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克亲述出售杂志原因

法国葡萄酒杂志Terre de Vins最近对著名的美国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的访谈中,帕克亲口讲述了他出售《葡萄酒观察家》(Wine Advocate)的原因,他的健康问题,以及他退居二线之后的生活。以下是知味节选的访谈部分内容:

Robert Parker

回顾过去的酒评家生涯

罗伯特·帕克:“我意识到虽然在我之前已经有葡萄酒作家和酒评家,但我仍然是这个行业的先驱,从1978年我职业生涯开始之后,我最终成为了世界头号酒评家。我也为这个行业的专业性和独立性设立了很高的标杆,为此我非常骄傲。在55岁的时候我就萌生了出售杂志的想法,我的健康有很多问题,包括不断加剧的背部疼痛、一次钛合金关节替换手术,我意识到我老了。现在我已经65岁…作为一个出生于马里兰州挤奶场的独生子,我的家里没人喝葡萄酒。这段发现之旅让我的生命得以升华,我所有的一切基本都归功于此。我现在仍然很艰苦地工作,身高1米85体重120公斤,我身体还很扎实。每天品尝完150-175款酒之后,我体力上并没有太过劳累,但精神上却很疲惫了,即使我忍受背部的慢性疼痛工作,头脑还是比身体更疲劳。我的梦想也关及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女儿,我钟爱的宠物狗和正面对各种重大问题的世界的未来。”

关于《葡萄酒观察家》(Wine Advocate)的未来

罗伯特·帕克:“2012年12月我将《葡萄酒观察家》(Wine Advocate)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了新加坡的一批年轻的企业家。他们都是葡萄酒爱好者,必要的条件是他们不卖酒,而且有着长远的眼光,承诺将继续让杂志独立于葡萄酒贸易之外,继续保持消费者的可以信赖的指南的身份。我读到一些报道说他们有一些不高兴,因为显然的原因他们不希望别人公布他们的身份。这批投资人并不涉及葡萄酒贸易,而是在国际性金融领域工作,有的是企业主,有些是银行或者投资业务的股东。我们在新加坡建立了第二个办公室,由Lisa Perrotti-Brown领导,杂志的编辑工作将转到这里。《葡萄酒观察家》主要的办公室仍然还在美国马里兰州的Monkton(我的住所),这个办公室仍将保留原来的团队负责处理订阅和公司财务,但已经不再负责编辑。我需要从每天的编辑事物和作者管理中退出来一些,这样我可以更轻松地品酒,Lisa也更有能力(处理事务)。”

是不是存在”帕克口味“

罗伯特·帕克:“这是一个值一百万美元的的问题:存不存在“帕克口味”?即使是我太太也相信确实存在,但我从来不赞成这样的想法。我认为我的口味太过复杂多样,不可能简单地定义或非黑即白地划定。我钟爱太多风格的葡萄酒了,从克莱蒙教皇堡(Pape-Clément)的精妙高雅,到帕图斯(Pétrus)和卓龙酒庄(Trotanoy)的柔滑丰富,以及拉图(Latour)和朋特卡内(Pontet-Canet)卓越的威严、完满和陈年的能力。当然还有我对其他产区的欣赏。但我知道,即使我能再活25-35年,当我去世后人们读我的讣告时,会提到”帕克化“或者”帕克口味“这样的词汇。对此我无能为力。”

谈到对波尔多的影响

罗伯特·帕克:“这是那种我可以假装谦虚或者傲慢地只回答‘是’的问题。我认为波尔多酿出了非常好的葡萄酒,而且因为我过去35年的努力这一点在全世界获得了很大认同。要知道我已经有85到105次前往波尔多品鉴葡萄酒了,采访酒庄庄主、赞赏过去35年来的年份。我希望这些工作带来了积极的成果,因为波尔多的葡萄酒无可争辩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尽管波尔多的几家一级庄和‘超二级庄’和其他一些酒庄的葡萄酒已经卖得极为昂贵,而且或许太过于昂贵了,波尔多仍然是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这也离不开我的功劳。在我最初到波尔多的时候,那里只有三十几家世界知名的酒庄,到今天有300-400家。波尔多丘(Côtes de Bordeaux)和圣爱美隆的卫星产区这些谦卑的地区都已经满是品质极为出色,同时价格却很低廉的好酒。我已经开始撰写回忆录了,相信3-5年内就能够完成。”

继续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后帕克时代元年
波尔多的焦点人物:罗伯特·帕克访谈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 ,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