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澳洲酒VS法国酒

澳洲不再满足于生产大量如出一辙的葡萄酒,相反把酿造个性十足的美酒视作首要目标。作为法国最有影响力的酒评家之一,布尔奇对澳洲酒的变化即表示赞许,也保留了一份法国人的骄傲。

法国一年一度的澳洲酒品评:

24年来,位于墨尔本的法国-澳洲商会每年都会为维多利亚州出产的澳洲酒举办评选比赛,而评委们由带“法国舌头”的澳洲人和法国评委共同组成

萨顿园(Sutton Grange)掌门吉尔·拉巴鲁斯(Gilles Lapalus),塔尔坦尼酒庄(Taltarni)的酿酒师洛伊克·勒嘉乐维(Loïc Le Calvez),宝地庄园庄主多米尼克·宝地(Dominique Portet)以及澳洲当地其他大型酒庄的管理者。另外一些百分百的的法国人也名列其中,像侍酒大师克里斯蒂安·玛耶(Christian Maier)还有些来自法国的采购商。

谈到这种构思新颖的比赛形式,大赛的组织者奥利维耶·岱斯昌(Olivier Deschang)说:“许多澳洲酿酒商都迫切地想知道在国际舞台上他们的酒到底如何,而且参加这场活动还能让这些‘当局者’了解到‘旁观者’的看法,所以当地酒庄都非常重视这一比赛。”此外,相比被法定产区规定约束了半个多世纪的法国,澳洲对于不同葡萄品种的种植管理要宽容许多,于是澳洲葡萄酒会有更多可能性,能根据消费者们的喜好快速做出调整,同时这也为比赛增加不少看点。考虑到上述几点,这场葡萄酒评选也能让我们对全球饮客们的品味变化管中窥豹一番。

长相思渐渐失势

长相思

长相思

首先是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的失势。这种葡萄在法国也有种植,一度流行多年,香气类似植物芬芳,可惜略显呆板,缺乏吸引力。提起长相思,澳洲的酿酒师们不假思索地称它“酒中的麦当劳”,他们是这样解释的:“尽管卖遍世界,但依旧只是个汉堡。”加之澳洲还面临新西兰低成本长相思的竞争,于是,长相思出局。今后,澳洲葡萄酒会朝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继续稳固量产酒的生产地位,另一方面则要酿出更多出类拔萃的佳酿。这种发展方向上的分化在法国也出现了,只不过没澳洲那么明显:阿尔代省(Ardèche)和奥克地区(le pays d’Oc)出产的优质长相思酒在法国大型超市的售价不超过3欧,法定产区级别长相思的入门价为8到10欧(未必会好过那些不到3欧的酒)。然而,这并不是说真正好的长相思就此绝迹。这一葡萄品种如今已迈入快销市场,成为一种典型的长相思范式:大规模生产并以极低的价格销售(每升售价1美元甚至0.5美元)。因此对长相思而言,要确立地位绝非易事,但位于金字塔尖的酒总是有底气的,比如桑塞尔(Sancerre)和普伊芙美(Pouilly-Fumé)的长相思。这两个经典产地不仅拥有绝佳的风土,更掌握了先进的酿造技术。

霞多丽和设拉子风头正劲

画家:Ronald Searle

画家:Ronald Searle

如今澳洲红白葡萄酒里最炙手可热的分别是设拉子和霞多丽。近五年中,这两种葡萄的生产和酿造过程也因消费者品味的变化而改变。像霞多丽以前总是要等到过熟时才摘下来,加入强劲的澳洲酵母,一同放入新橡木桶里发酵。由此酿出的酒力道十足,肥厚油润,在新世界里还能找到不少同类。但现在的霞多丽则改进许多:口感更加平衡清新,木桶味不再突兀,几乎难以察觉。即使这些木桶都出自法国制桶名家,但木香也不会喧宾夺主,有的只是在香气品质上的提高。目前有一点很清楚——这些霞多丽不再承袭模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个性。因此,霞多丽也开始有好的陈年潜力了:以2010年份卡尼巴溪庄园酒(Cannibal Creek 2010)为例,已经有不少澳洲霞多丽需要等待几年才能达到最佳的饮用表现,而卡尼巴溪庄园的粉红色花岗岩土质在澳洲并非个例。类似的改变设拉子也曾经历过。告别了过去强烈简单的木桶香和桉树叶味,现在的设拉子更加富于变化。只可惜有不少澳洲设拉子都添加了酒石酸,这一蹩脚的做法妨碍了它们进入世界名酒的步伐。另一新消息是:设拉子也有很好的陈年力,一些凉爽的年份尤其如此。

黑皮诺有赶超潜力

葡萄园里的袋鼠,图片来源:Wine Australia

葡萄园里的袋鼠,图片来源:Wine Australia

最后登场的是澳洲的黑皮诺,果香馥郁,实为佳酿。当然,各家的酿造技术都不相同:有的采用低温浸渍法(la prémacération à froid),有的浸皮时间很短,还有的仍进行整串发酵。但一致的是各家都酿出了结构饱满的黑皮诺,这点着实令人振奋。但这一变化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所以现在要找到三年以上的优质澳洲黑皮诺并非易事。总之,2014年的这场葡萄酒大赛反映出霞多丽和设拉子的受欢迎程度。另外还需注意优质澳洲黑皮诺的来临。说到独具个性的葡萄酒,今后不再只有欧洲一处。欧洲佬,小心身后。

贝尔纳·布尔奇精选

Deakin Reserve Sparkling Shiraz
迪金酒庄珍酿起泡设拉子

起泡红酒很少见,在法国更是如此。甚至法国人会称这类酒为ovni(原意为不明飞行物,这里是“objets viniques non identifiés”即不明酒精饮料的首字母缩写)。这款酒酒体鲜红诱人,带有黑醋栗的成熟芳香。这支来自维多利亚州的少见起泡酒会为餐桌增色不少。

Torbreck Shiraz Woodcutter’s 2012
2012年份托布雷酒庄伐木工设拉子

这个酒庄的名字来自一处森林。庄主大卫·波维尔(David Powell)在种葡萄之前曾在那里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伐木工人。这款设拉子口感丰富、回味悠长,倒是很符合巴罗萨谷产区(Barossa)的特征——出产的设拉子都很强劲,可没人知道为什么。

Domaine Tournon M. Chapoutier Lady’s Lane 2012
2012年份莎普蒂尔多罗女士巷园设拉子

米歇尔·莎普蒂尔(Michel Chapoutier)是罗纳河谷酒的专家,尤其懂得设拉子的种植和酿造。他后来在维多利亚州定居,一心想酿出美妙的葡萄酒作品。2013年,他在墨尔本的一场知名葡萄酒评选中斩获最佳葡萄酒大奖。而单看这款设拉子,确实华丽得令人惊叹。

Sorrenberg Chardonnay 2010 ou 2011
2010或2011年份索兰堡霞多丽

索兰堡家族来自德国,在葡萄酒行业已有500年的悠久历史。而澳洲这片庄园的花岗岩土壤和凉爽的气候正是吸引他们不远万里前来定居的原因。他家在1985年就推出了第一批年份酒。这款霞多丽经过了木桶酿造,入口饱满丰厚,继承了勃艮第酒的最佳风范。

Jasper Hill Shiraz 2009
2009年份爵士山庄

1975年,罗恩和埃尔瓦·拉弗顿夫妇(Ron et Elva Laughton)在维多利亚州的西斯寇特产区(Heathcote)建立了爵士山庄。这片土地属于寒武纪土壤,特别适合种植设拉子和雷司令,加之庄主采用生物多样性种植法,使得爵士庄园称为全世界酒庄的参考榜样,他家的酒也因此倍受追捧。

Giaconda Ergo Sum Shiraz 2010
2010年份吉宫表演者设拉子

吉宫酒庄和米歇尔·莎普蒂尔(Michel Chapoutier)都希望为澳洲酿出顶级好酒,于是二者的合作就诞生了这款设拉子。吉宫庄园土壤为花岗岩,所有葡萄都来自老葡萄树,而且园内统一采用生物多样性法种植。收获之后,葡萄需要在法国橡木桶里酿造18个月。这款酒辛辣却不失高贵,入口相当丰厚迷人。

相关阅读:
酒评家布尔奇推荐:高性价比的南非佳酿
“十一年之痒”,澳洲引进新种葡萄的苦辣酸甜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还没有评论.

评论

*