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深度产区档案:澳洲玛格丽特河 Margaret River

产区概况

澳大利亚是一片完整的大陆,也是南半球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其东西、南北纵贯从热带到温带,跨越了三个时区。这片广袤的大陆被海水包围,大部分位于南纬15-30度之间。由于特殊的形成原因,大片内陆处于干旱的热带沙漠气候,北部大片的热带雨林。适宜种植酿酒葡萄的,只有我们熟悉的西澳和东南澳这两大片的温暖带气候区域。

从Perth珀斯机场出发,车程3.5小时就能到达西澳著名的玛格丽特河产区(Margaret River)。从珀斯市区往玛格丽特河出城的道路高峰期会有拥堵情况,有意自驾到产区的朋友最好预留足够时间。

追溯玛格丽特河葡萄酒产业的兴起,是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UC Davis(加州大学戴维斯学院,世界最知名的顶级葡萄酒学院殿堂之一)的Harold Olmo教授和当时澳洲最重要的葡萄种植研究者John Gladstones教授共同鉴定为极具潜力的葡萄酒产区。

在后者当时分别的关于玛格丽特的研究论文中就指出,“这片区域几乎没有霜害……在成熟周期更低的云量、降雨、冰雹危害……比较稳定的气候变化,为相对高产还能保持高品质的葡萄品种,比如Shiraz设拉子和Semillon赛美容,提供得天独厚的天然条件……” 这篇报道的发表,受到了广泛关注。当时在珀斯的心脏专家Tom Cullity博士就是受到此论文的启发,在1967年建立了玛格丽特河的第一家酒庄——也就是著名的Vasse Felix菲历士酒庄。

MargaretRiver1

产区气候和地理

玛格丽特河,西东南三面被印度洋包围,深受海洋性气候的影响。而跟大部分新世界的葡萄酒产区一样,从降雨情况上分,同时属于非常适宜酿酒葡萄生长的地中海气候。平均年温差只有7.6℃,春夏两季(10-4月)的雨量仅占全年雨量不到25%的。这意味生长季最重要的两季的湿度低,因而能有效预防多种真菌疾病的发生。

从珀斯     机场往玛格丽特河产区的路上,目之所及树木虽有不同饱和度的绿,但植被覆盖的并不多。干燥之处有电影《澳洲乱世情》风卷黄沙干草垛的景观,有水源的地方就能遇见葱郁的小片树林,树木以耐旱的桉树等为主。

从北部的纳多鲁利斯角Cape Naturaliste 到南部的露纹角Cape Leeuwin跨越共100公里,从西部印度洋海岸到内陆共27公里。是一个长条形的区域。由John Gladstones博士在1999年根据从纳多鲁利斯角Cape Naturaliste 到露纹角Cape Leeuwin的水系(即排水系统)而不是土壤类别,划分成六个次产区。即便因为种种原因,此划分并未被官方认可,可是从这一地图的划分根据可见,在玛格丽特河产区,由于整体受海洋的影响,与海岸的距离、地形、海拔、空气泄流(即风的影响)直接影响了每一片葡萄园地块的中气候。总体来说,靠近西边海岸有一个Luuwen山脉,海风对西边的葡萄园有很大的影响,早熟品种比如霞多丽有可能会因此减产。山脉东边更近似地中海气候(从降雨情况来说),干燥稳定。南部凉爽,北部更温暖。主要的土壤是由花岗岩和片麻岩演化而成的砂砾土或细颗粒的壤土。以上综合提供了适合不同葡萄品种,酿造出多种风格佳酿的可能性。

image4

产区代表性酒庄

玛格丽特河作为一个年轻的高品质葡萄酒产区,具有与波尔多相似又更鲜明果香易亲近的葡萄酒风格。这里的酿酒师们不受旧世界法律规条的束缚,大胆将世界上最先进的种植和酿酒技术在葡萄园与酿酒车间中实践。力求达到风土与人力的完美结合,表达玛格丽特河独有的风格。

总体上,玛格丽特河产区以品质比较稳定的优雅风格的赤霞珠梅乐波尔多混酿,以及带橡木影响的霞多丽和清冽爽口的赛美容长相思混酿干白而闻名。年份之间的差别比较小。从70年代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发展至今,玛格丽特河是一个仅有45年历史的年轻产区。从1967年Vasse Felix菲历士酒庄的落成至今,产区共有150家酒庄,产量仅占澳大利亚全国产量的3%,却占据了澳洲高端葡萄酒市场的20%,在这里并没有特别便宜大批量的酒。

以下是几家特别有代表性的酒庄,他们代表着产区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的趋势。

Cullen Wines 库伦酒庄

库存酒庄最具标志性的酒款是Diana Madeline Cabernet Merlot 库伦酒庄极品红葡萄酒,自2005年开始入选兰顿Langton’s分级系统相当于头等苑的Exceptional至尊级别,2010以及2015年保持至尊级别至今,品质非常的稳定,在葡萄酒收藏、拍卖市场上深受买家的追捧。库伦酒庄是创始人Diana和Kevin在阅读John Gladstones发表的文章后,受鼓舞并开始种植葡萄酒的最早一批先行者。他们在1971年在自家牧场种下了第一批共17公顷的实验葡萄园,与菲历士一样位于Willybrup子产区。1989年,Diana和Kevin的女儿Vanya Cullen接过酿酒师的重任,并在1998年改为有机葡萄园,继而在2003年起全面采用生物动力法。一家三口分别获得多个关于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以及对当地社区和环境保护作出贡献的突出嘉奖和勋章。他们家也是澳大利亚历史第一家被认可的“碳中和”葡萄园(指总释放碳量为零;亦即排放多少碳就作多少抵销措施来达到平衡)。

Cullen

现任女庄主Vanya Cullen是第二代传人。参观这样一个生物动力法酒庄,总有点到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感觉——昏暗的仓房内放置大大小小的木桶,麻布袋子覆盖着不同配方的神秘魔药。这些魔药有塞满牛粪的牛角与马蹄,昆虫及植物的尸体混合哺乳动物或鸟类脖颈的皮肤,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草药和植物的混合物。还有为了使水源清洁并更有活力的阵法。

库伦家的高款确实很具有活力和层次感,新年份的优秀酸度和架构展示着陈年潜力。入门款的波尔多混酿在口中稍有点中空,也不乏亲和力。

Amelia Park

玛格丽特河产区作为澳洲优质产区的新星,不乏有最优质最年轻的力量进驻。Amelia Park就是这样一个酒庄:成立于2009年,庄主及酿酒师Jeremy Gordon与他的太太Daniela共同运营,至今已获奖无数,就连有澳洲酒的奥斯卡之称的Jimmy Watson Memorial Trophy。

MargaretRiver2

酒庄的整体设计非常有设计感。酿酒区域从充分利用室内外温度及通风的考虑,大型红葡萄酒发酵罐设置在户外而温控酿酒区域和储酒区在室内。最引人注目的是酒庄使用的熟化容器:美国、法国、中欧不同烘焙程度从225升到600升来自不同供应商的橡木桶,还有特别定制的不锈钢小桶。这些不锈钢小桶是特别为实验性的使用野生酵母酿造更具复杂度的酒液,这一小部分的酒液,会加入到优质酒款的混酿中,以增加复杂度。在酒庄180度开放庄园景观及简洁现代的品酒区域品尝这些采用最新技术酿造的酒款,是非常惬意的体验。

Leeuwin Estate 露纹酒园

MargaretRiver3

1969年由Denis和Tricia Horgan在原来的牧场上建立了露纹酒园,1972年开始得到纳帕创奇酿酒师Robert Mondavi作为顾问并建议,继而成为酒庄的合伙人之一,开始甄别地块并初步确认此地生产顶级佳酿的潜力,最早期地块上种植了霞多丽、赤霞珠、设拉子和黑皮诺等品种。

MargaretRiver4

1979年作为酒庄的第一个商业产酒年份,1980年第一个年份的Art Series Chardonnay艺术系列霞多丽便得到品醇客Decante杂志的高分认可,并在1982年被评选为“世界最佳霞多丽”。自此确立其精品酒庄的标杆身份。Art Series Chardonnay艺术系列霞多丽同时也被James Halliday认为是“最佳澳洲霞多丽的典范”以及被兰顿Langton’s分级系统列为Exceptional至尊级别,进一步巩固了酒庄的地位。可以说,露纹酒园是帮助玛格丽特河乃至整个西澳产区获得世界认可的功臣之一。庄内有特设的艺术画廊,许多露纹酒标的原画陈列于此。还有每年2月定期举办的露纹酒庄音乐会,是当地著名的艺术盛会。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