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和雪茄里的动物臭都是从哪儿来的?

葡萄酒和雪茄里的动物臭都是从哪儿来的?

每周二,知味都会发布一篇全球最顶级葡萄酒大师的文章,满足中国资深葡萄酒爱好者的需要。 贝尔纳·布尔奇 Bernard Burtschy 国际著名酒评家 知味特别顾问   雪茄和葡萄酒中的一些味道明显像“马厩”。无论你喜不喜欢这种味道,它都可能是由于酿酒环境洁净度不佳造成的,所以你不会希望它太过浓郁。 高希霸(Cohiba)出色的导师雪茄(Esplendidos)是一个极佳的作品,它拥有优雅、光泽的深棕色茄衣,就像意大利超级跑车一样精致。冷拔的方式带出了香料味、野味、甚至农场味。等等……...
继续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全世界很少有重要的葡萄酒产区像波尔多一样对年份那么敏感。从风土方面来讲,不同年份的不同天气条件对波尔多葡萄酒的表现影响是巨大,好年份和坏年份葡萄酒的品质和陈年潜力可以有天壤之别;从价格方面来讲,市场对波尔多年份的品质和风评关注度非常之高,年份评价对酒庄定价和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有直接指导作用。 所以全世界的葡萄酒行业人士都会在每年的4月齐聚波尔多,品鉴前一个年份的期酒,重要的酒评家还会对外发布他们的评价和分数。热爱和关注波尔多葡萄酒的消费者们,也会格外留心他们信赖的酒评家的意见,作为后续购买期酒或者...
继续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中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中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全世界很少有重要的葡萄酒产区像波尔多一样对年份那么敏感。从风土方面来讲,不同年份的不同天气条件对波尔多葡萄酒的表现影响是巨大,好年份和坏年份葡萄酒的品质和陈年潜力可以有天壤之别;从价格方面来讲,市场对波尔多年份的品质和风评关注度非常之高,年份评价对酒庄定价和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有直接指导作用。 所以全世界的葡萄酒行业人士都会在每年的4月齐聚波尔多,品鉴前一个年份的期酒,重要的酒评家还会对外发布他们的评价和分数。热爱和关注波尔多葡萄酒的消费者们,也会格外留心他们信赖的酒评家的意见,作为后续购买期酒或者...
继续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上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上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2016年份波尔多哪些酒庄的葡萄酒最值得收藏和购买?

酒评家布尔奇:2015年份波尔多期酒,品质参差的“大年”

酒评家布尔奇:2015年份波尔多期酒,品质参差的“大年”

波尔多的期酒的交易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2015年会是一个非凡的年份么?当然不是,但2015肯定是一个波尔多的好年份,尤其是波尔多右岸和波尔多左岸的玛歌村,但这个年份的品质很不均衡。那么2015年份的期酒该不该买?该买,但不是什么酒都可以买。 数月以来,波尔多庞大的宣传机器已经强势地开动:“2015年是个非凡的年份,比2010年,2009年,2005年都要好”。人们被2015年所谓的“高质量”以及其可能的投机性所吸引,出席著名的波尔多期酒周(2016年四月的第一周)的人数也创下了新高。 期酒周上品...
继续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2015风土大会演讲全文:从历史来看,风土对酒究竟有怎样的影响?

酒评家布尔奇2015风土大会演讲全文:从历史来看,风土对酒究竟有怎样的影响?

2015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上,著名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从历史的高度,介绍了葡萄酒风土的形成过程。

值得勃艮第爱好者关注的产区:吉弗里 Givry

值得勃艮第爱好者关注的产区:吉弗里 Givry

位于夏隆内丘(côte chalonnaise)的吉弗里产区(Givry)拥有上千年的历史,在经历了创立、兴盛,遭受过几次萧条后,现在又迎来了复兴时代。

勃艮第白之至尊: 科通查理曼 Corton-Charlemagne

勃艮第白之至尊: 科通查理曼 Corton-Charlemagne

与蒙哈榭(Montrachet)并列为勃艮第白之至尊的科通查理曼(Corton-Charlemagne),无愧于世界上最好的白葡萄酒产地之一的名声。除了历史悠久,这里的白葡萄酒不少酒很适合珍藏,会在时间的旅程中绽放价值。

香槟为什么这么贵?

香槟为什么这么贵?

最基础的波尔多葡萄酒价格约为2欧,帕图斯(Petrus)这样的波尔多则超过1000欧;但在香槟地区,基础香槟价格大约为15欧,而一瓶名贵的唐培里侬香槟价格通常为150欧,价格比仅有10。是什么机制,保证哪怕最入门的香槟也能卖到15欧?酒评家布尔奇解码香槟昂贵背后的秘密。

澳洲酒VS法国酒

澳洲酒VS法国酒

澳洲不再满足于生产大量如出一辙的葡萄酒,相反把酿造个性十足的美酒视作首要目标。作为法国最有影响力的酒评家之一,布尔奇对澳洲酒的变化即表示赞许,也保留了一份法国人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