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凯特摩丝的婚礼上

2011年7月4日,伦敦出身的超级名模凯特·摩丝(Kate Moss)与摇滚歌手杰米·辛斯(Jamie Hince)举办婚礼。这位因为CK香水广告而一炮走红的世界级名模,曾经300次登上杂志封面。但在自己的婚礼上,她却出奇的害怕镜头,除了钦定的摄影师——当年帮戴安娜王妃拍《名利场》封面照的Mario Testino外,其他想要拍照的人都被警察挡在外围,连宾客都不许携带手机,照片也只许 Vogue杂志独家发布。到现在,这场曾经轰动时尚界的婚礼还有很多神秘之处——比如,你知道他们用什么香槟吗?为什么今天说这个?因为保密协议终于到期啦!没错,凯特·摩丝婚礼的香槟酒水总负责人就是我啦。

2011年7月4日,伦敦出生的超级名模凯特·摩丝(Kate Moss)与摇滚歌手杰米·辛斯(Jamie Hince)举办婚礼。这位因为CK香水广告而一炮走红的世界级名模,曾经300次登上杂志封面。但在自己的婚礼上,她却出奇的害怕镜头,除了钦定的摄影师——帮戴安娜王妃拍《名利场》封面照和帮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拍订婚照的Mario Testino外,其他想要拍照的人都被警察挡在外围,连宾客都不许携带手机,照片也只许 Vogue杂志独家发布。

到现在,这场曾经轰动时尚界的婚礼还有很多神秘之处——比如,你知道他们用什么香槟吗?为什么今天说这个?因为保密协议终于到期啦!没错,凯特·摩丝婚礼的香槟酒水总负责人就是我啦。

凯特·摩丝在婚礼上和孩子们合影,来源:Vogue
凯特·摩丝在婚礼上和孩子们合影,来源:Vogue

婚宴是那天晚上8点,但接我的车提前了7个小时就将我从伦敦带到了美丽的Cotswold小村子——凯特的田园居所。 通往小村的道路早在中午就被当地政府戒严,大量的警察堵在各个路口(名人总是会有点特权,不过凯特为此事被村里乡亲们可骂得不轻)。接我的司机从容地拿出“通关令牌”晃了晃,顺利地得以放行,一路将我送到凯特家的婚礼现场。

连司机也很潮,来源:Vogue
连司机也很潮,来源:Vogue
举办婚礼的12世纪乡村小教堂,来源:Vogue
举办婚礼的12世纪乡村小教堂,来源:Vogue

整个大典严格杜绝任何偷拍,我身上两个手机全被没收,锁入了密码箱。匆匆穿过如大学阶梯教室般大小的厨房,但见银光闪耀,清一色的不锈钢设备,一个连的厨师正面色严峻地准备着食材,另外还有许多学徒身份的厨师蜜蜂般忙碌地穿梭其间打着下手,看得我眼花瞭乱。 厨房后面就是美丽的后花园,也就是今天我工作的地点。

婚礼用餐的帐篷,来源:Vogue
婚礼用餐的帐篷,来源:Vogue

下面这句话要令你大失所望了——婚礼上的红白葡萄酒没有任何亮点,零售价也就10英镑左右,别说大婚了,小生日我都不会用。尽管酒很一般,但量可不小。我抖擞起精神,赶紧将所有静态红白葡萄酒分派给几个男侍酒师,让他们将酒全部打开,查验酒质,任何不确定马上拿来给我。8个男孩一起干,开了一个半小时才把所有的酒都打开。然后一瓶一瓶地仔细检查各种细微的瑕疵缺陷,一直忙到5点才结束。

kate-moss-wedding-party-entering-church-english-village

黄昏时分,新人们从教堂回来了。图中牵着凯特手的小花童是她与前夫的女儿莉拉。女儿给母亲当花童,这放在中国,新娘怕是要滴汗的吧?客人们陆陆续续地到了,草地上渐渐热闹了起来,帅哥美女多得亮瞎双眼,基本上都是些巴黎时装界鼎鼎有名的服装设计师、摄影师以及英美娱乐圈的一些大牌。平时不追星的我基本还算淡定,回忆当时,如今依然记忆犹新的就两点:一是来的女人怎么都那么美;二是来的男人怎么都那么Gay!

除了新娘,我认为当晚另一位妖艳夺目的明星当属英国超模Karen Elson。她的礼服来自前甲壳虫乐队成员保罗·麦卡特尼之女斯黛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的同名设计品牌(下图右一那件),我说怎么一看这晚装如此眼熟,原来以前在伦敦市中心富豪聚集的伯克莱广场斯黛拉专卖店里见过。全裸透视着装,完全无法依托任何内衣的修饰,对身材要求严苛到极致。所有可露的都露了,该遮的也都遮了,却平添无尽的神秘与幻想。估计凯特肠子都悔青了,请你来吃个饭是让你来砸场子抢风头的么?

Karen Elson抢新娘风头的事,婚礼后整个时尚圈都在谈,大家看看右一的服装,有点明白了吧。但摄影师毕竟是“自己人”,只传出了下面那张黑白合照
Karen Elson抢新娘风头的事,婚礼后整个时尚圈都在谈,大家看看右一的服装,有点明白了吧。但摄影师毕竟是“自己人”,只传出了下面那张黑白合照
中间的是Karen Elson,来源:Vogue
中间的是Karen Elson,来源:Vogue

至于男宾,兜了半天恐怕总算看到一个不太Gay的(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我也还算有点印象的,走过去给他倒了点香槟,聊了会儿天。我记得自己当时跟他说,“上周刚看完你的电影《The Holiday》(恋爱假期),没想到就马上见到了真人。”说完我立刻就后悔了,怎么把自己搞得跟追星小女生一样——这人正是裘德·洛(Jude Law),哼,别指望俺找你要签名哈。

婚礼上的裘德·洛(右)和摄影师Mario Testino(中)。裘德·洛当年还能看看,现在就...来源:Vogue
婚礼上的裘德·洛(右)和摄影师Mario Testino(中)。裘德·洛当年还能看看,现在就…来源:Vogue

婚礼上来头大的,除了明星还有凯特·摩丝的婚纱,这件婚纱由前任CD创意总监约翰·盖力安诺(John Galliano)亲自操刀,自然身价不菲。

凯特·摩丝的婚纱美极了
凯特·摩丝的婚纱美极了

不过,我最在意的大牌,却是当晚的香槟!和乏味的红白葡萄酒鲜明对比的,是凯特大婚的香槟——宝禄爵(Pol Roger)。在早晨进入花园时,我被带到了一堵墙面前停了下来,定睛一看,原来根本不是墙,而是堆得象山一样的精装版宝禄爵,具体多少瓶?早已让人完全没了概念。看起来,是香槟和婚纱完全占去了预算,才让红白葡萄酒如此失色。

婚礼餐桌的布置和高高的香槟塔,图片来源:Vogue
婚礼餐桌的布置和高高的香槟塔,图片来源:Vogue
餐桌布置的细节,来源:Vogue
餐桌布置的细节,来源:Vogue

哎,看来在这种时尚人士云集的地方,有好衣服和好香槟就够了,哈。

我想在下期知味的WSET三级品酒师课程中,就继续使用这支经常活跃在我们教学酒单上的香槟吧,一起来品品这巨星大婚的葡萄酒,再聊聊当年丘吉尔首相的香槟情缘。如今当年秘密任务的保密协议到期,我又多了一个可以和同学分享的故事。

今天才突然发现,在音乐人Josephine de la Baume和Mark Ranson夫妇的合影中,还青涩的我意外地上镜了,Duang!来源:Vogue
今天才突然发现,在音乐人Josephine de la Baume和Mark Ranson夫妇的合影中,还青涩的我意外地上镜了,Duang!来源:Vogue
施晔
施晔

知味联合创始人,最早获得WSET四级Diploma认证的中国人之一,目前正在攻读葡萄酒行业专业水准的最高认可荣誉——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她同时还担任世界著名酒评家杰西斯·罗宾逊大师(Jancis Robinson)中国事务的负责人,也一直在多项国际最高水平的葡萄酒与烈酒大赛中担任评委。

曾任西班牙政府葡萄酒监督管理委员会顾问,意大利 MWF Winelife专栏作家和伦敦 Vinopolis酒之城资深品酒师,英国古董酒公司亚太区大客户经理,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波特酒投资顾问。2010年担任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葡萄酒品鉴投资节目主讲嘉宾。

英国华威大学商学院硕士毕业后往返英美中三国,担任过飞利浦大中国区产品专家,也从事过艾美仕(IMS Health)欧洲区经济咨询和风险分析工作,后与佳酿结缘。旅英十余年,举办过上百场有关葡萄酒、威士忌、香槟、加烈酒、朗姆酒的品鉴及与芝士、巧克力、菜肴搭配的教育讲座。

孔子《论语•雍也》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就是带着这样一份酒痴的热情在这片新世界里徜徉沉醉,梦想成为葡萄酒文化大使,连接东西方传统与文化的交流,与更多热爱精致生活的人们分享葡萄酒带给我们的万种风情和丰厚回报。

作者的全部文章
添加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施晔 施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