需要锄草,有时应该修剪,有时任由草长就好。

再说昆虫,我们最早和昆虫学家合作是在宝格丽的Ca Marcanda庄园,是用益虫来对付害虫,用其他真菌来对付造成霜霉病的真菌。我们有一位顾问今年已经84岁了,早已退休但还在大学做研究,他专精于苗圃和育种。二十年前我们就自建苗圃了,自己优选葡萄植株,总共有200多棵。他启发我们关注经历过病害的植株,年复一年地观察,最后那些能够成功恢复的植株,才是真正的明珠。所以,我们的初衷是对抗气候变化,但现在研究方向已经拓宽了很多。气候和生态的变化让病虫害还有其他事情越来越难以预料。

作为酒农,如果只关心应对变化,只想着保护葡萄园,那你就输了。最终目标应该是让葡萄变得更强壮,更健康,让它们能保护自己,即使病害发生了,也有能力从中恢复。

问:wow,听起来像是为人父母之道。

答:确实有相通之处。你要给葡萄藤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吸引更多益友,比如益虫。你可以把它们比拟成人。老藤有更长的记忆,积累了60、70、80年的生活记录,遇见很挑战的年份可以用过去的经验应对;年轻的葡萄藤就不行了。酒农也一样。我们的团队都是专职员工,从一月到十二月都在同一片土地工作。我们的知识就在团队里。葡萄酒是文化,我们需要有文化的人。所以,嘉雅现在是一个全专职的团队,再加上不少葡萄酒行业以外的专家顾问。

问:你知道Langhe还有其他酒庄这样做的吗?

答: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这样做的酒庄。如果有,请告诉我。

问:那么,跨界的研究与合作是否令葡萄园更加健康?

答:应该说是肯定的。我们的注意力从葡萄扩展到了其他事物,希望能照顾好土地上所有各类物种:怎样让土壤里有更多的微生物增强土壤活性,怎样让田间的花草生长,怎样让鸟儿环绕葡萄园四周。总之,尽我们的可能让土地充满生机。葡萄藤可以看见微生物、果蝇、花草如何应对环境的变化,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有其他生命环绕,会让它们更强壮。这个过程永无止境,不可能达到完美,总有新鲜事物。

问:这听起来有些万物一体的意思,让我想起了生物动力法。不过你们采用的手段是科学实验。

答:我们希望自己动手做实验。我们在葡萄园所做的任何变化,比如不疏叶,不除草,都先从一公顷做起。如果成功就推广到两公顷、三公顷乃至五公顷。每年都会回顾,最终决定是否推广到整个葡萄园。我们明白,自己在这些实验里倾注了如此多的心血,最终可能会不管事实结果,只希望能得到肯定。

这时我父亲就出马了,他会去找一个持不同观点的专家来复核实验结果。有时能找到其他更好的办法,有时发现结果是好的,但存在明显的风险。这样的探索和对抗会持续下去。实验让你成为更好的观察者,从长远来说帮助你不断进步。通过实验,我们明白专家们的观点不仅有道理,而且能实用。

现在我们能够显著减少铜和硫的用量。在欧洲,普通葡萄园每公顷每年用8公斤铜,有机葡萄园一般是3到4公斤,部分实施生物动力法的酒庄是1.5公斤,我们基本只需要每公顷每年1公斤。

(注:硫酸铜溶液,即波尔多液,在葡萄园潮湿多雨时不得不用。如果雨水成灾用量超出限额,则酒庄当年会失去有机或生物动力法认证,需要三年才能恢复。法国的有机标准2006年以前是每公顷每年不超过8公斤铜,从2006年起降为6公斤。每公顷每年1公斤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

问:让我们再回到酒。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醒酒有时比较难以把握。你是否有针对嘉雅酒的醒酒贴士可以分享?

答:恩,有一条普遍规律,好东西都需要耐心。所以我只有一个建议,不要太快下结论。复杂的酒自然会有变化,所以要给点耐心。第一口的印象,和一两个小时以后的感觉很可能不同。难得在餐厅喝一杯,是无法领会巴罗洛的。对你感兴趣的产区,可以考虑抽一年或半年,每周买上一瓶,慢慢体会。反复的品鉴经验肯定会帮到你。总之,我没法给你一个精确的、程式化的建议,因为每瓶酒不同,每个人喝酒的喜好也不同。

问:但还是会有不少朋友希望简单明了的醒酒建议。

答:理解。百分之八十的人只是偶尔喝某种酒,但第一口可能就会下结论。消费者甚至一些专业人士都有可能这样。多动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正式译名为注意力缺失症,俗称多动症)是我们这个世纪的通病。但人不可能评判所有的事物,也不可能成为面面俱到的专家。选择你喜欢的东西,然后专注吧。

问:你对中国读者还想说些什么?

答:中国菜是我的最爱!简直迫不及待想再去中国大吃一顿,当然,还要配上好酒。

在2015年,知味主编朱思维曾专访Gaja酒庄庄主Angelo Gaja,点击这里查看文章《要学会保护你的激情: Angelo Gaja专访》

 

文 | 夏昊
编辑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1条评论

  1. 李峰
    2017年6月29日 11:33 #

    专业性很强

回复 李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